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家!大数据管理部门在贵州是正厅级

  3月1日,一场围绕数据挖掘的全球赛事—2017中国国际大数据挖掘大赛在贵州宣布启动。贵州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副局长景亚萍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经过三年发展,贵州的大数据战略,正从数据资源积累的打基础阶段向数字挖掘的纵深推进。” 3月5日,李克强总理两会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要加快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应用—这是大数据自2014年成为国家战略以来连续第四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在这场被李克强总理称为“无中生有”的尝试中,贵州已经开始收获果实。2016年,在全国以及多个省份GDP增速都大幅放缓的背景下,增速不减的贵州排名开始上升。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贵州地区生产总值11734.43亿元,比上年增长10.5%,增速高于全国(6.7%)3.8个百分点。这是贵州省连续6年GDP增速居全国前三位。

  自2014年抢跑以来,贵州在大数据领域无处不彰显着雄心,在三年左右的时间里,无论是在顶层设计、建章立制,还是基础设施建设和招商引资等方面,都实现了飞速的发展。今年伊始,贵州省政府印发了《贵州省数字经济发展规划(2017-2020年)》,成为全国首个发布的省级数字经济发展专项规划。《规划》提出,到2020年,贵州数字经济增加值占地区GDP的比重,要达30%以上。

  “到新岗位前,没想到大数据管理局的干部会那么爱学习,那么拼命工作,天天都像打了鸡血似的。” 景亚萍原来在贵州理工学院任副院长,2017年1月出任现职以来,感触深刻。她还透露说:“今年贵州的重点工作都是以数字经济为主导,包括会启动五个数字经济的特色小镇建设。”

  首个正厅级大数据管理部门

  一直以来,依靠茅台和老干妈两张王牌的贵州,经济发展滞后,群众贫困、生态脆弱、产业结构单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为贵州后发赶超、跨越发展提供了历史性机遇。

  近三年来,在多个场合,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都作出过类似表述:“贵州将大力实施大数据战略行动,把大数据作为弯道取直、后发赶超的战略引擎。”

  陈敏尔自2012年2月履新贵州省委副书记,一年后接任贵州省长,并在2015年10月担任贵州省委书记。在2012年调任贵州前,陈敏尔长期在浙江工作,曾任浙江省常务副省长。

  贵阳市委书记陈刚也是空降官员,在2013年6月调任贵阳前,陈刚曾担任北京市委常委,分管中关村的工作,这里聚集着大批互联网企业。他从互联网企业的成长中,逐渐了解到一个互联网企业如何推动技术的应用,推动产业的发展。陈刚曾向媒体如此谈及贵州发展大数据的原因所在,“并非别的地方没有想到,而是鼓不起勇气,下不了决心,但贵州可以”。

  大数据成了“十三五”期间贵州最大的发展战略之一。从数据中心、呼叫中心,到大数据交易中心、云上贵州,再到全国首个国家级大数据综合试验区,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贵州从昔日工业时代的跟随者,已悄然变成大数据时代的同行者甚至领跑者。

  贵州还试图成为大数据行业的规则制定者—一直以来,中国大数据产业却面临法律法规缺位等因素下的“野蛮生长”困境。去年1月15日,贵州省通过《贵州省大数据发展应用促进条例》,这是中国首部大数据地方法规。

  2017年1月,贵州省发改委发布的“4+1”重大工程包中,包括了653.8亿元数字经济项目,预计到2020年,贵州省数字经济增加值将突破5000亿元。

  2017年2月,贵州省公共服务管理办公室更名为贵州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为正厅级直属事业单位,这是目前中国唯一一家省政府直属的正厅级大数据行业管理部门。

  向中央部委和高校“要人”

  大数据对贵州的经济拉动作用明显。

  2014年,贵州以大数据为引领的电子信息产业实现规模总量1460亿元,同比增长62%;2015年,这个数字突破了2000亿元,同比增长37%;2016年,仅贵阳一市,大数据及关联产业规模总量就突破1300亿元,增长41.9%。、从传统的考量标准看,贵州发展大数据各种要素的集聚已经显现:就业增加了,外出打工的人回来了,在外地上学的贵州籍大学生回来了,甚至还有人从硅谷赶回来。

  清华大学数据科学研究院执行副院长韩亦舜从事探索数据共享、数据治理等研究,领跑者贵州成为他的长期研究对象。在韩亦舜的印象中,三年前,很多贵州干部跟他谈及大数据时还比较生疏,甚至重复使用词,现在,当地干部不仅拥有自己的思考和语言,还能提出很多有建设性的方案。

  为解决贵州人才短缺的问题,贵州由政府主导成立了培训中心,并与当地高等教育机构及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合作,培养大数据方面的人才。更为醒目的是,贵州这两年一直在积极引进优秀人才,包括向中央部委和高校“要人”,目前共有数十家中央及省外机构向贵州推荐、选派大数据人才。

  为招募人才,在2月4日春节期间,贵州还特别组织了“2017全国百名博士贵州行”活动,旨在借黔籍专家回乡过年之机,向高端人才深入宣传贵州人才政策,吸引高端人才回贵州发展。

  “所有非涉密数据迁移上云”

  作为一个万亿级的产业,如今,大数据在中国已从早期的概念炒作转入理性发展阶段,与各行各业结合催生了惊人的产业创新。但作为掌握最多数据的政府部门,数据流通仍然仅限于各自系统内,部门之间较难实现数据交换。

  2017两会召开前,贵阳、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等17个国内政府数据开放先行城市的代表,共同发布《促进数据开放及应用行动宣言》,呼吁共同努力促进政府数据开放。

  “目前我国信息数据资源80%以上掌握在各级政府部门手里,‘深藏闺中’是极大浪费。”2016年5月9日的全国推进简政放权电视电话会议上,李克强总理要求尽快实现政府数据开放。正因此,在全国还在讨论政府数据开放之际,贵州省率先实施数据开放计划,让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大互联网公司以及众多的大数据创业者看到了机会。

  政府哪些数据公开、哪些数据不公开、公开到什么程度,是针对一家企业还是对所有企业公开,是贵州这三年在大数据发展中探索的方向。

  顶层设计中,“云上贵州”是最先落地的一个全省范围内的大行动。“云上贵州”的重要意义之一,就是为政府各部门打破部门壁垒、实现数据交换提供了可能。

  按照最初的设想,围绕电子政务、智能交通、智慧物流、智慧旅游、工业、电子商务、食品安全等方面建设的“七朵云”,7个厅局将首先把数据放到云上贵州这一平台上。

  三年来,“七朵云”带动了一大批部门建立云平台,演变为“7+n”朵云。目前,贵州率先实现50%以上的政府数据“云上”开放、共享。

  2016年2月,贵州获批建设中国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后,其中数据资源共享开放试验,是试验区重点开展的七项试验之首。

  截至去年年底,贵州已经在“云上贵州”数据共享平台上,开放了工业、交通、旅游、食品安全、环保、电子政务、电子商务等七个领域的政府数据,共有超过7760万条数据成功互联互通,在全国率先实现了省级政府可机读活数据集全面共享。

  2017年,贵州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将省政府数据开放平台上线运行,省市两级481个运用系统迁入“云上贵州”。以贵阳市为例,2017年2月底,贵阳市面向社会免费开放了14个领域50个部门的758个数据资源。

  景亚萍介绍, 2017年,贵州省、市两级政府部门非涉密应用系统将100%接入云上贵州体系,打造统一的政府数据中心,云上贵州系统体系内的政府应用系统数据资源目录将100%上架、50%数据资源共享。

  除贵州外,北京、上海、浙江、青岛、武汉等地也已建立了专门的政府数据开放平台。最近,河北省和安徽省均表示,要在2018年底前初步建成政府数据开放平台。

  通过数据开放促进政府治理能力和政务服务水平的提升,是一道世界性命题。我国在2015年发布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提出,在开放前提下加强安全和隐私保护,在数据开放的思路上增量先行,2018年底前建成国家统一的数据开放平台。

  押宝数据挖掘

  伴随数据资源的开放,挖掘工具的进步,商业前景的清晰,数据挖掘成为新一轮市场热点,愈发受到资本追捧。移动信息化研究中心2月10日发布的《2016中国大数据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国内大数据企业此前主要聚焦在技术壁垒较低的应用、可视化等环节,而在存储和挖掘等环节,极少有企业切入。该报告显示,从2013-2016年,数据挖掘在大数据产业链中的分布情况从4.1%上升到9.2%。

  在韩亦舜看来,贵州的大数据大赛,从2014年发掘商业模式路径,到2016年推动大数据与智能制造结合,再到2017年聚焦数据挖掘,每一届的比赛主题,都是贵州大数据从萌芽向成熟演进的行进过程,是一个欠发达地区借助先进理念和技术,走出自我走向全球领先的成长之路。

  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入推进国家大数据战略,加快大数据应用,数据资源已经成为国家重要的战略资源和核心创新要素,数据交易是大数据产业巨大的推动者。工信部在1月17日公布的《大数据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下称《规划》)明确,要提升我国对大数据的“资源掌控、技术支撑和价值挖掘”三大能力。《规划》还提出,到2020年,大数据产业年均复合增长率30%左右。

  “大数据是时代给我们的机会,也是从实际出发的一种战略选择。”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在2017全国两会期间如是表示,贵州要更加积极有为地利用大数据资源,抢抓大数据机遇,创造大数据红利。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