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普遍预计明年中国经济增长6.5%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在即。近日,众多金融机构相继发布了对于中国明年宏观经济走向的预测。

  在采访过程中,证券时报记者感受到,市场对明年经济持续探底预期强烈,对经济增速普遍估值接近6.5%。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基建投资被认为是明年“稳增长”的重要因素。

  预测值接近

  6.5%“政策底”

  各大投行对2017年实际GDP增长预期主要在6.5%附近。中金公司略高为6.6%,中信证券、兴业研究、方正证券等预计为6.5%。外资金融机构中,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同样给出了6.5%的增长预测。瑞银、摩根士丹利为6.4%。中银国际预期相对悲观为6.3%。

  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了“两个翻番”目标,即到2020年,实现GDP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部分市场机构据此认为,GDP年均增长6.5%附近为经济增长的“政策底”。

  对此,中银国际对记者表示,中国“十三五”规划目标是基于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潜在增速有所下行背景下的预期而设定的。GDP年均增长6.5%是“预期性”指标,并非约束性。

  中金公司认为,从总需求来看,预计2017年消费对整体GDP增速的贡献将明显高于2016年,外需有望温和复苏。行业方面,制造业同比增速将保持稳定,其中消费类产品增长有望加速。

  瑞银对记者表示,明年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一方面从消费来看,消费和服务业良性稳健的势头将继续保持。另一方面,瑞银认为明年的财政政策仍然是对增长的支持力度非常大。基础设施建设固定资产投资方面仍然有18%以上的增幅。

  无论是6.6%还是6.3%,从趋势来看,各大投行仍判断经济处于探底周期中。不过据中信证券观察,多项经济指标一致性预示,中国经济距离底部已经一步之遥。

  预期CPI增速

  保持温和

  各大投行预期2017年CPI估算值在1.6%~2.5%之间。摩根士丹利预测值相对较低,为1.6%。该机构预期中国CPI将轻微扩张,但随着周期性增长放缓,2017年将继续承压。中金公司预计1.7%。中银国际和德意志银行的预测值较高,为2.5%。汇丰银行预计,尽管持续的通货再膨胀,CPI通胀率2017年能够保持稳定,增幅低于3%。

  中金公司预计,2017年食品价格涨幅相对较低,而短期内服务和居住价格可能继续受房价上涨滞后效应的推动而继续走高。2017年全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可能进一步回升至1.9%,但其上升幅度远逊今年。

  中银国际对记者表示,2.5%预测主要是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宽松货币政策对于物价的传导和显现有滞后性。二是大宗商品价格,考虑到今年基数较低,明年同比还会有明显上涨。

  国际上通常把CPI涨幅达到3%作为温和通货膨胀的警戒线。预期值均低于这一警戒线,说明大家较为一致预期,2017年将保持温和通胀水平,能够控制在合理水平。

  积极财政取代货币刺激

  10月28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

  近期,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全面上行,给出了资金面偏紧的信号。瑞银认为,这一方面因为近期政策偏好略有转紧,转向担心资产泡沫和防范风险,市场对于货币政策产生了略紧的预期;另一方面在于美国大选之后,美元走强,使得资金面比较紧张。这个局面在明年可能不会有明显好转。

  不过高盛/高华对记者表示,收紧政策取向将是短期的,最终政策将在这些目标和“稳增长”目标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鉴于经济稳增长需要,在货币政策有所收缩之下,进一步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似乎众望所归。

  中银国际预计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财政赤字将从今年GDP的3%到明年上升至3.5%;其次是刺激地方政府的债务置换计划进一步推进。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规模2017年预计还将超过4万亿元水平。

  瑞银也预期,政府将推出更多财政政策,并预计信贷增长将持续强劲,以支持财政支出和整体增长。而为了避免释放宽松信号,央行或将保持基准利率不变,而可能继续使用其他工具对银行间市场提供基础货币流动性。

  期待深化改革

  2016年是供给侧结构改革深化的一年,2017年这一态势有望延续,经济周期完成“出清”和经济动能实现转换仍然是明年中国经济改革的重要方向。

  中银国际表示,过去两年去产能主要集中于煤炭、钢铁行业。有关行业提出了3~5年内缩减产能10%~15%的目标,相信明年会按原定计划推进。未来,在取得了良好的改革实践经验后,政府也将会陆续推进其他行业的去产能。

  在“提质增效”方面,中信证券认为,主要在国企改革、对外开放、金融改革等领域展开。中金公司预计,国企改革可能会在以下方面有所进展:推进混合所有制试点以提高国企效率、建立国企市场化的退出机制,以及放开“竞争类”行业的民企准入。

  高盛/高华建议,改革需要更加聚焦和有侧重点。最主要的是给经济营造一个更好的市场化环境,既包含了企业运行的市场化,也包含政府调控方法的市场化和在执行层面建立完备的法律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