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综合改革呼声趋高专项扣除成焦点

  仅靠提高个税起征点(下称“个税”)就想体现公平已经不可能实现。《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多方了解到,新一轮个税改革的方案意在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税制,最受关注的则是适时增加教育、房贷利息、养老等专项扣除项目,从而降低中低收入者的税负。

  “现在个税‘一刀切’的做法尚欠公平,我希望以后个税能按家庭征收,考虑到抚养孩子、偿还住房贷款等因素,税率适当降低些。”在上海工作的刘文(化名)日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算了一笔账,“我每月交四五百元的个税和社保费用后,实际到手的工资也就6000多元,这笔钱要用来还近6000元的房贷,养孩子每个月要花1000多元,最近妻子又处于半失业状态,整个家里收入只够日常生活,压力很大。”

  正在推进中的个税改革很可能实现刘文的期盼。财政部前部长楼继伟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曾公开表示,个税改革方案已经提交国务院,计划将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法的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审议。

  个税抵扣涉及多个领域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强调,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这体现在当前的个税改革上,就是降低中低收入者个税税负,这也是历年个税改革一直在做的。

  2006年,个税工资薪金起征点由800元提至1600元,并在税前扣除“三险一金”(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2008年,个税起征点进一步提至2000元;2011年,个税起征点提至现行的3500元,同时工资薪金所得9级超额累进税率缩减至7级,月薪四五千元的工薪阶层基本不用缴纳个税。

  此次个税改革将不再采取简单提高个税起征点的方法,因为这种“一刀切”的方法显然尚欠公平。以刘文目前的处境为例,由于妻子工作不稳定,家庭主要收入就是他6000多元的月薪,抚养孩子和还房贷的压力很大。但当前个税制度没有考虑整个家庭的具体情况,包括住房贷款、抚养孩子等成本。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一位熟悉个税改革方案的人士处了解到,未来针对中低收入者的减税方案主要是在现有基本扣除的基础上,考虑增加专项扣除项目,比如子女教育项目、住房贷款项目等,而且是以整个家庭为单位。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楼继伟再次强调简单提高个税起征点并不公平,也不是个税改革的方向,并提出未来将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在综合部分税目基础上实行专项扣除。

  “比如说个人职业发展、再教育的扣除,基本生活住宅的按揭贷款利息要扣除;比如说抚养一个孩子,处于什么样的阶段,是义务教育阶段,还是高中,还是大学阶段,要给予扣除。现在放开‘二孩’了,大城市和小城市的标准,真正的费用到底是多少,也不太一样。不能说大城市就多点,小城市就少点,税法要有一个统一的标准。需要健全的个人收入和财产的信息系统,需要相应地修改相关法律。”楼继伟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表示。

  其实,目前专项扣除项目除了三险一金外,2016年我国已经在北京、上海等31个城市试点商业健康保险个税扣除项目,扣除限额为2400元/年(200元/月),而下一步还将开展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

  在众多专项扣除中,“首套住房按揭贷款利息抵税”最受关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学诞对此表示,这肯定是未来的改革方向,但短期内是否能出台很难说。

  普华永道中国个人税务咨询合伙人张健菁对本报记者表示,房贷利息抵扣个税一两年内出台有一定难度,因为这需要银行等多方配合,制度设计还得兼顾公平。比如美国对房贷利息抵税仅限于两套房子,房贷金额最高不超过100万美元,这是为了防止越有钱的人抵税越多。

  对于医疗、教育等专项扣除,张学诞认为,国家会出台一个统一的扣除标准,而非“实报实销”。

  平衡劳动与资本所得税负水平

  张勇(化名)是上海一家金融机构的员工,税后月入9000多元,缴纳个税1000多元。除了增加专项扣除,张勇也很关心个税改革是否会调整税率级距。

  当前的个税工资薪金所得采用累进税率,2011年取消15%和40%两个档次的工资薪金所得个税税率,扩大了5%和10%两个低档税率的适用范围。经过这次调整,我国工薪所得由九级累进税率调整为七级累进税率,收入越高,税率越高。

  比如应纳税所得额(含税)级距不超过1500元,适用3%税率,超过1500~4500元的部分,适用10%的税率,超过4500~9000元的部分,适用20%的税率。而工薪所得最高个税税率为45%,适用于全月应纳税所得额(含税)超过8万元。

  张勇告诉本报记者,4500~9000元部分适用20%的税率太高了,应该降低些。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告诉本报记者,个税目前的超额累进分级不利于中产阶层形成。随着近些年个人收入增加,2011年取消了15%的税率档次,使得应纳税所得额超过4500元的部分的税率直接从10%跳至20%,这导致中等收入者税负明显增加,现在国家提出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应该考虑对个税税率进行调整。

  此前一位年薪百余万的企业税务总监曾对本报抱怨,自己辛辛苦苦挣得百余万的年薪,却要缴纳40多万个税,而有人炒股一夜暴富挣了几百万元,股票转让时却不用交个税,这确实不太公平。

  这体现出当前个人劳动所得和资本所得个税税负的不平等,比如个人劳动所得的个税税率最高能达到45%,而资本所得税率为20%。

  国务院近期发布了《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要求合理调节财产性收入。平衡劳动所得与资本所得税负水平,着力促进机会公平,鼓励更多群体通过勤劳和发挥才智致富。

  上述熟悉个税改革方案人士表示,国家将适当完善政策,包括适当平衡资本所得与劳动所得税负水平,调整税率级距等,通过改革设计,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促进消费。

  个税改革是这一轮财税改革的重头戏,随着营业税改增值税全面推开,资源税改革也全面展开,消费税改革小步快走,基于此前2016年完成财税改革重点任务(含个税改革)的时间表,下一步个税改革成为焦点,改革步伐将进一步加快。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表示,个税制度异常复杂,当前个税改革进程相对缓慢,而此时单独成立了个税处,将有利于加大对个税的研究,推进当前个税改革。

  此前新华社旗下媒体报道称个税改革方案有望在明年上半年出炉,这一消息尚未经官方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