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冬天然气供应或受天气影响 专家预期价格将现波动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3日 07:51 作者:何清

  因为可能出现气荒,因此中石油内部人士建议,用价格方式调节天然气用量。

  “今天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进行了天然气价格分析会,这是三家巨头第二次进行天然气分析会了。会议预计今冬可能发生天然气供应短缺,因此中石油内部有人建议,一方面大幅进口国际LNG,另一方面建议国内非居民天然气价格适当时候上调。”9月22日有山东石油央企专家透露。

  2016年上半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加9.8%,以此来估算,2016年北京天气用气量或达到160亿立方米,“一旦出现极端天气,北京天然气将出现气荒”,前述专家如是说。

  对此说法,隆众石化网天然气分析师王皓浩表示同意。

  “北京地区是完全由中石油来承担主要保供任务的,但目前在华北地区,中石油只有陕京线和曹妃甸LNG接收站,因此今冬北京乃至华北地区天然气供应存在短缺的风险。”王皓浩告诉记者。

  其实,去年12月至今年1月,由于冬季华北地区受连续强冷空气和雨雪天气影响,天然气用气量大幅上升。同时,因为该地区天然气管道输送能力有限,再加上中石油曹妃甸LNG接收站受雾霾影响船期延期到港,导致华北地区用气告急。

  无奈,当地工业企业用户被暂时停气,直至1月20日才重新供气。

  “目前华北煤改气企业很多,但是上游气源还很单一,因此必须加强上游气源的建设和储气库的建设。”前述山东石油央企专家说。

  天气影响北京天然气供应

  9月23日中石油湖北黄冈LNG工厂开始重启进气调试,并且初步计划于10月2-3号开始出液;同时,中石油河北霸州华气设计产能为100万立方米/天的LNG装置也计划重启。

  据王皓浩介绍,黄冈LNG工厂和霸州华气的策略是先将储罐存满,等到冬天销售。“这两个LNG工厂重启,意味着今年冬天华北(特别是北京)天然气会出现‘气荒’。”

  据她介绍,因为雾霾,目前北京很多燃煤电厂变成燃气电厂,天然气用量急剧增加,但其上游天然气气源却仍然很单一,只有陕京线和曹妃甸LNG接收站,因此一旦出现极端天气,北京天然气将出现气荒。

  去年12月26日起,北京临时采取燃气供热“限量保供”措施,严格控制公共建筑室内温度,暂停供应各工业企业生产用天然气,其原因是当时受雾霾影响,中石油进口液化天然气运输船暂时无法卸货,导致华北地区天然气供应出现临时短缺。

  “今年冬季中亚天然气管道的进口量没有大幅提升的计划,保供北京的增量主要依靠华北地区的曹妃甸LNG进口码头。”她说。

  据了解,今年中石油河北曹妃甸码头将增加9-11船的LNG现货,其中6-8船属于北京燃气。而目前曹妃甸码头拥有4个16万立方米的LNG储罐,以此测算其窗口期约为10-12天,因此在四个月的保供期内,曹妃甸满负荷运行接卸船只仅能达到11-13船左右。考虑到还有一部分长约的资源到岸,因此在曹妃甸窗口期以外的时间到岸的船舶可能会临时停靠中石油的大连码头。“从数量上来说曹妃甸今冬的现货数量会比去年多1-2船,但是码头均处于满负荷运行状态,因此并不能从接船数量上来断定北京今年天然气供应面临短缺状况。”王皓浩坦言。

  “北京天然气供应并不是越多越好,而是因为北京冬天天气寒冷,其季节性调峰系数约为26%左右,”那位山东石油央企专家说,“因此中石油应该加强上游气源的建设和储气库的建设。”

  其实,中石油也是这么做的,但上游气源和储气库的建设需要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

  冬季价格上涨?

  因为可能出现气荒,因此中石油内部人士建议,用价格方式调节天然气用量。

  据了解,2015年11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对非居民天然气价格下降0.7元/立方米,并表示,将非居民用气由目前实行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降低后的门站价格作为基准门站价格,供需双方可以在上浮20%、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门站价格。方案实施时门站价格暂不上浮,自2016年11月20日起允许上浮。

  其实,国内天然气价格是固定的,而国际天然气市场却是不断波动。

  例如远东LNG,每年4月起其价格就开始下降,至6月-7月跌至最低,然后开始上涨,至次年1月。

  “目前国内非居民天然气价格是固定的,一旦国家发改委确定了,其价格就长期的固定,其实这样做不利于非居民天然气的发展。”那位山东石油央企专家坦言。

  他认为,非居民天然气价格应该是调节的,在天然气淡季时,应该让它们多用天然气,到了冬天天然气供应短缺时,就停止或者减少其用量。

  此外,“储气库的建设资金也可以用非居民天然气价格的波动筹集。”他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