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再减负1200亿 各级地方政府年内需公布涉企收费清单

  昨日(5月1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减少涉企经营服务性收费和降低物流用能成本,为企业减负助力。记者注意到,这已经是3个月内国务院第五次提及为企业降成本的议题。

  会议确定,在落实好前期已出台涉企减负政策的基础上,再推出一批新的降费措施。通过实施降低企业物流成本、合理降低输配电价格、减少经营服务性收费等措施,一年将减轻企业负担约1200亿元。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年来,政府一直在推进降低企业税费方面的工作,采取了很多积极有效的措施,为企业降成本的力度在不断加大。不过,他同时指出,政府只能降低企业的外在成本,真正降成本的主力还是企业自身。

  值得注意的是,李克强指出,“近年来中国营商环境改善受到国际社会普遍认可,相关排名也有不小的提升。但涉企收费确实是一个‘黑洞’,这让国际社会、外资企业包括我们自己的企业都看不懂也不放心。”因此,会议明确要求,“各级地方政府要在年内对外公布涉企收费清单!对老百姓、对企业的各类乱收费行为,要抓典型,坚决曝光、重拳治理!”

  三举措为企业减负1200亿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赤字率拟按3%安排,财政赤字2.38万亿元,比去年增加2000亿元。今年赤字率保持不变,主要是为了进一步减税降费,全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一定要让市场主体有切身感受。

  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和《政府工作报告》部署,围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昨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在落实好前期已出台涉企减负政策的基础上,再推出一批新的降费措施。《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会议要求的降费措施主要包括三方面。

  一、降低企业物流成本。取消电网公司向铁路运输企业收取的电气化铁路还贷电价,等额下浮铁路货物运价。将货运车辆年检和年审依法合并,减轻检验检测费用负担。取消甘肃、青海、内蒙古、宁夏四省(区)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加大鲜活农产品绿色通道政策实施力度。

  记者注意到,目前全国已有28个省份取消了对政府还贷二级公路的收费,只有青海、甘肃、新疆等省(区)尚未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接下来仅个别地区尚存在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现象。

  二、推进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合理降低输配电价格。扩大发电企业和用户直接交易规模。调整电价结构,通过取消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降低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征收标准、适当降低脱硫脱硝电价等措施,减轻企业用电负担。采取降低管道运输价格、清理查处乱收费等措施,降低省内天然气管网输配价格。

  三、减少经营服务性收费。行政审批部门开展技术性服务一律由其自行支付费用。取消行业协会商会不合理收费项目,对保留的项目降低偏高收费标准。规范金融机构收费行为,深化商业车险改革减轻企业保费负担。

  会议指出,实施上述措施,一年将减轻企业负担约1200亿元。

  国务院3个月5次提降成本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今年前5个月,为企业减负成了国务院常务会议最热门的议题。

  比如,今年2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持续为实体经济减负;2月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进一步加大网络提速降费力度,降低创业创新成本促进产业升级;4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推出进一步减税措施,持续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增后劲;4月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推进“多证合一”和削减工商登记前置审批,持续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激发市场活力。

  加上昨天这次,今年2月份以来的3个月时间内,国务院常务会议已5次提及为企业降成本问题。

  不过,在不断推出为企业减负措施的同时,也要防止一些地方变相增加新的收费项目。“清理政府服务性涉企收费,决不能这边搞清理,那边仍在不断增加新项目,更不能与老百姓和企业‘玩猫腻’!”李克强总理在昨日的会议上明确要求,“各级地方政府要在年内对外公布涉企收费清单!对老百姓、对企业的各类乱收费行为,要抓典型,坚决曝光、重拳治理!”

  值得注意的是,5月12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工信部、民政部等4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清理规范涉企经营服务性收费的通知》要求,对以企业为缴费主体的各类经营服务性收费进行清理规范,重点是行政审批前置中介服务收费(政府部门开展行政审批时,要求申请人委托中介服务机构开展的作为行政审批受理条件的有偿服务,具体包括各类技术审查、论证、评估、评价、检验、检测、鉴证、鉴定、证明、咨询、试验等),以及行业协会商会收费。

  赵锡军认为,为企业营造好的市场环境,降低企业运行的外部成本和制度成本,从政府角度讲是必须做的事情。近年来,政府在降低企业税费方面采取了很多措施,为企业营造了很好的市场环境。从今年来看,政府推进降成本力度在进一步加大。

  不过,赵锡军同时指出,企业自身是降成本的主力,由市场机制本身形成的成本没有办法通过政府降成本的措施来降低。同时,政府不能通过降低某一类企业的成本而影响另一类企业的利益,需要找到平衡。

  记者注意到,李克强总理强调,“我们为企业降费减负是有针对性的‘定向调控’,目的就是进一步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切实振兴实体经济。”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