资源大省三季度报告: 新旧动能转换,资源大省转型推力加速

  目前,各地经济三季度数据和A股上市公司三季报已经披露完毕。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选取了山西、宁夏、辽宁、甘肃、河北、吉林、新疆和云南8省区为样本,对2017年前三季度资源大省的经济表现情况进行分析。

  这些地区一个共有的特点是,在工业领域煤炭、钢铁或有色金属的占比较大,同时也是最近两年“去产能、调结构”的主要实施地区。

  过去,这些以煤炭、钢铁、有色金属等资源型产业为主的地区,经济增长主要依靠资源品的开采与加工。而在调结构去产能的背景下,资源大省的经济转型成功与否,是中国经济能否持续向好的关键。我们观察资源大省的表现,也是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一次“管中窥豹”式的洞察。

  七省区工业波动较大

  资源型地区转型,新旧动能转换是关键。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注意到,今年以来资源大省调结构成效进一步显现,非煤行业开始成为工业增长的新动力,除战略性新兴产业保持稳定发展势头外,传统产业中的新动能也在逐步累积增加。

  就上述8省区情况看,2017年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幅高于全国平均值的有三个地区,即山西、宁夏、云南。若进一步对比2016年前三季度的情况,可以发现仅宁夏保持了高于全国的增速,而其他地区则出现了较大的波动。

  与2016年相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出现上涨的地区有辽宁、宁夏、山西、新疆和云南。其中,山西和辽宁均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表明作为传统的资源大省,两地正在逐步走出过去几年的工业增速低谷。

  甘肃省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出现下滑,从2016年同期的5.9%下降了-1.2%,降幅达到了7.1个百分点。

  甘肃省共有6家上市公司属于资源类企业,包括靖远煤电、酒钢宏兴等。就上市公司业绩看,前三季度这些资源类企业的净利润平均增幅达到了472%,显示了业绩的大反转。在这个背景下,甘肃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依然出现下滑的状况。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长期以来,甘肃省重工业比例过大的因素,或是拖累工业经济的主要原因。从该省工业结构看,石化、有色、冶金、机械、电力、煤炭、建材和食品等传统产业工业增加值,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超过80%。

  甘肃如何发展新经济,促进工业结构调整,或是该省下一步经济工作的重心之一。同时,从目前表现看,甘肃要完成今年7%的工业增加值增长目标,或存在较大难度。

  云南新动能持续发力

  同样是位于西部的资源类大省,云南工业经济表现和甘肃不同。前三季度云南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出现大幅度上涨,从2016年同期的3.8%上涨到9.3%。

  云南省的资源类上市公司共9家,除云煤能源外,2017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同比均快速增长。总体而言,9家上市公司为20.93亿元,净利润增幅同比达到305%。其中,净利润同比增长最高的为铅锌生产企业驰宏锌锗(600497.SH),净利润同比增长1105.91%,其主要原因是受铅锌原材料价格上涨。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注意到,就云南省而言,占该省工业比重最大的行业为烟草制品业。2016年,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35.3%的烟草制品业,受消费需求减弱、禁烟控烟等因素的影响,增速同比出现下滑,从而带动该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下滑。

  2017年前三季度,云南省烟草业的降幅较2016年同期收窄约7%,成为该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的重要原因。

  此外,受资源品价格上涨影响,云南省的有色金融、煤矿企业的业绩回升,也推动了本省工业经济的进一步复苏。

  同时,与烟草、资源类企业的业绩复苏相比,云南省工业经济的一个新趋势是新动能的持续发力。在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9.3%的同时,云南省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增长135%,医药制造业增长18.8%,汽车制造业增长39.6%。这些新兴产业增速均明显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

  新兴产业成重要动力

  辽宁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出现大幅度反转,从2016年同期的-11.1%缩窄到-1.8%。其中8月、9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1.9%、4%,为2014年9月以来的首次转正。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这或表明东北地区的工业经济正在走出低谷。推动辽宁工业增加值大幅度反弹的原因是什么?

  资源类价格的上涨,是关键之一。前三季度,在辽宁原煤产量同比下降12.2%的情况下,其煤炭类上市公司业绩出现了大幅度增长,如红阳股份的净利润有255%的提高。与煤炭企业相似,钢铁类上市公司业绩也有所增长,鞍钢股份净利润同比增长236%。

  根据辽宁省统计局的数据,转型升级重点行业增长较快。前三季度,辽宁规模以上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1倍,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69.9%。

  同时,工业新产品较快增长。前三季度,辽宁光缆产量增长59.5%,太阳能电池(光伏电池)产量增长16.7%,新能源汽车产量增长15.8%,作为辽宁新经济代表之一的工业机器人,其产量增长15.2%。

  煤炭大省山西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速达到7.7%,较2016年同期下降0.1%相比,出现了较大的反转。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注意到,在山西经济“去煤”的背景下,其非煤产业开始成为工业增长的主动力。前三季度,山西规模以上工业中,非煤产业增加值增长8.9%,高于煤炭产业增长6.1%,两者对工业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64.8%和35.2%。

  与此同时,前三季度山西省煤炭类上市公司的业绩出现较大程度反弹。这是否意味着,山西省经济增长依然依赖于煤炭业?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进一步研究后发现,前三季度,在煤炭出厂价格同比上涨40.6%的背景下,山西16家煤炭类上市公司中,除永泰能源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出现10%的降幅外,其余公司业绩均出现大幅度的增长,平均增速达到370%,显示了2017年前三季度煤炭行业极高的景气程度。净利润方面,上述16家煤炭类上市公司的净利润达到了10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地区生产总值、工业增加值增速是按可比价格计算,需要扣除价格因素。因此,在扣除价格因素后,山西的煤炭工业增加值仅增长6.1%。这一数据低于山西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7.7%的增速,表明山西经济“去煤”的成效显著。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发现,山西战略性新兴产业已经成为亮点。其增加值增速为8.5%,不仅高于山西煤炭工业6.1%的增速,也快于全省工业增速0.8个百分点。其中,新能源汽车产业增加值增长3.2倍,高端装备制造业增长72.0%,新材料产业增长12.9%,生物产业增长8.9%。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