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产权保护核心在于司法

  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下称《意见》)正式全文对外公布。这代表目前为止最新的顶层设计思路。

  马克思曾说,“一步实际运动要比一打纲领更为重要”。《意见》的生命力取决于实践细节,如何能真正落地生根,是未来的重点。

  从历史看,中国社会有长期缺乏有效产权保护的积习,这缘于对产权保护的性质和重要意义认识不清。西周时期的古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反映的虽然不是史实,但从侧面透露出产权模糊的含义。至于帝国—郡县体制建立之后,不管是秦始皇之谪闾里、汉武帝之告缗令,还是朱元璋之迁富户,直到近现代经济史,私有财产权一直是建在沙滩上的脆弱建筑。“富不过三代”由此成为中国人的财富恐惧魔咒。

  西方社会也并非完美。只有英国、荷兰最早发育出了严格保护私有产权的宪制,这主要是历史自然演化和博弈的结果。

  近几十年以来,随着现代经济学的深入,产权理论成为专门学科分支,财产权影响经济发展乃至社会演化的逻辑才逐渐清晰,并逐渐在全世界获得共识。这些理论进展深化了人们对产权的理解和认识,巩固了保护产权的法律体系。

  归根结底,完善产权保护的核心在于司法实践。司法判例是塑造、指导社会行为规则的关键要素。

  从法律规定上来说,目前尽管有多部法律条文涉及产权保护的内容,但并不完善。现行宪法、民法、公司法、合同法、行政法、刑法等法律法规中,不同产权并没有平等的法律地位。这些法律中多少都有产权不平等保护的意思表示,存在产权歧视、产权所有者歧视。比如我国宪法对公有制经济保护明显优于非公有制经济。物权法虽然明确了平等保护原则,但同时规定了公共利益优先的基本原则,导致一些行政主体以“公共利益”之名,对私人利益滥施征收、征用。同时在司法实践中,司法系统的效率、执行力等等,也具体影响着产权权利形态。

  因此,在未来的法律修改以及《民法典》编纂过程当中,需要逐渐将平等、全面保护的立法精神贯彻其中。

  此外,有两个重要领域值得作为树立典范的突破口。

  一是惩治政府失信违约行为。一般而言,政府信用是一个社会信用的最高等级。目前,一些地方存在“新官不理旧账”“翻脸不认账”的情况,尤其是对民营企业的投资产权造成较大伤害。招商引资、PPP等经济活动若要成功推进,政府必须改变以往缺乏契约精神的状况,必须有一个透明公开、可预期的政策制度安排,重合同、守信用,控制政府信用风险。

  二是“徒木立信”,通过有效的“纠错行动”,令公众信服。近些年有一批社会影响力巨大的侵犯私有产权事件,可以作为纠错的首选目标。

  正如《意见》提出的,要坚持有错必纠,经济案件中的错案冤案应该依法予以纠正,尤其是对社会反响较大、存在较多疑点的案件,甄别和纠正若干典型案例,有利于给社会以法治引导,唤起社会各界对保护产权的普遍认知,让大众感受到公平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