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先进制造业 谁是中部潜力股?

  武汉的光电制造、郑州的装备制造领跑全国;长沙在工程机械、材料领域具有强大创新能力;合肥作为后起之秀,坐拥中科大强势资源,现又有“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傍身。

  刚落选国家中心城市的合肥,却被更大的惊喜击中。

  1月11日,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获批,目前全国范围内有此殊荣的只有北京、上海两座超级城市,这标志着合肥这个中部省会多年经营的“创新高地”之称将更加名副其实。

  合肥在全国创新大格局中看齐京沪,为中部先进制造业之争再添变数。在最新下发的《促进中部崛起“十三五”规划》中,中部地区承担着“全国重要先进制造业中心”的使命,这是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承载地。

  其中,武汉的光电制造、郑州的装备制造领跑全国;长沙在工程机械、材料领域具有强大创新能力;合肥作为后起之秀,坐拥中科大强势资源,现又有“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傍身。

  中部的创新之争,势必比过去更激烈。

  研发投入占比合肥最高

  从合肥、武汉、郑州、长沙四大省会的研发投入占GDP比重上,或许可以管窥其科研实力。

  数据显示,2015年,武汉研发投入占GDP比重为3%,长沙为2.9%,就高校资源而言,武汉拥有7所985、211高校,长沙拥有4所,优质教育资源丰富。

  与此同时,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合肥对于研发的投入达到了3.2%。与其他三个城市相比,合肥的经济体量虽然处于末位,但科研投入的比例是最高的。

  近年来,有“科教之城”称号的合肥在支持科研发展上动作频频,其表现之一就是积极与高校合作。

  1970年初迁至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在此前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并未在合肥发挥其应有的作用,随着安徽创新驱动战略的实施,中科大的科研富矿作用被充分发挥。

  从2012年中科大先研院在合肥建设,到此次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获批,中科大在其中能量巨大。

  截至2015年,合肥有高等院校59所,国家实验室3所,国家重大科学装置4座,中央驻合肥科研机构9家,国家重点实验室12个,是仅次于北京的国家重大科学工程布局重点城市。

  相比上述三座省会,郑州在科教资源短缺、仅有一座211高校的情况下,全社会研发投入比例也不高。2015年该项投入占GDP比例为1.6%,实际投入117亿元。

  河南省科学院地理所所长冯德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河南发展最大的短板就是科教,只有把科教放在超强位置,经济才能更好发展。”

  河南当地某高校的博士生导师也向记者透露,他在河南大学当了5年博士生导师,却没有分到过一个博士生指标。

  “说来非常惭愧,河南全省的博士生指标还不如一个武汉大学。教育资源的短缺导致我们的人才只能从外面引进,对河南发展非常不利。”他说。

  2016年下半年,河南省有关领导也曾公开表示:“就我省发展而言,还面临不少困难和问题,特别是科技发展基础薄弱、创新人才短缺、创新平台不多、创新主体不强等问题还没有根本解决。”

  针对这样的现状,郑州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是“牵手”中科院,建设中国科学院郑州工业先进技术研究院,这在当地被视作科创发展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在合肥中科大先研院落地四年多以后,中科院郑州先研院落地河南,争取“国字号”研究院,或许为郑州补足科教短板另辟蹊径。

  瞄准制造业中心

  研发投入最终要落地到产业产出,《促进中部崛起“十三五”规划》提出,中部地区的一个重要定位即“全国重要先进制造业中心”。以郑州为核心的中原城市群规划也于近日印发,并再次提到“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基地”定位。

  从数据上看,2015年郑州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达到1.5亿元,领跑中部,制造业体量已排在前列。

  河南省科学院地理所所长冯德显表示,郑州产业结构较为复杂,制造业、机械、食品加工、新材料、电子信息技术等产业在全国都有影响力,是支撑产业结构调整的力量。

  “相比郑州,武汉在装备制造、轨道装备、船舶设计方面更有优势。”湖北社科院副院长秦尊文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武汉其实早就瞄准了全国先进制造业中心的定位。2016年2月,武汉出台的《武汉制造2025行动纲领》就提出,要在2025年,全面建成国家先进制造业中心,并指出,武汉已进入“国家先进制造业中心”攻坚阶段,在规模总量、创新能力、质量品牌上与先进城市存在差距。

  把目光再聚焦长沙和合肥。从规模工业总量看,长沙于2015年加入规模工业“万亿俱乐部”,合肥以9312.8亿元稍稍落后。但从工业增加值增速来看,合肥以11.3%排在首位。两个中部省会同样在未来规划中提及制造业中心建设。

  新兴产业同质化

  具体到产业布局上,从各地政策来看,安徽、河南等都提出全面升级制造业,在继续深挖能源开采设备、煤化工装备、农机装备等原有优势产业潜能的同时,发展重点拓展到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制药、信息技术等产业。

  据安徽经济研究院产业所所长周云峰介绍,目前,合肥在集成电路、光伏产业、智能语音、新能源汽车、公共安全等领域保持国内领先。新型显示、机器人列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区域集聚发展试点,科大讯飞、江淮汽车、科大国盾等一批合肥本土的知名企业已成长为智能语音、新能源汽车、量子通信等领域的翘楚。

  数据显示,2015年,合肥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增加值698.7亿元,增长21.9%,快于规模以上工业10.6个百分点,对规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4.2%,有力地支撑了合肥市经济保持10.5%的较快增长。

  郑州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也取得了不俗成绩。2015年,汽车及装备制造、电子信息、新材料、生物医药四大战略性产业占全市工业比重提升了2.6个百分点,传统高耗能产业比重降低了2个百分点。七大主导产业投资占工业投资的比重达到78%,千亿级主导产业达到5个。

  “相比郑州、合肥,长沙和武汉自主创新的任务要更多一些。”秦尊文在谈及中部几个城市未来产业布局时表示。

  数据显示,武汉和长沙在高新技术产业确实有所领先。2015年底,武汉的高新企业的入驻数量达到1529个,领跑中部,与此同时,郑州的高新企业数量仅为465个。从高新技术产业产值来看,长沙以8611.3亿元排在第一位,并实现了17.8%的较高增速。

  未来,武汉将围绕信息技术、生命健康、智能制造等重点领域,实施战略新兴产业倍增计划。具体而言,未来将建设国家存储器基地、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新型航天技术产业基地,发展新一代显示技术,壮大生物医药、高档数控机床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构建“传统支柱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有机衔接、持续升级迭代的产业体系。到2020年,高新技术产业产值达1.65万亿元。

  不过,同为各地布局的重点,中部省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同质化现象也不可忽视。

  周云峰认为,虽然有些产业表面看是一样的,但实际上分类非常广泛。企业现在竞争激烈,都在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慢慢地会和整个周边地区形成产业链配套关系。要提醒各个地方防止产品同质化,但更重要的是企业强调围绕自己的核心产品,通过知识产权、专利技术,形成产品的系列,进而实现产业集群。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