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沿岸中心城市共议 长江经济带“生态账”:“账好算,但账难结”

  长江新棋局

  目前落实长江经济带规划的最大压力在于沿长江周边的重化工园区的有序退出,亟需顶层设计提供一个大家认可的退出途径。诸多城市市长在发言中认为,生态领域的合作显然需要更高层次的协调。

  长江沿岸中心城市经济协调会第十七届市长联席会议12月1日在南京召开,这是《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出台后,该区域协作机制的第一次会议。

  本次会议的最大背景是中央对长江经济带战略思路的重新部署,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现场的采访来看,“生态压倒一切”、“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观念已然形成,成为了各城市推动经济发展中的共识。

  南京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刘以安认为,在下一步推动长江经济带的发展中,保护和修复长江生态环境要摆在压倒性的位置,为此,建议成员城市以长江为核心,在生态保护、绿色发展、融合发展、合理开发、节约发展等领域开展战略合作。

  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副司长郑剑在做长江经济带规划解读时认为,长江经济带战略带来新一轮发展机遇,地方政府在贯彻时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

  强调生态保护已经成为共识,但当天下午的分组讨论会上,诸多城市市长在发言中认为,生态领域的合作显然需要更高层次的协调。

  宁波市政府副秘书长张霓认为,经过多年的发展,在区域环境污染联保机制上,面对重大事件的应急已有经验,但常态化的联合防治仍需努力,因为空气的改善是局部付出了代价。

  “从宁波的一个实践看,主要在于立足本区域进行立法,难点在于生态补偿机制”,张霓表示,因为这做起来很难。在上海周边的城市,其空气管控区域对接上海。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舟山市副市长黄国华的赞同。黄在发言中表示,舟山按照国家指示,致力于打造世界级的石化产业集群,但一些项目上马需要得到上海以及周边兄弟城市的支持。

  无锡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黄钦认为,按照长江经济带战略,水、空气的治理是流域性的,因此一定会涉及不同行政辖区的协调问题,“你不能上游过来的是四类水,要求我出去的是三类水标准,实践中可以做到,但付出了较大的代价”。近几年来,无锡从太湖流域周边一共迁出了近2000家企业,流域村庄每年获得的生态补偿金在8亿元左右。

  就此,合肥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韩冰就在发言时提出,“让兄弟城市自己去谈生态补偿,相互之间账好算,但账难结。”主持会议的上海市副秘书长吴建融针对此认为,环境保护税的开征可在此问题上进行协调与平衡,也建议国家层面进行顶层设计。

  事实上,目前落实长江经济带规划的最大压力在于沿长江周边的重化工园区的有序退出,亟需顶层设计提供一个大家认可的退出途径。

  区域协调中的另一难点在港口物流资源之间的信息共享。

  这是因为,各成员城市都因为有长江岸线和港口,因此都各自开发了江海联运、铁水联运的综合信息平台,但因系统不同,相互之间的电子化衔接成为障碍,信息共享机制难以形成。一位副市长指出,很多企业反映还需要人工现场指挥,降低了物流的效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多位城市市长都建议上海更好发挥国际航运中心的作用,研究对接航运物流的综合信息系统平台,避免重复建设,尽快形成技术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