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稳外贸 谁将接棒笔记本电脑产业?

  在经历了由笔记本电脑推动的重庆外贸增长“神话”后,这座经济增速连续数季度保持全国第一的城市,正在寻找外贸经济的新支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重庆市近期出台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促进外贸回稳向好的实施意见》(下简称《实施意见》)中,共推出了与外贸经济有关的17条举措,其中包括“提高加工贸易在进出口中的比重”、依托渝新欧“发展总部贸易和转口贸易”等。

  但重庆工商大学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廖元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笔电产业后,哪一项产业能够真正接棒成为重庆外贸经济主力,现在尚难以判断。

  笔电产业天花板已至?

  近期由重庆市社科院等机构联合发布的《重庆经济景气报告·2016年》认为,过去对重庆外贸拉动巨大的电脑产业,在经历了高速发展期后,其增长空间有限,影响经济后续爆发力。

  2010年至2014年,在笔电产业的推动下,重庆的进出口贸易增长迅速,但2015年后数据开始掉头向下,2016年1-2月的笔电出口额为124.22亿元,同比增速-43.1%,尽管3月降幅有所收窄,但增速仍然为-34.5%。而到了2016年三季度,重庆市的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12.6%,其中出口2158.51亿元,下降20.7%。

  就笔电产业现状而言,重庆大学经济学教授姚树洁认为,现在全球性需求出现饱和,加上手机的广泛应该和智能终端的不断升级,已经可以替代电脑的一些基本功能。

  就笔电产业在重庆外贸中的占比过高的问题,姚树洁表示,过度依赖某一个产业,尤其是增长空间较小的产业,给当地经济带来相应的风险。

  “这种风险往往不是因为贸易的便利化问题那么简单,而是整个市场的需求出现饱和。另外,武汉、苏州、郑州等地的笔记本电脑生产,本来也是重庆的重要竞争对手,在市场容量一定的情况下,这种竞争必然产生挤兑作用。”

  因此在笔电产业增长空间受限的背景下,需要找到外贸经济发展的新支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实施意见》中,重庆将“培育黄金珠宝等高端饰品的产业转移”,以及“提高加工贸易在进出口中的比重”放在了显著位置。

  事实上,早在2014年,重庆市政府便召开了高档饰品加工贸易专题工作会议,要将高档饰品加工贸易打造成为重庆经济新的增长点。

  为此,重庆市还提出打造“2+3+6”的发展体系,“2”即生产制造和贸易两大集群,“3”即围绕金银饰品、钻石、彩宝“三大品类”,“6”是构建原料供应、检测鉴定、生产加工、产品营销、金融服务、政策支持等“六个体系”。

  但廖元和称,重庆在黄金珠宝产业上有一定的基础,但是否该产业能够如笔电产业一样,有着较高的附加值以及产业链聚集效应,还值得观察。

  对于重庆外贸经济的未来发展,重庆市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主任李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外贸方面,首先重庆需要守住笔电产业这个“阵地”,继续保持其产量的领先位置。同时,发展可穿戴式设备、机器人、手机产业等。

  “我判断2016年全年重庆的手机产业或达到2.8亿台-3亿台,占比全国手机总产量的20%以上,这是重庆除笔电外,出口方面的一个新亮点”,李勇称。

  渝新欧+自贸区成为新动力

  目前较为确定的是,未来重庆经济发展中,渝新欧、自贸区和中新项目将联合发展。

  如在上述《实施意见》中,特别强调了在重庆的外贸方面,要充分发挥重庆市“三个三合一”(水陆空三个交通枢纽、三个国家一类口岸、三个保税区)开放平台的辐射聚集功能,加快建设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鼓励央企、大型民企、贸易集成商、供应链企业和跨国公司在渝设立采购中心、分拨中心和结算中心,探索“渝新欧+4小时航空”铁空联运,推动欧洲与东南亚地区货物在重庆中转,发展口岸经济,促进总部贸易和转口贸易发展,打造内陆国际贸易分拨、中转、销售、结算中心。

  廖元和认为,依托于渝新欧,以及重庆机场,可以使得重庆成为欧洲与东南亚国家间转口贸易的枢纽,“重庆出发,4小时的飞行时间几乎可以覆盖整个东南亚的主要城市,而渝新欧则是中国与欧洲城市最快的陆路运输方式”。

  同时,在11月18日举行的重庆市商务工作调研座谈会上,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指出,要全力抓好重庆自贸试验区建设,这是重庆明年外贸工作的重中之重,要努力在促进贸易便利化、投资自由化、金融国际化,加强负面清单管理和事中事后监管等方面积极探索,着力推动制度创新、管理创新、服务创新。

  姚树洁称,要有别于其它三个自贸区,重庆自贸区必须有如下特色:

  首先是制度的统一,包括投资、贸易、金融和管理制度的统一和效率。

  其次是利用“渝新欧”班列,使陆上交通贸易更加便利化,促进产业集聚与发展,促进经济区域成片开发。

  再次是打造长江黄金水道上游制高点,主动与成都连成一片,打破区域壁垒,建设成渝经济发展中心,通过规模化和集聚化,把成渝地区及周边的大中城市连成经济增长板块,企业创新板块。争取在5年至10年之内,建成中国第四个极具经济活力的增长极,与珠三角、长三角和京津冀一道,成为拉动区域增长的全国性增长引擎,使之成为全球知名的制造业和高端服务中心。

  “重庆外贸未来如何发展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李勇称,“无论哪一种形式,保持重庆在制造业或服务业上的高端化发展地位,是最关键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