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人民币支付前8月逆差2088亿美元
来源:华尔街见闻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3日 10:20 作者:王维峰

  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中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有所缓解,银行结售汇录得逆差95亿美元,为2015年7月以来月度最低,并较上月逆差下降70%;代客结售汇逆差亦较大幅减少。但同时,当月代客人民币涉外收付款连续第11个月录得逆差,资金流出折合约80亿美元,今年前8个月,该口径累计录得逆差13705亿元,约等值2088亿美元。

  外资行分析师称,部分资金正在以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的方式流到境外,并在境外进行购汇,或形成对人民币的抛压并消耗央行外汇储备。

  但据知名外汇分析师韩会师分析,目前离岸人民币总量约在1.3-1.5万亿元左右,央行或只需动用1000亿美元外汇,即可完全对冲境外人民币抛压。

  离岸人民币购汇早已有之

  跨境人民币结算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一部分,因可以增加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使用的占比,一直以来受到鼓励,各大商业银行也都将其作为重要业务指标大力推进。所以离岸购汇并非新鲜事物,早在离岸人民币出现之日起就与之相伴相生。

  此外,因为为境内和境外结售汇的点差相差巨大,所以企业出于成本考虑,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都会在境外进行结售汇。目前境内结售汇的银行获取的点差在200点左右,而境外仅有40点左右,可以节省五分之四的结售汇成本。

  境外人民币购汇量与外储消耗呈非线性关系

  三菱东京日联银行(中国)首席金融市场分析师李刘阳对彭博表示,“部分流出人民币需要在离岸购汇,这会对人民币汇率形成压力。而央行如果选择干预,最终也仍会体现在外汇储备的下降之中,”

  李刘阳的分析在大方向上没有错,但是考虑到境外人民币购汇对外储的消耗机制,境外购汇是否会对外储造成直接压力,还取决与境外金融机构持有人民币的意愿。韩会师对于境外人民币购汇的对外储消耗的机制举过非常生动的例子:

  一个香港人A存款账户里有1亿人民币活期存款(真有钱呀),现在他想把人民币兑换成美元,于是向银行B申请卖出1亿人民币,银行B给A支付美元之后,A账户中的1亿人民币存款消失,增加了相应的美元存款。

  此时1亿人民币到了银行B手中,B是不会拿着这1亿人民币的,它也要将1亿人民币出售给别人,以便将支付给A的美元弥补回来。此时A会面向整个离岸市场的所有银行出售这1亿人民币。如果此时整个离岸市场没有人想卖出美元买入这1亿人民币,那么银行B只能将这1亿人民币降价出售。比如将1美元6.70人民币的报价调整为6.75人民币,如果成交了,离岸人民币就发生了明显的贬值。

  如果央行不希望离岸人民币出现明显的贬值,此时央行可以在6.70的价位买入这1亿人民币,支付给B银行1492.5万美元。于是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的报价稳定了,同时央行的外汇储备减少1492.5万美元。

  在上述过程中,在香港人A打算清空自己的人民币存款账户之后,银行B实际上充当了中央银行和A之间的交易通道,最终人民币存款在离岸市场消失,央行的外汇储备变为A的美元存款。

  即便假设所有境外银行均没有意愿持有人民币,将海外人民币都还给央行,那需要知道海外人民币的总量,才能评估其对外储的压力。韩会师对此做过合理估算:

  经过2015和2016年人民币贬值忧虑的不断冲击,离岸居民持有人民币的意愿已大为降低,截止2016年7月,香港人民币存款规模仅剩6671亿人民币,比高峰时下滑了3365亿人民币。如果我们假设全球其他市场的人民币存量与香港市场同步减少,那么截止2016年7月底,离岸市场的人民币存量规模大约可能有1.3-1.5万亿元左右。

  也就是说在当前不到6.7的离岸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水平上,央行只需最多2239亿美元即可完全控制局面。考虑到离岸人民币减少的不会全是由人民币购汇造成的,还有人民币债券和直接使用人民币向境内支付等因素,所以韩会师估计:

  即使央行未来真的需要通过持续抛售美元来抑制离岸人民币的跌势,那么其对外汇储备的压力也绝对不会大于2239亿美元,可能1000亿美元差不多就是上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