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力“一带一路”:3000亿“丝路基金”寻踪

  国家级丝路基金与地方丝路基金、社会资本组建的丝路基金间,应该是合作关系。国家级的基金主要考虑引导作用,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它同时还要选择优质的管理团队。

  5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表示,未来中国将加大对“一带一路”建设资金支持,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规模预计约3000亿元人民币。

  据了解,这只被提及的丝路基金全称为“丝路基金有限责任公司”,由外汇储备、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共同出资设立。2014年11月,习近平在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上宣布,中国将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2014年12月29日,丝路基金在北京正式注册成立,首期资本金为100亿美元。

  而除了这只国家级丝路基金之外,全国还有多只以“丝路”命名的基金。投中研究院近期发布的《2017中国“丝路基金”研究报告》显示,从2014年到现在,全国已有52只“丝路基金”,总规模超过3000亿元。其中规模最大的为国家级丝路基金,承诺出资规模已经超过1600亿人民币。其它“丝路基金”还包括广东丝路基金合伙企业、西安丝绸之路品质城市建设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等。

  三年时间规模就超过3000亿的“丝路基金”,具体在全国的分布情况如何,社会资本如何参与其中?“丝路基金”与其它类型基金相比,主要有哪些特点,它的投资风险如何把控?

  “丝路基金”五大特点

  从1998年开始研究风险投资的李建良博士,任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独立董事、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专家评审组长等职务。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丝路基金的设立与亚投行一样,其初衷是为了解决“一带一路”项目实施所需的资金问题。

  目前中国的“丝路基金”主要分布在“一带一路”国内相关省份,其中北京的资金规模最大,而广东的基金数量最多。这些基金总体上都以股权投资为主要模式,也涉及债权、基金等多种投资方式。主要投向为产业园区、城市重大基础设施、交通枢纽型项目和未上市企业股权。

  李建良认为,丝路基金为应对“一带一路”基础设施连通、贸易便利化和政策协调问题而设立的。与其他类型基金相比,它在运作上有五个特点:一是,在资本来源上,以国家或地区开发性资本为主,社会化募资的色彩相对较少;二是,在项目投向上,以基础设施和贸易便利化领域的项目为主,带有明显的公共性;三是,在投资方式上,以股权投资为主,但也会灵活进行工具组合,兼顾股权、债权、基金、担保、名股实债、夹层等多种方式;四是,在投后管理上,通常会与国内企业走出去相结合,开展产融合作;五是,在投资退出上,丝路基金投资项目将更多地体现为回购或并购退出,能以上市方式退出将不占主流。

  “基于这些特点,对丝路基金的预期回报,应介于债权和股权投资回报之间,不宜寄望太高。”李建良认为,预防风险,首先要以国家实力的强大为后盾;二要做好事前的风险评估,包括国别信用风险评估、项目风险评估等;三要靠投资项目交易结构设计,要合理平衡好资金回收和支出的期限和金额结构,同时广泛采取多边合作制衡机制。

  国有资本为主,社会资本参与度低

  投中研究报告显示,在总规模超3000亿元的各种“丝路基金”中,资本来源以国有资本为主,占比约为87%,社会化资本占13%。后续社会化资本如何介入需要深入研讨。

  李建良对记者表示,社会化资本可以通过直接担当LP或投资以丝路基金为投向的母基金来参与到丝路基金中。同时,也可以通过投资商业银行的结构化分级产品参与丝路基金。有实力的企业还可以自己发起设立丝路基金。

  “在投资方向上,国有资本可能在投资回收期长、兼顾国家中长期战略目标的基础设施领域更有优势。社会化资本以逐利为目标,在市场化程度高的贸易便利化项目投资领域更有优势。”他说。

  中科招商投资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单祥双近日在公开场合表示,现在惠及到“一带一路”的资金大概有8000亿美元,但如果是直接投资8000亿,那它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讲是杯水车薪。可以用基金的模式二次放大对“一带一路”的直接投资,把社会、民间资本全面调动起来,以国有资本和丝路基金的政府资本、国有资本为引导。如果最低放大五倍,那么8000亿美元就能撬动4万亿美元。

  单祥双认为,目前重要的是将中国产业推介到“一带一路”。由国有资本“一马当先”,变成国有、民营资本“万马奔腾”的场面。把国有企业“一枝独秀”,变成所有民营企业一起走在平台上。

  毅达资本参与发起设立和管理的江苏“一带一路”沿海开发基金(简称江苏“一带一路”基金),是为数不多的以社会化资本为主的“丝路基金”。

  毅达资本内部高层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江苏“一带一路”基金200亿人民币的总规模中,国有资本占10%,社会资本占比达到90%。这只基金在去年组建完成,目前已经投出10多亿人民币。江苏“一带一路”基金目前还未涉及境外项目,所投项目集中在国内的“一带一路”相关城市,参与这些城市的基础设施和城镇化建设。

  他认为,与投资TMT、消费升级等领域的基金相比,丝路基金操作周期更长,市场化程度也弱一些。现在看到社会化资本总体的参与程度低,有一个认识程度慢慢积累的过程。

  “国家级丝路基金与地方丝路基金、社会资本组建的丝路基金间,应该是合作的关系。国家级的基金主要考虑引导作用,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它同时还要选择优质的管理团队,社会化基金直接投项目会更多一些。”他说。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