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中国外交开篇之举 习近平将出访瑞士并出席达沃斯论坛

  聚焦冬季达沃斯

  作为2017年中国外交开篇之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月15日至18日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其间,习近平还将出席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并访问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奥委会。这将是中国国家主席首次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达沃斯方面表示,自1979年中国政府首次参加年会以来,今年达沃斯将迎来最大规模中国代表团的光临。

  作为2017年中国外交开篇之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月15日至18日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其间,习近平主席还将出席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并访问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奥委会。

  1月17-20日,第47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俗称“冬季达沃斯论坛”)将在瑞士达沃斯召开。此次年会的主题为“领导力:应势而为、勇于担当”。习近平将在论坛年会开幕式发表主旨演讲,同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及部分与会嘉宾进行对话交流。

  这将是中国国家主席首次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达沃斯方面表示,自1979年中国政府首次参加年会以来,今年达沃斯将迎来最大规模中国代表团的光临。中国两大富豪——阿里巴巴的马云和万达集团的王健林——将陪同习近平出访,并将分别举行一场对话。

  另外,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华人文化控股集团董事长黎瑞刚、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中国电子总经理刘烈宏、招商局集团总经理李晓鹏、国电集团董事长乔宝平、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百度公司总裁张亚勤、中信资本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懿宸等也是演讲嘉宾。

  除了企业家,国资委主任肖亚庆、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中国银监会前主席刘明康、国际货币基金前副总裁朱民、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等也将参与讨论。

  当前,受保护主义、民粹主义等影响,世界经济复苏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增多。“这是全球发展面临的重大时刻,需要领导者们共同努力。”世界经济论坛执行董事兼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艾德维在媒体吹风会上说,与会者希望“知道中国在全球和地区事务上的看法”。

  “今年,由于中国代表团的规模和级别,我们在大多数全球讨论中都将听到中国声音。”艾德维说。会议议程显示,年会至少设置了三场直接以中国为主题的讨论,包括“中国海外投资新起点”、“全球复苏,中国角色”和“中国的硅谷”等。

  中国领衔主演达沃斯

  除习近平之外,已经确认出席本届年会的重要嘉宾有:美国副总统拜登和国务卿克里、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南非总统祖马、瑞典首相勒文、瑞士联邦总统洛伊特哈德、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等。

  与往年相比,今年来自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可谓寥寥无几。究其原因,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陈凤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这与美国大选结果有关。“如果是希拉里当选,来参会的西方领导人就会比较多,但现在特朗普当选,美国的这些盟国希望尽力避免敏感问题,也是情有可原的。”

  “西方国家去得少,反而体现出中国的责任担当。”她指出,当前中国在世界发生的作用已经不一样,过去是参与者、合作者,现在是倡议者、指导者、引领者,必须积极参与全球合作和维护国际秩序,影响全球治理走向,完善和重构全球秩序。她透露,习近平早在去年5月就决定参加今年的冬季达沃斯。

  陈凤英认为,今年的国际形势空前复杂:经济全球化遇到波折,国际贸易和投资低迷,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抬头,政治不确定性还在上升。“曾经支持国际合作的现有国际治理体系亟需被重新审视,以适应多极化世界的需要,促进包容性、平等性的增长。”

  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在外交部吹风会上表示,习近平将阐述中方有关经济全球化问题的看法和主张,提出世界经济走出困境的方向和路径,介绍当前中国经济形势和政策举措,还将进一步深化与世界经济论坛的交流合作。

  在去年的G20杭州峰会上,习近平为全球经济治理提出了中国方案,呼吁共同构建公正高效的全球金融治理格局、开放透明的全球贸易和投资治理格局、绿色低碳的全球能源治理格局以及包容联动的全球发展治理格局。

  “这是未来世界经济治理必须坚持的四个框架,世界的发展必须有中国创新的理念。”陈凤英指出,近年来,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太自贸区(FTAAP)、全球发展合作框架等倡议,都是为了让世界更加美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全球区域合作面临关口

  本届年会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美欧未来政策走向的担忧,主动设计了多场标题耸动的讨论,包括:美国前景展望、美国社会的巨大鸿沟、欧洲的未来、欧洲末日已至吗、分崩离析的欧洲、英国与欧盟关系前景展望、预测失败、遭受压榨、怒气冲冲的中产阶级、恐惧的政治还是被遗忘者的反抗、分裂时代的领导力、谁能领导多极化世界……

  “全球治理中的区域合作正面临一个关口。”陈凤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这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特朗普上台导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前途未卜,二是英国脱欧给欧盟未来发展带来诸多不确定性,三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被搁置让亚洲成为区域合作中心。

  “在过去,亚洲是区域合作程度最低的地区,我们非常羡慕欧美,但这次终于轮到亚洲,也许我们能够后来居上。”陈凤英指出,金融危机后的几年,大家原本都在G20平台上安安心心地搞全球合作,可美国在2010年提出参加TPP,一心不搞多边要搞小区域,结果把亚洲搞得乱七八糟。

  “现在,中方肯定会继续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不管TPP的命运如何,这实际上就是六个10+1的升级版,是亚洲最好的合作平台。”陈凤英说。RCEP各成员国的经济实力差距较大,给谈判带来了难度,但在TPP陷入僵局后,各方对RCEP的期待明显增加。

  与此同时,陈凤英认为,中美有望联合推动FTAAP建设。“目前为止,特朗普没有对FTAAP表态,这可能是好事。FTAAP是中美合作的结晶,两国在2015年完成了前八章的联合战略研究,在2016年又完成了第九章,可行性报告现已基本完成。”

  “与TPP、RCEP、10+3等模型相比,FTAAP是最好的,囊括了中美在内的所有亚太经济体,能够实现经济体利益最大化。”不过,陈凤英也指出,现在还需要时间表。按照“茂物目标”要求,发达成员在2010年前、发展中成员在2020年前实现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然而,由于经济危机,第一个目标没有实现。“我们可能需要重新做出时间安排。”

  中国海外收购引发关注

  当前,经济全球化进程遭遇逆风。本届年会设置了多场有关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和本土主义的讨论。其中,“保护主义:重回未来”的分论坛将讨论超越区域贸易协定、促进全球贸易流动、全球投资与服务等话题。

  2016年,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国外购买股本最大的国家。然而,树大招风,中企跨国并购也屡屡在欧美遭遇强行审查与监管约束。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美国等发达国家利用国家安全的名义对中国投资进行所谓的安全考察,是单纯考虑了本国的利益,要解决这样的纠纷应当尽快推进中美双边的投资协定(BIT)谈判。

  “双方要建立一些共识,制定共同的规则,避免依据美国国内法对中国投资进行审查。在BIT谈判时,特别重要的就是国民待遇原则,中国给予了外资很多超国民待遇,中国对美国也应该要求对等的国民待遇。”赵萍说。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在这个过程中,也应该看到中国企业自身的问题。“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连续几年都是两位数增长,快得不正常。”去年前11个月,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达到1617亿美元,继续位居投资流量全球第二的水平,同比增长55.3%,增速是去年的三倍多。

  “这里面相当一部分是非理性投资,而且往往以非常高的杠杆率进行。这种所谓的投资一方面给中国带来了潜在的商业风险,另一方面对东道国也造成了一些潜在的风险冲击。”梅新育说。

  2016年底,发改委等四部门负责人表示,监管部门正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以及大额非主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对外投资中存在的风险隐患。

  “今年,我们非理性对外投资狂潮会有较大程度收敛,而保护主义的阻碍也会减少许多。”梅新育认为,随着今明两年我们收紧对外直接资金流出,相当一些东道国对我们投资设限的资产会卖不出去,或者卖不出好价,它们会转过来放低姿态求我们。“这种情况已经在澳大利亚的矿产项目中出现多次,也将会在西方国家的制造业、服务业重演。”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