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5年中国数字经济:迎接4亿就业市场

  1月10日,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在北京发布数字经济下的就业与人才研究报告上篇 《迈向2035:4亿数字经济就业的未来》及下篇《迈向2035:攻克数字经济下的人才战》。就业篇报告指出:数字技术从商业逻辑、组织形态、劳动能力及价值观三个角度对就业人群、就业领域、就业方式施加“新增、强化”及“弱化、消失”的二元影响,报告还预计2035年中国整体数字经济规模接近16万亿美元,总就业容量4.15亿。

  人才篇报告则归纳出在数字经济下,中国企业在资深高阶人才任用上的“三重难关”和新生代人才任用上的“四力挑战”,应在高阶人才管理上,专注人才本身诉求,扶植其支撑系统。在新生代人才管理上,需要触动——赋能——授权——连接四步走,塑造人才自驱动——自成长——自实现——自聚合的自循环。

  报告撰稿人之一、BCG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阮芳表示:“在数字经济下,数字技术深入改变了传统行业的商业逻辑和运行方式,使新的组织内外协作模式顺畅运行。同时,数字技术对人类劳动的可替代性越来越强,‘数字原住民’们还拥有新的数字时代工作价值观。”

  在上述趋势下,数字经济对就业生态施加了“新增、强化”及“弱化、消失”的二元影响。

  在就业人群上,掌握特定的专业技能 (尤其是应用数字技术),以及具备机器智能尚无法大规模取代人类的人际交互、创造性等素质成为重要就业壁垒。机器智能化及平台就业使就业者的身体素质、所处地域不再构成制约,带来全球化的广泛协同和对劳动者的一视同仁。

  在就业领域上,数字化基础服务以及传统产业数字化的跨界机会大量产生;数字技术还带动新商业模式,从而激活新领域就业。被数字技术改变商业逻辑的部分行业及职能领域就业机会面临转型、锐减、甚至消失;部分标准化、程序化的非脑力工作也将被技术低成本所取代。

  在就业方式上,产生平台型就业和创业的新途径——自由人相互联合、“按需聚散”、履行契约,拥有多份零工的斜杠青年亦能展现价值。而“数字原住民”一代成为就业主力军,他们的新就业文化和价值观也对传统组织雇员关系构成挑战。

  需要指出的是,数字技术对就业的激活效应仍将大于消减效应,经预测,到2035年中国整体数字经济规模接近16万亿美元,数字经济渗透率48%,总就业容量达到4.15亿。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数字经济就业生态与传统就业生态将保持并存发展、融合促进的良性互动关系。

  报告提醒,上述就业生态,尤其是就业人群变革会对企业人才管理产生影响:劳动力市场高素质人才的结构性短缺成为制约诸多中国企业发展的核心瓶颈。各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进一步加剧了人才争夺战,尤其凸显了对高阶、稀缺的数字化人才、跨界人才的旺盛需求。90后、95后新生代成为职场主力军,其鲜明的个性特征、就业文化对传统人才管理模式提出挑战。

  因此,不少企业都面临资深高阶人才任用的“三重难关”:生存之难——如何确保高阶人才在组织内快速立足、发挥业务价值;融入之难——如何为之营造组织归属感,使其顺畅融入;发展之难——如何配置认可与发展手段,持续激发创业激情。

  BCG认为,在新生代人才管理上,传统的以组织为中心的管理理念需要革新,企业应以员工为中心,塑造新生代人才的管理自循环。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