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下跌 推动人民币指数十月上升

  第一财经研究院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指数(NEER)10月上涨0.47%,收于93.68;第一财经研究院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数(REER)10月上涨0.84%,收于104.22,为2016年2月以来的新高。

  人民币指数10月上升,但参与第一财经调研的经济学家七个月来首次下调年底人民币对美元预期;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放将迎来新的格局。

  10月份指数表现

  第一财经研究院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指数(NEER)10月小幅上涨0.47%,收于93.68;第一财经研究院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数(REER)10月大幅上涨0.84%,收于104.22(图1),为2016年2月以来的新高。年内NEER与REER涨跌不一,其中,NEER年内跌幅为0.54%,REER年内涨幅为1.15%。

  月内人民币对包括加元、瑞士法郎、澳元、英镑在内的大部分篮子货币升值,其中人民币对加元升值3.22%,对瑞士法郎升值2.62%,对澳元升值2.03%,对英镑升值1.79%;人民币对美元微贬0.04%,对韩元则贬值了1.93%(图2)。

  人民币对欧元、日元等货币升值是第一财经研究院人民币REER、NEER指数10月双双上涨的主因(图3、4)。

  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10月下跌0.04%,同期美元指数上涨1.52%,收于94.57点(图5)。这也印证了我们在8月报中的观点,即短期内美元下行压力或将有所缓解(详见阚明昉、王璐《2017年第一财经研究院人民币指数8月报:人民币指数创5个月新高》)。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10月份先升值后贬值,经济学家们预计11月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贬值至6.65(10月31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为6.6397),到年底将进一步贬值至6.68。这是经济学家们对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预期在年内连续六次上调后首次下调。

  通过我们对离岸人民币衍生品价格的监测发现,市场情绪均保持乐观,其中,在岸市场情绪较离岸市场更乐观。

  10月汇市纪要

  就全球而言,美国、欧洲、英国等地区经济增长强劲,10月各主要央行货币政策进一步保守化,但日本是个例外。

  三季度美国GDP数据超预期,显示飓风灾害影响有限;美国正式开启缩表进程,11月美联储FOMC按兵不动,12月加息预期上升;2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2018财年预算案,为共和党税改扫清了重大障碍。

  三季度欧盟和欧元区经济延续增长势头,失业率再创数年来新低;欧央行决定从2018年1月起,将当前每月6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规模缩减至300亿欧元,全球宽松货币政策紧缩趋势得到延续。

  英国三季度GDP加速增长,好于预期;10月内英国央行释放加息信号,并最终于11月2日宣布10年以来的首次加息。

  日本央行10月31日公布利率决议及政策声明,维持政策利率在-0.1%的水平;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近日表示,现行的大规模宽松政策仍将持续。

  此外,10月27日加泰罗尼亚地方议会通过议案,单方面宣布从西班牙独立。尽管加泰罗尼亚真正实现独立的可能性仍然较小,但“独立”风波预计将持续一段时间,并对西班牙甚至整个欧洲造成较大影响。

  10月18日~24日,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开。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

  三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6.8%,经济连续9个季度运行在6.7%~6.9%的区间,保持中高速增长,表明中国经济增长依然稳健。

  10月末,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092亿美元,为连续第9个月上升。

  三季度及前三季度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据表明,前三季度我国国际收支状况稳健,跨境资金流动形势进一步回稳向好,未来国际收支总体平衡的基础将更加坚实。

  金融开放新格局可期

  十九大报告中提到了“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将进一步朝着金融开放的方向发展,包括“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市场连通方面,机构合作方面以及金融市场准入都会进一步对外开放。随后周小川在央行网站上发表署名文章《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文中提到主动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要靠加快金融改革开放。

  有理由相信,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放将迎来新的格局,特别是在金融市场准入方面会有更多实质性的举措。11月9日,外交部表示,中方按照自己扩大开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将大幅度放宽金融业,包括银行业、证券基金业和保险业的市场准入。同日批准了若干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资格,并进一步开放境外商业机构可在中国银行间债市参与利率互换等,显示了当局推动金融市场开放的决心和效率。

  金融市场开放也是人民币汇率改革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当前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没有大幅度贬值的可能,最新的数据也显示我国国际收支状况稳健,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也连续上升,我们相信未来当局在宏观审慎的前提下会继续逐步放开对于资本流动的管理。另一方面,人民币市场化是一个长期的进程,我们认为当下的重点应是完善外汇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加强汇率风险的对冲管理,而非扩大汇率浮动区间。

  综上,未来货币当局将延续低频干预、让市场定价的汇率管理模式,而加快金融改革开放不仅有助于主动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也是人民币市场化进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作者系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