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救”全民痛点: 雾霾防治创业“隐现”三大市场

  在环保产业中,相较已经成熟的水务板块和还未完全启动的土壤板块,以雾霾防治为代表的大气板块是未来15年可以持续关注的投资疆域,“最了不起的企业”花落谁家?

  当雾霾成为举国话题和全民痛点,治霾防霾逐渐成为创业和创投公司追逐的热点。

  早在一年前,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就曾公开表示,今天的雾霾是企业巨大的机会,如果改变了雾霾的现状,改变了中国的环境,可能成为未来30年最了不起的企业。

  大面积的雾霾还在秋冬季节频繁出现,但“改变了雾霾的现状”的最了不起的企业还远未出现。这对提前五年或者十年布局的创投机构而言,无疑蕴藏着巨大的投资机会。

  根据国家最近发布的《“十三五”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节能环保产业在2015年产值约4.5万亿元,从业人数达3000多万。到2020年,其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将达到3%左右,成为国民经济的一大支柱产业。

  为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多家环保创业和创投机构,梳理和展望雾霾治理和雾霾防护方面的创业和创投机会。

  结果发现,在环保产业中,相较已经成熟的水务板块和还未完全启动的土壤板块,以雾霾防治为代表的大气板块是未来15年可以持续关注的投资疆域,“最了不起的企业”花落谁家?我们将拭目以待。

  抢滩2000亿VOCs市场

  在雾霾治理市场中,烟气治理是关键一块。

  “PM10主要是一次污染物,即主要来自污染源的直接排放,而PM2.5则具有双重属性。”中国环科院前副院长柴发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说。

  柴发合说,“其中大约50%的PM2.5为一次污染物,大约50%的PM2.5为二次污染物,即其他污染物,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物(Vocs)等PM2.5前体物在空气之中相遇之后,发生化学作用形成的颗粒物”。

  由于作为一次污染物的PM2.5和作为二次污染物PM2.5的前体物排放源大体上相近,主要来自电力、工业和机动车等领域,所以目前PM2.5的末端治理技术主要围绕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物(Vocs)等展开。

  “针对二氧化硫的脱硫设施投资建设高峰在‘十一五’,针对氮氧化物的脱硝设施投资建设在‘十二五’,在‘十三五’脱硫脱硝市场主要是存量市场中脱硫脱硝的提标改造。”青域资本合伙人林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

  青域资本在2012年投资了2011年创立的北京国能中电节能环保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主要提供烟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治理、环保装置运营服务、环保核心设备制造、工业节能等业务。

  “从业务方向来看,过去国能中电以催化剂、系统集成和脱硫脱硝工程的EPC(工程总承包)为主,目前正在拓展收入更为持续稳定的BOT(建设-经营-转让)业务。”林霆介绍。

  在青域资本投了国能中电的A轮之后,红杉资本投了B轮。目前该公司已经进入Pre-IPO阶段。

  在脱硫脱硝领域,1994年成立的专门从事脱硫脱硝装备的晓沃环保在新三板募资时,在2016年获得天星资本认购61.50万股、耗资436.65万元。

  相比脱硫脱硝这一存量市场,从2014年开始逐步释放的VOCs监测和治理的新增市场,同样受到投资人的追捧。

  从“十二五”到“十三五”,VOCs治理政策体系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十三五”规划纲要首次将挥发性有机物纳入总量控制指标,在重点区域、重点行业推进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总量控制,到2020年,全国排放总量下降10%以上。

  根据中国清洁空气联盟的预测,到2020年,我国工业源VOCs排放将比2009年减少430万吨,由此带来的投资需求将会达到1732亿元。

  联创永宣、中关村瞪羚基金和华晨投资等多家创投机构在2015年之前已经投资了较早布局VOCs治理的环保企业之一——海湾环境,该公司已于2015年6月在证监会A股排队上市。

  对此,中关村瞪羚基金董事总经理余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电力行业脱硫脱硝的治理市场已经相对饱和,VOCs将成为‘十三五’期间新增的大气污染治理市场,所以我们在2013年就做了提前布局。”

  “海湾环境主要为石化企业的油站、油库、油码头、炼化基地和工业企业等提供挥发性有机物和氮氧化物控制的一体化解决方案,其中VOCs治理业务的营收占到60%以上。”海湾环境董事长魏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

  在VOCs治理技术和设备方面,梅斯泰克生态科技和华世洁环保已经分别获得青域资本和中国风投集团的投资。

  其中,华世洁环保的官网宣称,其产品和技术可以广泛应用于汽车涂装、石油化工、包装印刷、医药制造、涂布涂料等VOCs治理行业。

  在VOCs治理之外,VOCs的监测也广受关注。在海湾环境之外,目前,聚光科技、武汉天虹、先河环保、天瑞仪器、雪迪龙、珀金埃尔默等多家仪器企业都已加入到VOCs监测市场的竞争之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在电力和工业锅炉污染物的前端减排技术上,低氮燃烧技术备受资本市场关注。

  例如,启明创投2008年投资的LP Amina公司和青域资本2013年投资的国电龙高科,都是致力于电力行业的低氮燃烧;创业接力基金和中国风投集团投资的华之邦公司,核心技术在于天然气和特殊气体锅炉的低氮燃烧技术;海湾环境则主攻工业锅炉领域的低氮燃烧技术。

  柴油车减排技术备受关注

  在电力和工业排放源之外,机动车尾气是PM2.5的第二大排放源。因此,机动车尾气治理领域同样受到多位投资人的深入关注。

  “在机动车领域,柴油车领域值得关注,这个领域的监测和减排技术相对薄弱,我们在寻找合适的投资标的。”红杉资本副总裁潘旻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

  在近日由中国清洁空气联盟举办的第二届“创蓝”国际清洁空气大会上,在采选的中、美、英、法、德、意等16个国家的54项治霾技术中,6项技术获奖,其中包括两项柴油车技术。

  具体而言,佛吉亚(中国)的氨(固态)存储与释放系统ASDS在不同条件下尤其是冷车启动和寒冷气候条件下(如冬季)表现优异,是可以适应最严格排放要求的新一代NOX排放控制技术。

  上海神舟汽车节能环保的车用液压空气混合动力节能系统在节油的同时,还可减少发动机起步时低效燃烧工况,从而减少颗粒物、CO、HC和CO2的排放。该公司已经获得上海章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的投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对10余家密切关注清洁技术投资的创投机构的采访中,暂未搜集到清洁煤这一PM2.5前端控制领域的创投案例,而在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这两个PM2.5前端控制的领域创投案例众多。

  “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创投投资高峰基本已经过去,而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第一波高峰在2015年左右已经结束。”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布局300亿空气净化器市场

  在烟气治理之外的雾霾防护领域,其技术与产品与我们每一个人都密切相关,同样受到创投机构的密切关注。

  在室内空气净化行业,空气净化器、新风系统和空调是三个经常被提及,偶尔会交替使用的概念,但在内涵上存在较大差异。

  中国室内环境净化治理专业委员会专家组成员、三因环境净化科技CEO吴吉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空气净化器的功能主要是降低室内空气污染物含量,新风系统是将室外空气与室内空气进行交换,而空调主要是调节室内空气温度。

  “一般而言,中国室外空气比室内空气脏,所以单靠新风系统不足以改善室内空气质量,需要与空气净化器联合起来使用。”吴吉祥分析,空调则有可能将空气净化器和新风系统的功能集成在一起,成为一个多功能产品。

  目前,成立于2011年、自称首创“中央空气净化器”概念的爱优特公司已经先后获得青云创投和启明创投的投资。

  “我们的产品中,包括楼宇在内的商用空气净化器占到7成,家用空气净化器占到3成。”爱优特中国总经理陈剑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2016年公司营收近亿。

  同时,2009年创立的无耗材空气净化器生产厂商贝昂科技,主打家用市场,已经先后分别获得中新创投、赛富亚洲和芜湖众创基金的投资。

  贝昂科技联合创世人章燕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其在2016年12月推出的个人便携式空气净化设备——艾尔盾净化宝,可以便携,可以车载,也可以桌用,是一款便携式的净化器,产品一推出就受到了市场欢迎。

  在商用和家用空气净化器市场外,医院和学校等公共机构的空气净化器市场也受到创业公司的关注。

  吴吉祥介绍,成立于2014年的三因环境净化科技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专门提供高端医用空气净化器的公司,包括华西医院、南方医院在内的20多家医院开始使用其产品,同时正在开拓校用空气净化器的新市场。该公司暂未获得创投机构的投资。

  圆基环保资本高级投资经理张文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我们在2013年投资了主打轨道交通空调的朗进科技,正在考虑将新风系统和空气净化功能集成起来,布局轨道交通上的空气净化市场。”

  “空气净化器市场最近两三年内迅速爆发,但特点是小、散、乱,市场规模估计在300亿左右,目前尚未出现消费者特别认可的国内知名品牌。”陈剑峰坦陈,原因在于现有的产品尚未完全解决用户的痛点。

  在空气净化器之外的口罩市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10余家创投机构尚未投资相关的企业。

  林霆透露,目前青域资本未在雾霾防护领域进行布局,主要是考虑到2C的产品建立品牌和开拓渠道相对较难。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