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I创2年来新高 小企业经营状况明显不如大中型企业

  经济企稳迹象明显,企业对采购、生产、市场景气度的信心正在持续好转。

  继上月制造业PMI跳涨0.8个百分点以后,11月这一数据再次上升0.5个百分点,达到51.7%,创下2年以来的新高。

  分项指标中,除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有所回落外,其他指标全面改善。其中生产和新订单两大指数分别连续4个月和2个月在位于零界点上方之后继续扩张,企业正在积极地回补原材料库存。在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形势下,新出口订单指数更是创下两年多来的新高。

  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以及由此而来的PPI转正是近期PMI大幅反弹的主要原因,然而原材料行业景气度的回升给下游行业增加了成本压力,不同行业间分化明显;而在以基建、房地产为主的稳增长政策效应中,参与方与受益方以大中型国企为主,不同规模的企业之间分化非常明显。

  PMI持续走高乏力

  12月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1月份制造业PMI为51.7%,比上月上升0.5个百分点,升至两年多来的高点。

  五大分项指标中,生产和订单正在大幅扩张,从业人员与原材料库存两指标虽仍在荣枯线下,但降幅持续收窄,表明制造业企业用工量正在回升,企业开始回补库存。

  中国社科院工经所工业运行研究室张航燕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近三个月PMI出现了明显好转,这既有政策落地的效应,也有市场回暖的因素。

  她表示,“三去一降一补”以及稳增长政策从制定到产生效果需要一定的时间,随着各项政策的落地,其效果正在释放,这拉动了PMI的上升,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生产指数的持续回升。数据显示,11月生产指数为53.9%,比上月上升了0.6百分点。

  而市场回暖表现最明显的就是分项指标中的新订单指数,11月这一数字为53.2%,比上月上升0.4个百分点,供需两旺之下,生产与新订单指数均创下近两年来的新高。

  交通银行金研中心连平团队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进入11月,各项政策效果已经并将继续释放,基建投资项目在加快落实,带动需求改善和制造业生产的加快。11月六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约58.5万吨,比10月增加了3.8万吨,生产性能源消耗在大幅增长。

  此外,工业企业利润增长提速、工业产品价格回升也促进了制造业景气度的改善。

  张航燕认为,价格的回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PPI的转正,继今年9月份PPI结束了54个月的负增长之后,10月份这一数据已经攀升至1.2%,这提振了制造企业对未来的信心。

  “第二是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煤炭、钢铁企业都是根据产品价格来判断自己行业的景气度的,伴随着前期的限产措施,以及工业和生活需求的明显改善,煤炭等原材料价格出现了大幅上涨,这是带动PMI上涨的主要原因。”

  库存方面的数据也在好转。张航燕表示库存分为产成品库存与原材料库存。11月产成品库存指数为45.9%,环比下降了1个百分点,这表示出需求回暖,去库存在加快;而原材料库存则上升了0.3个百分点,达到48.4%,刷新2015年9月以来的高点,这说明企业正在积极地补库存。

  在此背景下,11月的采购量指数为52.9%,较上月回升0.5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回升,并创下2014年8月份以来的新高。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高频数据显示港口铁矿石、煤炭库存都在增加,显示企业生产意愿上升,部分行业进入了主动补库存阶段,这有望在中长期拉动经济回暖。

  值得注意的是,出口也出现了大幅改善。11月新出口订单指数为50.3%,高于上月1.1个百分点,回升至临界点以上,并创下2014年8月份以来的最高值。

  张航燕表示,人民币汇率调整有利于外贸企业的出口,但其调研发现,不少企业对于汇率的大幅波动无所适从,一些进口较多的企业更是受到较大的负面影响。

  从中长期看,张航燕认为,经济基本面并不能支持PMI的持续大幅上涨。

  “GDP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在6.7%徘徊了,权威人士也预测,长期的经济走势是一个L型,我们更关注的是,什么时候PMI能够在中长期企稳,在新旧动能换挡的当下,PMI不具备反转式上升的条件。”

  在她看来,PMI是一个先行指标,其波动对实际运行起向导作用,但未必代表将来的经济运行一定会明显好转,“比如近三个月PMI是在大幅好转的,但相对应的工业增加值却只是一个企稳的状态。”

  连平团队同样认为,制造业去产能和去库存压力在较长时间内依然存在,难以大规模扩大生产,制造业PMI持续走高的可能性不会太大。

  行业与规模企业分化明显

  在对企业实地调研过程中,张航燕最大的感受是,不同行业、不同企业对未来的预期分化非常明显。

  “首先是不同规模企业的分化,大中型企业、一些资源垄断性的大国企,其生产、手持订单等状况明显较好,然而更多的小型企业,其经营状况仍然非常艰难,成本等方面的压力非常大。”

  分企业规模看,11月大、中型企业PMI为53.4%和50.1%,分别比上月上升0.9和0.2个百分点,均高于临界点;而小型企业PMI则仍然为47.4%,低于上月0.9个百分点,继续位于收缩区间,而且降幅有所扩大。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在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上刊登的解读文章指出,小型企业生产经营状况仍明显不如大中型企业。

  这种此消彼长可以反映在官方PMI与民间PMI的差异上:与官方数据大幅上扬不同的是,11月财新制造业PMI则出现了0.3个百分点的回落,而后者的样本多为中小企业,轻工业和服务业企业占据了较大比重。

  为何会出现这种分化?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整体上看今年经济的推动力来自于基建与房地产。其中,基建是由政府、国有企业推动的,不是中小民营企业推动的。房地产带动的主要是钢铁建材、建筑等行业,后者也大多是大中型企业。经济放缓的背景下,中小型企业会主动或被动收缩业务,大企业则在政策效益下逆势扩张。

  而从所有制来说,牛犁表示,民间投资一直在低位徘徊,国有控股企业投资增速更快,而后者也以大企业为主。

  国企的运营在近期出现了明显好转,财政部11月2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份国企利润开始转正,扭转了从2015年初开始的持续负增长态势。

  张航燕表示,另一个分化是原材料等行业出现明显好转,但原材料下游的其他行业则面临更大的压力。

  今年以来,以煤炭、黑色金属为代表的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上涨,这也带来了相关行业利润的明显改善。今年前10个月,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实现利润573.1亿元,同比增长112.9%;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实现利润1381.9亿元,同比增长227.4%;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利润为1213.9亿元,同比大幅增长310.2%。

  然而,另一些行业则面临着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涨的压力,处境更为艰难。

  山东一位钢铁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煤炭价格的飙升大幅侵蚀了钢铁行业的利润,“炼钢的焦煤、焦炭价格上涨的幅度比钢价要大得多。成本一直在上升,不少厂白忙活了好几个月也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