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辟“一带一路”新通道 专家建议修通欧非新线路

  “这条路修通的话,丝绸之路经济带就会有新的通道。”在10月12日发布《中欧班列:建设和市场建设》等报告时,全球化智库学术委专家、西南交大中国高铁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高柏说。

  高柏所说的这条新通道是指从中国新疆喀什出发,经过阿富汗或者巴基斯坦,到达伊朗,往北或者往西到达欧洲,或者向西、向南到达非洲。

  既有的中欧班列通道距离长,货运成本高,有必要加快开辟新通道,国内很多地方正在探索新的通道。近期随着兰渝铁路通车,渝贵快速铁路开始调试,从兰州经过重庆、贵阳到广西钦州新的通道已经开通,目前不少省市签订了打造该通道的相应协议。

  “一带一路”需辟新通道

  目前中国已经有3条中欧班列通道,一条是通过新疆霍尔果斯等向西,另外两条是通过内蒙古二连浩特和满洲里(包括通过绥芬河走西伯利亚铁路),再往欧洲发货。

  不过,上述线路距离长,货运成本高。上述报告指出,当前中欧班列仍存在很多问题,比如速度低、正点率不高,与沿线国家海关合作机制不完善,通关效率不高,经常要二次通关。

  如果开辟中巴铁路等新通道,则意义重大。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雷少华也认为,中国打造新通道很有必要。“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产品向中国出口的愿望很强,新通道可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比如一些东欧国家认为,中国进口美国牛肉,但是这些国家的牛肉质量也不错,迫切希望出口到中国。

  高柏指出,中巴铁路推进后,能形成中国货物进出口的新通道。铁路可以延伸到伊朗,再到阿拉伯半岛,最后延伸到非洲、欧洲。中巴铁路,即新疆喀什到巴基斯坦瓜达尔的铁路线路。这条线路的推进条件比较好,当地非常支持。

  “有了新的通道,中欧班列会均衡发展,也可以促进中欧对外贸易平衡,因为中国会对欧洲增加进口。”高柏说。

  目前中欧班列经过俄罗斯时都需要换轮轨,因为俄罗斯轨距与世界标准不一样,这会耗费不少时间和成本。另外,由于经过的国家多,存在多次通关等问题。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中国铁路运输委员会秘书长魏玉光指出,如果中国修通经巴基斯坦、伊朗、阿富汗的铁路到欧洲,轨距等问题就好解决。因为欧洲及阿富汗的铁路标准,都和中国一样。

  新通道发展要看货运需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中欧班列有3个主要通道,中欧班列也存在3种模式,即重庆的电子产品往欧洲发货的模式,郑州通过陇海兰新线枢纽地位聚集货物往欧洲发货的模式,以及义乌买全球卖全球的模式。

  国内很多地方正在探索新的通道。日韩往欧洲发货,通过连云港海运上岸,再往西通过中欧班列往欧洲出口。近期重庆、广西、贵州、甘肃签署《关于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的框架协议》,决定合力打造南向通道。该通道要将兰州、成都、重庆、西安、贵阳等地产品,通过兰渝铁路以及渝贵铁路等运输到钦州港,再运输到新加坡等国家,再转运到欧洲或者澳洲、非洲、美洲等地。

  欧洲的出口产品也可以通过回程中欧班列运输到兰州、重庆,或者运输到贵阳、钦州港,再到东南亚国家,该线路将成为中国西北到西南地区的新通道。重庆、贵州、南宁如果往西发中欧班列,不必再绕行西安或者郑州,可以走直线距离发往兰州,再经新疆到欧洲,比原先的绕行线路节省了不少路程。

  兰州到广西钦州港的线路之所以重要,是因为目前中国到新加坡还没直达铁路。未来如果中巴铁路修通,中国往欧洲或者非洲发货,商品可以直达瓜达尔港下海。

  魏玉光指出,“一带一路”有多条线路,最主要的是陇海兰新线通过连云港到霍尔果斯的线路,年货运量在8000万吨左右,如果达到上亿吨货运成本会大幅下降。这条线路运输繁忙,主要是国内货运需求量大。新开辟的兰州到重庆、钦州港的线路,最后能否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通道,关键看货运需求如何。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