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彻“五大发展理念”贯彻“五大发展理念” 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

  ——2016京津冀协同发展正定论坛嘉宾观点

  编者按

  11月15日,2016京津冀协同发展正定论坛在石家庄举行。本次论坛由民建北京市委、民建天津市委、民建河北省委联合主办,河北经贸大学承办,民建石家庄市委、京津冀协同发展联合创新中心协办。论坛主题是贯彻“五大发展理念”,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陈昌智出席开幕式并致辞,中共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统战部部长范照兵致辞,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民建河北省委主委秦博勇主持开幕式。

  着力解决城市群规模结构优化与养老服务一体化

  ■辜胜阻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

  京津冀城市发展主要讨论两个问题,一是城市群规模结构如何优化,二是城市群公共服务如何一体化。

  在城市群规模结构优化方面,我国城镇化发展中突出的问题表现在:一是过度依赖特大城市而不是城市群,世界上增速最快的特大城市北上广深在十年内扩张50%,城市发展过程中因人口过密会导致资源紧张、环境污染、交通拥堵等大城市病。二是小城市是城镇体系的最大短板。我国城镇发展呈现出数量多、规模小、人气弱以及发展效率低等特征。

  城市群应该成为未来城镇化发展的主体形态。新常态下小城市是疏散大城市部分功能的承接平台,担负着农业人口转型、农民工市民化的任务,也是老年农民工养老的退路。在城市群建设方面,要补足短板,大力发展新生的中小城市,诸如通过完善创业扶持、培训提升农民工创业能力、合理承接产业转移、完善多层次住房体系等推进就地城镇化。

  在城市群养老服务一体化方面,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

  京津冀三地协同发展养老服务存在着养老需求和供给的错配、缺配,三地养老保险制度、医养结合的制度机制还不完善,养老资源互补和利益共享的协调机制尚未理顺和建立等问题,三地协同发展养老服务非常紧迫。

  推进京津冀养老服务发展要遵循以下几点原则。

  一是将市场力量与政府力量相结合。二是三地社会养老服务资源共建共享。三是确保养老服务质量,坚持消费者利益至上。

  此外,京津冀协同发展要做好三大关键改革。一是推动要素市场一体化改革,即推进金融市场一体化、土地要素市场一体化、技术和信息市场一体化等。二是构建协同发展的体制机制,包括建立行政管理协同机制、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机制、生态环境保护联动机制、产业协同发展机制、科技创新协同机制等。三是加快公共服务一体化改革,要建立区域统一的公共就业服务平台和劳务协作会商机制,落实养老保险跨区城转移政策,统筹三省市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等。

  北京产业疏解应做到“破”与“立”兼顾

  ■王永庆 民建中央副主席,民建北京市委主委,北京市政协副主席

  产业一体化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实体内容和关键支撑。如何使北京在产业疏解过程中,既实现首都非核心功能的疏解,又有效实现首都产业结构的升级,这是我们关注此次产业疏解的核心问题。

  当前,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虽然实现了良好开局,但随着产业疏解工作的进一步深入,面临着诸多难题和挑战。

  一是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尚处于起步阶段,各类要素向北京集聚的态势尚未发生根本改变,存量功能分领域疏解方案和支持激励政策尚需加快制定,央地协同推进调整疏解的力度还需加大。二是北京周边津冀地市承接北京市功能疏解和产业转移的热情较高,规划的承载地比较多,布局相对分散,产业选择趋同,同质化竞争明显。三是产业转移、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和创新发展能力提升衔接不够紧密,区域产业协同创新体系有待健全,区域内技术承接能力不强。四是产业协同发展的体制机制亟待建立,产业分工协作的内生动力不强,科学合理的产业分工协作机制尚未建立;区域内统一开放的要素市场体系尚未形成,市场信息资源共享不够。五是京津冀三地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存在一定差距;承接地在用地指标存在不足,首都周边地区与北京产业层次落差大,产业配套能力有限,短期内难以形成与京津产业紧密性的链型联接。

  北京市疏解非核心功能,既要立足于确保首都核心功能的战略定位,又要兼顾起支撑北京未来发展的产业支撑力,这两者不可偏废。为此,我们有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抓手推进非首都功能产业疏解。把疏解非首都功能产业作为北京当前的重要结构调整,坚定不移地“瘦身健体”,减少无效供给。二是聚焦打造一批产业转移承接重点平台。紧扣北京非首都功能产业疏解重点领域和津冀两省市功能定位,以构建“4+N”产业合作格局为重点,集中力量打造一批定位明确、特色鲜明的科技创新平台和产业合作平台,推动非首都功能产业精准转移,集聚发展。三是加快推进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坚持把协同创新作为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率先突破的重要抓手,以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促进产业对接转移,实现产业转移与产业升级有机统一。四是进一步完善产业转移承接配套政策。五是着力培育产业转移发展内生动力。

  北京市的产业疏解究其本质而言,是北京市这座城市整体性实现结构升级的一次历史性机遇:“疏”就是打造北京的新空间;“立”就是打造北京的新生命。今后,北京市应该通过加速深化供给侧改革,进一步发挥其首都的核心功能,为尽快实现世界级城市的目标而努力。

  京津冀协同发展应以地区品质为中心

  ■杨开忠 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区域科学学会会长

  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可以用“度、能、位、体、质、序、善”七个字来概括。 “度”,即自由度,增进京津冀对内对外人口迁徙要素流动或商品贸易的自由度。 “能”,即功能。以全面创新为驱动力,以疏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为重中之重,创新区域功能,优化区域分工。“位”,即区位,优化节点、轴线、圈域的布局,打造一核双城三轴四区多节点的世界级城市群的区位布局。 “体”,即协调人口经济布局与资源环境承载力的关系,实现疏密有序的空间开放。 “质”,即品质,提升京津冀地区的品质。 “序”,即发展的时序。 “善”,即优化区域治理结构,实现京津冀地区的善治。从七个字框架来看,在过去几年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实施工作中,大家比较注意“能、位、体、序、善”这五个字,相对来讲对“度”“质”注重不足、不系统。京津冀协同发展必须把全面提升地方品质放在中心目标或关键的基础位置上,实施全面地区品质战略。

  实施全面地区品质战略,京津冀地区要坚持全成员、全要素、全过程、全时空协同的原则。在这样的原则下重点抓好四项工作。

  第一,把京津冀地区建设成国际一流的消费中心。不可贸易品的数量、类型、独特性越来越决定一个地方的魅力或竞争力。建议把消费提高到决定一个地方竞争力的战略高度上来,大力培育各具特色的智慧消费型城、镇、乡、村,使我们这个地区成为国际一流的消费型城市区域。

  第二,纠正长期以来重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轻消费性服务业的倾向。建议以旅游休闲、健康服务、教育、文化、创意服务为龙头,大力发展包括个人服务、公共服务在内的消费性服务,增加消费性服务的数量种类和独得性。

  第三,大力改善自然和人文环境,建设多元、包容、开放、美丽的京津冀。既要大力修复或改善生态环境,又要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以创造历史追求艺术精神规划、设计建设或管理好不同尺度的建筑环境。

  第四,全面改进京津冀的流动空间。建设高敏捷、高速的流动京津冀。速度已经成为一个地方魅力或竞争力越来越重大的因素。例如,运输速度,把新思想转化为产品的速度、对生态环境变化的反应速度等。好的创意为什么不落户在河北,而落户北京、上海、长三角、珠三角呢?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河北把新的创意转化为产品这个速度太慢了。

  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

  ■黄群慧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京津冀协同发展智库主任、研究员

  京津冀的协同发展是处于不同工业化阶段的区域之间的协同,不同经济现代化水平的区域之间的协同,如果不在体制机制上进行大的创新,真正在2020年实现“产业联动发展取得重大进展,区域差距缩小,初步形成协同发展互利共赢的新局面”还任重道远。

  具体而言,无论是处置“僵尸企业”、过剩产业“去产能”,还是房地产市场“去库存”,无论是利用金融创新“去杠杆”,还是从工业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人工成本、税费负担、财务成本、能源成本、物流成本等各方面“降成本”,以及发展先进制造业等高新技术产业“补短板”,都要在京津冀三地统一协调,三地“一盘棋”,整体作为一个产业生态系统考虑和规划。我认为应从积极推进交通一体化建设入手,推进三地产业对接和生态环境保护,最终构造一个新的产业生态系统。

  中央要进一步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加大对河北经济发展的支持。一是加大中央对河北的转移支付力度,在具体操作上,可考虑加大对河北增值税的返还比例。二是建立北京、天津横向向河北转移支付的制度,可考虑将北京、天津每年新增财力的5%左右转移给河北省。三是在建立跨区域税收分享制度、土地占补平衡制度建设方面向河北进行倾斜。四是供给要素市场建设方面向河北倾斜,这包括在技术市场建设方面,以北京天津政府为主出资建立科技创投基金或者技术交易市场,对三地所有企业一视同仁服务;在人才市场建设上,对于在河北工作的人才采取更加灵活的管理机制和更大力度的激励机制;在金融市场方面,可以考虑研究由三地共同投资设立京津冀区域开发银行,在银行股份、支持项目等方面给河北省相应的优惠。

  科学定位北京工业,保持工业稳定增长。随着新工业革命的加速发展和产业融合趋势不断深化,工厂形态也日趋多元化,不同行业的工业生产形式差异巨大,工业生产价值链环节全球分工成为一种常态,新型工业业态不断涌现,工业完全可以是土地集约、绿色高效的产业。因此,京津冀协同发展不能够简单地理解为北京不能够发展工业。

  未来北京的工业发展战略一是直接关闭淘汰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高污染、高排放产业,转移那些占地面积大、低端劳动力聚集多、技术含量低的工业产业和产业链环节,更重要的是,通过技术创新改造提升保留下来的产业和培育发展新兴产业,使北京工业结构“高精尖”化。

  京津冀协同发展应重视环保标准

  ■左海聪 民建天津市委法律委员会主任,南开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

  京津冀三地环保标准悬殊,环保标准差异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要实现三地标准的统一,津冀面临巨大的环保压力。二是京津冀地方环保标准的高低并不意味着北京、天津、河北呈依次递减的梯队。三是近年来河北省在环保行动中可谓重拳出击,取得了显著成果。

  京津冀地方环保标准的巨大立法差异,不仅会间接助长污染源或污染物跨区域转移问题的频发,而且也对三地之间污染防治与监管的联动造成了严重阻滞,进而影响区域间环境权利的公平享有。

  我认为,京津冀统一环保标准的难点及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城市发展水平的不平衡性增加了统一环保标准的复杂性。京津冀经济发展水平极不平衡是导致三地统一环保标准困难重重的根本原因。

  第二,可持续发展理念与环境保护行动无法有效对接。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二者之间的选择、平衡和徘徊,使得环境保护目标的实现推进缓慢。公众环境意识的水平仍然不高,需要努力提升全民环保意识。

  第三,缺乏必要的环保协作法律机制。首先,地方环保标准的制定主体是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与此同时,三地的环境政策制定机关并没有形成常态化的交流协作机制、信息共享机制,缺乏行之有效的治污决策支持系统和协作平台,致使在地方环保标准制定过程中缺乏沟通互动,标准建设差距明显、参差不齐。

  因此,统一京津冀环保标准需要做到以下几方面。

  首先,采取措施推动三地环境信息监测的一体化和公开化。

  其次,在国务院环保主管部门下设立京津冀环境监管机构,以便对三地环保行为形成有效监管。

  与此同时,应当建立环境保护定期检查制度,对污染行为、致污企业不留情分,对环境治理不留死角,持续保持严厉打击环境违法的高压态势。尤其是应当建立污染源动态数据库,完善“一厂一档”环境管理制度,强化执法的科技手段。

  再次,建立京津冀环保联合执法机制。尤其是要统一三地的执法标准和尺度。执法标准和尺度不统一很容易造成执法风险,北京、天津、河北各方应当通过协商并统一相关执法的规章制度和管理措施,形成一致的执法标准和尺度。

  力补“两块短板”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武义青 河北经贸大学副校长,民建河北省委副主委,石家庄市政协副主席,民建石家庄市委主委

  京津冀区域具有极其的特殊性与复杂性。京津冀城市群与长三角城市群比较,一是经济发展水平较低,二是城市群内部发展极不均衡。动态看,河北城市与京津两市发展差距过大,并呈继续扩大趋势。因此建议,促进区域协调发展须加长“两块短板”。

  第一块短板是西北部生态涵养区,特别是“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区。对第一块短板,由生态受益区和中央政府进行生态补偿,生态环境共建共享。

  “西北部生态涵养区”经济密度最低,仅为“中部核心功能区”的5.66%,目前仍有22个集中连片特困县,而该区系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的主体,因此,要加快生态扶贫力度。仅仅在贫困地区进行生态保护,发展生态经济,并非生态扶贫。只有承认并界定生态环境支撑区的生态价值,由生态受益地区和中央政府进行价值补偿,才是生态扶贫。生态扶贫并非施舍,而是合理补偿。

  第二块短板即南部功能拓展区。对“南部功能拓展区”,要加快培育新经济增长极。

  打造京津冀城市群,河北缺少自己的战略支点,这个支点应该在哪里?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在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上具有优势,并且机场、高铁、高速交通便利。石家庄应增强辐射带动功能,加快建设现代化省会城市,努力把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做大做强。《河北省现代服务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现代服务业空间布局,强化“一极”——石家庄作为京津冀现代服务业发展“第三极”;打造“一环”——环首都现代服务业集聚高地;隆起“一带”——沿海现代服务业隆起带;提升“一区”——冀中南现代服务业发展提升区。

  应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契机,把石家庄打造成为贸易便利、业态高端、功能完善、服务京津、辐射全国的现代商贸物流中心城市,成为京津冀区域历史文化名城和重要旅游目的地。集中布局发展金融、商贸、科技、会展、交易、电子商务、现代物流等高端服务业,提升发展健康养老、文化创意、休闲旅游、信息服务等特色服务业,发挥现代服务业发展示范引领作用。

  除此之外,还应倾力打造“两个增长极”,一是滨海发展区,二是京南示范区;重点培育“一村一庄”,一是中关村科技创新高地,二是石家庄滹沱河北岸新经济发展高地。同时还应注意避免马太效应加重,落入中低收入陷阱和大城市病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