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引导基金或导致价格信号失灵

  “发展政府引导基金,是实施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举措,目的是引导和带动社会资本‘补短板’,投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

  但庞大的基金层也造成了宏观统计的失真和价格信号的失灵。

  “传统上我们关注金融风险,更多的是看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但是有了一个庞大的中间基金层的时候,光看企业的负债率就不够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庆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专访时说。

  本报记者查阅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历史数据后得知,2013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 58.1%,2014年负债率为56.8%,2015年负债率为56.2%,截至2016年8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56.4%,虽然略高去年全年水平,但比上年同期下降0.6个百分点。可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呈现逐年下滑的趋势。

  吴庆说:“我们搞宏观的人发现有一个难解释的地方,中国的负债增长得很快,但看企业的负债率提高得并不快,就是因为基金太多了,而且搞了多层的基金。基金把负债变成了资本金,资金也有负债表,它的负债端有很多都是债务,但因为这些基金的存在,资产端很多就变成股权了。这些基金实际是把资金的来源端和企业端给隔开了,那么大方向是资金来源流向了企业,但由于基金在中间隔离了一下,基金把出资人认为是债务的资金转变成了股权资金,企业得到的钱里相当一部分就变成了股权,股权增加的同时,债权也在增加,从企业层面看,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并没有提高。如果一切都好,经济增长可持续,各个产业都很平稳和健康,这种状况不会有问题。”

  统计是“社会的温度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金融官员认为:“政府引导基金实际上是扭曲了价格调整的信号,地方通过这种基金替换银行贷款,导致国家通过货币政策调整宏观的手段失灵。比如制造业要解除2000亿元贷款,如果都是制造业的产业基金,募集1500亿元,人民银行账上是调整了贷款2000亿元,到地方只有500亿元,另外1500亿元通过地方产业基金给贴进去了,那就会造成宏观政策判断失误。”

  统计数据的失真的确会给决策造成影响。而因为统计数据失真导致出现经济及社会问题的例子就在身边。希腊出现政府债务危机,其中一条就是经济统计数据失真。

  如何降低统计失真的概率,是伴随政府引导基金几何式爆发增长所应该考虑的新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