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面“紧平衡”持续 银行与非银机构感受明显分化

  昨日(12月1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继续全线上扬。Wind数据显示,10年期国债主力合约(T1703)收盘下跌0.64%,报98.185元;5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F1703)下跌0.34%,6月22日以来首次收在100元下方,报99.785元。

  昨日,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净投放50亿元,连续第二个交易日净投放,但较前一交易日的900亿元大幅缩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与Shibor和国债市场表现不同,截至昨日收盘,银行间市场存款类机构质押式回购(DR)加权平均利率则全线回落。此外,尽管近期DR利率整体仍在走高,但有统计数据显示,最近几个月银行间全市场质押式回购利率(R)之间的利差正在扩大。

  光大证券固收研究团队在一份研报中表示,最近三个月以来,DR007利率的均值正缓慢抬升,但每个月的高点并没有上行,凸显央行“紧平衡”的态度。当前,银行间市场资金分层现象越来越清晰化,这使得在同一市场中银行与非银机构的感受出现明显分化,后者很可能已经开始感觉“痛苦”。

  ●11月开展SLF285亿

  尽管已经完成跨月,但Shibor还是在12月首个交易日收获了第16次全线上涨。与此前不同的是,此次由1个月期Shibor以2.33个基点的幅度领涨,而隔夜和7天期Shibor在各期限中涨幅最小,分别上涨0.9和0.6个基点。

  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1日收盘,10年期国债主力合约(T1703)下跌0.64%,报98.185元,盘中一度跌至98.115元;5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F1703)收盘下跌0.34%,6月22日以来首次收在100元下方,报99.785元。10年期国债收益率并未随着国债期货的下跌而继续上涨,反而下跌3.45个基点,至2.9271%,但仍在2.9%上方。

  从公开市场操作来看,央行1日分别开展了1000亿元规模的7天期、500亿元的14天期和200亿元的28天期逆回购。由于当日有1650亿元的逆回购到期,所以日净投放为50亿元,较前一个交易日大幅缩水。此外,12月2日仍有2400亿元逆回购到期,本周累计到期逆回购为9400亿元,无央票和正回购到期。

  此外,央行12月1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1月,央行对金融机构开展常备借贷便利(SLF)操作共284.69亿元。此外,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共7390亿元,对三家政策性银行净增加抵押补充贷款(PSL)共355亿元。

  截至11月末,SLF余额为278.14亿元,MLF余额为27358亿元,PSL余额为20111亿元。

  从银行间市场交易情况来看,12月1日的市场紧张情绪较11月30日有所缓解。Wind数据显示,银行间市场存款类机构质押式回购(DR)加权平均利率全线回落。其中,DR001下跌9个基点,至2.3172%;DR007下跌2.03个基点,至2.6560%;DR014下跌54.55个基点,至3.3714%;21天期以上品种下跌幅度普遍较高。

  ●R007与DR007利差扩大

  光大证券固收研究团队在一份最新研报中表示,从2015年三季度以来,随着非银机构的杠杆化,R007与DR007之间的利差出现了趋势性扩大,银行间市场资金分层的现象越来越清晰化。2015年8月,R007与DR007之间的利差均值仅为2个基点,而至2016年11月已扩大至24个基点。资金的分层的结果是,在同一市场中,银行与非银机构对资金的感受明显差异化,在“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非银机构的感受很可能已经开始“痛苦”。

  实际上,《每日经济新闻》近日在采访中也了解到,同样是对于近期资金面的紧张状况,银行机构人士更多的愿意用“紧平衡”来形容,并称“并非市场中借不到钱,而是借钱的成本提高了”。

  根据光大证券固收研究团队的数据,11月DR007利率的均值为2.46%,略高于9月(2.41%)和10月(2.44%)的水平。

  有意思的是,DR007利率近几个月的高点正在逐渐下移:11月DR007利率的高点为2.68%,略低于10月的高点(2.69%),而10月的高点也低于9月的高点(2.75%)。事实上,随着DR利率均值的逐步上行,R-DR(两者之间的利差)上行的速率会加快,这个现象最近几天中非常明显。

  “我们认为,R-DR的上升是正反馈效应和月末效应综合作用的结果。”上述固收研究团队称,在资金紧张的交易日,非银机构需要利用市场上有限的资金供给平掉头寸。由于头寸管理是刚性需求,因此基本没有对利率的弹性。在这种情况下,利率更有可能被抬高。升高的利率又会使非银更为恐慌,从而用更高的利率平掉头寸,这就形成了“正反馈螺旋”。而当预期资金紧张或不稳定时,银行会则增加其预防性备付,相应减少融出资金的规模。银行融出规模下降必然会造成资金紧张,进而强化市场对于后期资金紧张的预期。

  对于当前资金面相对紧张的状况,多数分析师预期,若央行而仅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进行调节,资金紧张的状况至少会持续至明年春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