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煤“禁令”效应:动力煤最受影响 东南沿海市场趋紧

  中国已经开启一轮严格的限制煤炭进口措施,范围波及整个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以及湖南、江西等腹地。

  眼下,东南沿海的港口,有的已经不具备煤炭船只进入的权利,有的则因转运船只较多,以及清关时间变长而几近于饱和。来自印尼、澳洲等地的船只开始寻找能够停靠的港口,同时放缓了往来中国的频率。7月13日,广东、浙江等地的数家煤炭贸易商向经济观察报表示,来自上述地区的煤炭进口贸易将因此大受影响。

  禁令来自于十几天之前。6月28日,煤炭业内部开始传闻“自7月1日起禁止省级政府批准的二类口岸经营煤炭进口业务。”随后几日,这一该消息得到了多个东南地区港口的贸易商以及相关行业组织的证实。

  所谓一类港口,指的是由国务院批准开放的口岸,包括中央管理的口岸和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管理的部分口岸;二类口岸则是指由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开放并管理的口岸。经相关媒体的初步统计,超过12个港口煤炭进口业务被禁止,多个港口受到政策限制,清关条件更加严格。其中,涉及广东、福建、广西等地的多个国有大型电力公司的自有码头,而影响最大的煤炭品种则是动力煤。

  尽管进口禁止令使行业企业,尤其是从事进口业务的贸易商们感到错愕,但这一措施的出台并非全无征兆。今年5月份,针对煤炭进口,相关主管部门已经多次召开会议。

  这一意见在今年的去产能指导性文件中也有明确的体现。5月12日,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发布的《2017年煤炭去产能实施方案》,其中明确要求:“严控劣质煤生产流通和进口使用。认真落实《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严格进口检验标准和程序,规范煤炭进口口岸管理。”

  东南沿海省份一直是进口煤的消费主力。今年上半年内,中国煤炭进口1.31亿吨,其中沿海地区占比75%。浙江庞鑫电力能源有限公司华东地区业务负责人冯建平认为,此次禁止令将给东南沿海地区的煤炭市场带来重大的影响,与此同时,另一个带来的结果是国内煤炭消费结构的进一步改变,国内煤的使用比例进一步提升,来自印尼、澳洲等地的煤炭进口量将会进一步萎缩。

  进退两难的进口商

  7月13日,来自东莞隆旺能源贸易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孙强告诉经济观察报,该公司所属一批6万吨的进口印尼煤炭,刚刚在珠海港鑫和码头售罄。

  大约半个月前,一艘来自印尼的动力煤干散货船抵达珠海港,并卸下了这批货。出口国印度尼西亚在过去两年是中国最大的煤炭海外来源地。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中国煤炭按进口量排名,前五位进口国分别是印尼 (7376.25万吨)、澳大利亚(7090.78万吨)、朝鲜(1958.12万吨)、俄罗斯 (1579.70万吨)以及蒙古国(1438.85万吨)。其中,最主要的进口产品——动力煤主要来自于印尼和澳洲。

  物流成本在煤炭销售成本中占据了重要一部分。尽管蒙古和俄罗斯虽然动力煤资源丰富,但由于铁路运输成本远高于航运,中国的进口动力煤主要藉由海运,从印尼和澳洲进入中国东南沿海的港口,并进一步运往其腹地,成为东南省份的主要能源原料补给。2015年,在总计1.3亿吨的动力煤进口量中,印尼和澳洲占到了接近90%。

  孙强说,在卸完货的第三天,他所在的公司获知,连同海沧码头以及此前停泊的珠海鑫和码头等在内,将会在通关上进一步收紧。原来最快三天能够清关完毕的时间,现在需要二十天、甚至长达一个月。

  “眼下,公司还有一艘载重7万吨的煤船,正在从印尼的方向驶来,大约在两天之后(7月15日)到达虎门港的海沧码头。因为通关骤然收紧,这些码头的场地使用如今已经接近饱和,没有更多的地方来停放煤炭。不仅通关时间上在加长,有些港口已经不能卸载了。原因在于,场地原本就小的码头,通关时间一旦变长,很容易就陷入瘫痪。”孙强说,下一步,船只将会驶向广州的码头,那边的场地大,通关的速度会相对快一些。

  因为不能控制清关的时间,也就不能保障货物的及时供给,隆旺能源这样的中小规模进口商,与电厂客户的签单变得困难。对于迫切要货的买家,便采取先在码头看完货之后就付款。而对于进口商而言,进口量要比此前大打折扣。隆旺往来中国和印尼之间的船只,要至少缩减一半。

  孙强告诉经济观察报,在广东港口的买家当中,除了来自两广以及湖南地区的传统客户之外,来自湖北等长江中游的订单开始增多。他分析这其中原因在于,长江内码头通关时间现在也变得更长,需要超过一个月,该区域的贸易商因为担心存货太久而不敢进货。现在,很多电煤的客户在焦急地找货和抢货。“印尼煤本身属于容易自燃的煤种,挥发性较高,放久了品质也会下降。”孙强介绍说,现在当地的几家贸易商正在磋商,如何应对这些棘手的问题。尽管进口禁令使得他们的生意大受影响,但公司要生存,就不可能骤然停下所有的业务。

  隆旺能源开始考虑在今后逐渐多做国内煤业务,孙强说,公司需要慢慢转型,但不可能来一个急掉头,以前国内煤做得少,对这一块市场尚不够了解,资源也需要一步步地开拓。

  东南沿海的改变

  这一天,发热量为3800卡的印尼煤,孙强的报价是450元/吨,这是含税的场地价,相较前两日上涨了大约20元。如果订货量大,这一价格可以再进行优惠。

  这一价格水平,已经远远高于去年同期。过去一年,印尼煤以及澳洲煤等主要进口煤伴随国内煤的价格上跳也一直水涨船高,基本保持着相同的节奏。但基于成本最优考虑,进口煤一直是东南沿海电厂的主要原料来源。

  最新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前4个月,南方沿海7省煤炭进口量合计5609万吨,占全国总进口量的63%。分煤种来看,中国煤炭进口以动力煤主,焦煤次之,这与国内各煤种的消费情况也大致吻合。

  华南煤炭交易中心分析师唐倩告诉经济观察报,沿海电厂通常会采购3800K以下的低卡印尼煤与国内高卡煤进行掺配使用,这样对于电厂来说能够获得最大程度的经济效益。由此,沿海地区对于低卡印尼煤一直保持着较高的依赖度。目前,整个华南地区在用煤比例上,进口煤和国内煤各占约一半。

  但进口禁止令正在让情况发生改变。不仅隆旺能源这样的华南进口商要重新寻找船舶停靠的口岸,华东地区的贸易商也放缓了进口的节奏。

  庞鑫电力能源有限公司是东南地区规模较大的一家煤炭进口商。该公司华东地区业务负责人冯建平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华东地区除了二类港口禁止煤炭进口业务之外,一类港口的清关条件也变得更加严格。“在华东以及华南地区,庞鑫电力的进口煤炭有多个码头停靠点。眼下,该公司正在按照相关要求,将装载煤炭的货船驶入允许开放的港口卸货。”

  冯建平介绍,此次诸多电厂的自有码头,在被禁止进口业务之后,也需要通过公共码头来周转。流通环节和时间成本的增加,都将使得进口煤的成本将在短期内提升,倒逼国内用户转向使用国内煤。他认为,本次政策调整过后,进口煤的整体流入量势必大为减少。

  根据此前的相关统计,仅福建省地区就有4家电厂(宁德大唐电厂、华能罗源电厂、可门华电港口区、东吴港区)不允许进口,影响煤炭进口量约1300万吨;广西地区有国投钦州电厂、国投北海电厂、防城港企沙电厂的自有码头不允许进口,影响煤炭进口量约600万吨;广东地区有华夏阳西电厂、华润海丰电厂的自备电厂不允许进口,海南地区的国电乐东自有码头不允许进口,两地总计影响640万吨的进口量。除此之外,江苏、浙江等地的相关港口清关条件进一步变严。

  禁令背后

  孙强加入煤炭外贸行业的时间不久,对于这样的进口禁令,他觉得似乎有一些突然,但从业多年的冯建平却对此有着更加深刻的感受,他认为,在过去两年之内,煤炭的进口条件明显在一步步趋严,进口禁止令并没有让他感到多么意外。

  冯建平说,煤炭的进口经历了一个从非强制性检验到强制检验的过程,国家在过去两年连续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明确了煤炭质量要求和进出口检验监管要求:2015年以前,国家还没有进口煤炭强制性标准,从2015年开始,煤炭进口有了明确了放射性、外来杂物、环保项目检测等方面的规定。2016年之后,进口和使用不符合质量标准的煤炭的处罚力度又进一步加大。

  进口煤炭的限制性措施在2017年上半年再进一步。尤其是5月份的一系列密集会议,似乎为此次进口禁止令的出台做足了铺垫。

  5月9日,海关总署会同国家发改委组织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控制劣质煤进口的措施。参会的除了相关政府机构以外,还包括相关行业协会和部分发电企业。根据彼时的相关报道,国家发改委在此次会议上表示,要引导沿海国有发电企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减少低价劣质煤进口,增加国产清洁煤使用比例。

  5月1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要坚决控制劣质煤进口。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之后两天,也就是5月12日,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发布的《2017年煤炭去产能实施方案》,其中第六条提到,要“严控劣质煤生产流通和进口使用,认真落实《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严格进口检验标准和程序。”

  5月中旬,海关总署再次召集行业龙头企业召开会议,要求电企控制进口煤,会尽快修订相关管理办法加强监管,电企签订的新进口煤合同要求减量,控制相关口岸开放。进口煤减量实行奖励,给国内低价煤以及电价补贴。

  进口禁止令最终在一个半月之后到来。冯建平认为,在三令五申之下,进口劣质煤,如微量元素超标的煤炭,会得到较好的控制。事实上,在严格把关的情况下,这方面的问题现在得到较大程度的解决。

  华南煤炭交易中心分析师唐倩认为,尽管本次禁止部分口岸经营煤炭进口业务并非针对大范围港区,从政策上看,也只是针对部分缺乏监管、违规操作较多、劣质进口煤流入较多的口岸,但此次禁止令带来的另一个显著结果,是将进一步改变国内煤炭消费的结构。

  冯建平持同样的观点:“从去年开启的供给侧改革,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煤炭价格的上涨,也提振了整个煤炭市场。与此同时,进口煤炭的价格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上涨,中国进口煤炭的量则不断地提高。此次通过进口政策调整,进口煤的规模将在很大程度上得到遏制,电厂、钢厂等主要用煤行业转向使用国内煤。”“尽管眼下,国内的煤炭市场依然呈现出阶段性紧缺,但如果将视角跳出这一特殊时期去看,中国自有煤炭资源完全能够供应市场的需要。”冯建平说。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