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电商发力: 潜力与瓶颈并存

  “电商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在12月1日举办的“2016中国农村电商消费趋势报告”发布会现场,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信息服务与电子商务研究室主任李勇坚如是坦言。在他看来,近两年中国互联网用户增速基本保持个位数,2016年上半年网络零售增速首次低于30%,原初靠电商总量增长实现的红利已经荡然无存。

  然而,这并非意味电商的穷途。在包括李勇坚在内的多位专家看来,农村电商仍将成为电商的蓝海所在。此外,电商的介入,同样能够帮助农村地区脱贫攻坚,成为农村发展的新引擎。“我国农村金融网络不发达,基础设施薄弱,流通渠道漫长,流通成本高,但这些后发劣势一旦介入农村电商,在实现农村信息化之后,可迅速转化为后发优势。”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指出。

  潜力与瓶颈并存

  毫无争议的是,我国的县域经济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数据显示,我国农村县级行政区划约有2900个,县域人口约9.6亿,占全国总人口的70%;从经济总量角度来看,全国县域经济的GDP总和约占全国GDP的56%;农村县域经济的社会消费总额大概占全国的50%。根据商务部披露的数据显示,2015年农村网购市场规模达3530亿元,同比增长96%,预计2016年全国农村网购市场规模将达到4600亿元,成为零售电商市场新的增长点。

  一方面是市场潜力的提升,另一方面,农村区域还有大量人口未解决上网难题。截至2016年6月,我国网民中农村网民占比26.9%,规模为1.91亿;农村互联网普及率为31.7%,低于城镇地区35.6个百分点,城乡差距仍然较大。

  “当前网购在农村居民中的渗透率仅6.3%,也就是说,农村地区仅有6.3%的消费是通过网络实现的,人均网购仅600元左右,相当于城市网购消费的1/7。”李勇坚指出,“此外,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基础也与城市存在巨大差异。农村网民数量自去年年底的1.95亿下降至今年年中的1.91亿,这与我国网民数量整体保持5%的增长速度是不一致的。农村的互联网普及率也已遇到瓶颈,多年来一直徘徊在30%左右。”

  但同时,李勇坚也提到,农村电商的发展潜力首先体现在农民收入的持续增长上。“现在农民可支配收入已超过1万元,正在向2000美元进发。”其次则体现在农村地区网购的观念变化上。“原先农民很难接受网购,如今的调研结果则显示,将近85%的农民都觉得电子商务是可信的。”在李勇坚看来,未来消费升级的需求将促使农村网购持续增长。

  此外,相较于线下实体店而言,农村网购也更加具备竞争力。在李勇坚看来,无论是农村地区小卖部、集市、庙会、供销社还是商场,都有选品、售后、价格、便利程度等缺陷。“电子商务的选品种类更丰富,售后有保障,购物便利,价格更低,这种商业模式是非常具有竞争力的。”

  农村扶贫新思路

  如今,电商企业在金融、物流方面的布局,也构成了农村电商新的竞争力。在郑风田看来,电商企业对农村市场的介入,反倒令农村地区的部分后发劣势变为后发优势。“以电商为基础的信息红利能够帮助改善农村地区假货横行的现状,并帮助农产品生产者缩短与城市消费者的距离,从而不再一味追求产能最大化,甚至电商企业移动支付体系的搭建,也能够帮助农村企业在金融网络不发达的境况下完成购物交易。”

  电商企业进入农村市场,除去为自身挖掘下一片蓝海之外,同样有望成为农村发展的新引擎。作为“农产品进城”的重要通道,生鲜电商能够助力国家精准扶贫战略。通过以农副产品、生鲜冷链物流为突破口,从而帮助贫困地区优质农副商品摆上城市餐桌。

  今年1月,国务院扶贫办与京东集团签署了《电商精准扶贫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全国开展电商精准扶贫计划。截至2016年9月,超过60个贫困县在京东建立地方特色馆,上线单品超过1万个,每月销售额超过2000万元。

  “其实我国大量贫困地区并非绝对贫困,很大程度上是资源很好,但因为道路、流通和基于等因素,导致了地区贫困。”郑风田指出。他同时强调,目前农村电商最缺乏的是相关人才。

  此外,郑风田建议,各地电商企业应当主动寻找当地企业结合优势项目,与政府共同搭建基础设施平台,从而形成电商企业自身的优势与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