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自贸区将带动浙江再次跨越式发展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2日 09:20 作者:杨益波

  “要以国际化的视野、改革创新的思路,高水平谋划和推动舟山自贸港区建设。”这是浙江省对舟山自贸区的期望。

  “当前对舟山来说,最需要做的是精准定位,找准突破口,尽快落地,以点带面,逐层级、分阶段,实现舟山自贸港区发展目标。”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发展研究院院长、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李湛说。

  近日,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浙江等地新设立7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其中,浙江省主要是落实中央关于 “探索建立舟山自由贸易港区”的要求,就推动大宗商品贸易自由化,提升大宗商品全球配置能力进行探索。

  日前,浙江省委副书记、代省长车俊在省政府专题会议上也明确指出,建设舟山自贸港区是贯彻落实G20峰会“杭州共识”、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的浙江实践,是浙江既想干又能干成、对全省发展具有牵引性作用的大事,意义十分重大,要举全省之力把舟山自贸港区建设好。可见,舟山自贸区将有望带动浙江经济再次跨越式发展。

  优势明显 意义重大

  浙江是资源小省,却是海洋大省。近年来,浙江一直把充分挖掘“海洋生产力”、建设海洋经济强省,作为推进全省经济结构调整、厚植发展新优势的突破口。

  众所周知,舟山的优势在区位和港口。舟山位于我国南北海运和长江水运T字形交汇处,是长江连通外海的唯一通道,背靠整个长江流域;以舟山群岛为中心,方圆500海里范围,往北覆盖华北地区,往南可达福建、广东、台湾,往东可达韩国釜山和日本大阪,通过舟山群岛进行大宗商品中转贸易是最经济的;目前我国7条国际远洋航线中,就有6条经过舟山海域,国家批复建设的7个40万吨级以上深水码头,舟山占了3个。这些应该也是舟山此次获设自贸区的主要原因。

  去年9月,通过资产重组方式,宁波舟山港一体化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2015年,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达到8.89亿吨,连续4年位居全球第一;集装箱吞吐量突破2000万标箱,位居世界第四。舟山自贸区设立后,依托自贸区优势,作为制造大省的浙江以及长江流域地区的更多货物,将会从宁波舟山港区进出,而且物流和时间成本会大大降低,港口开放度将进一步提升。

  如此一来,浙江在长江经济带中的“龙头”作用将得以真正体现,对借助“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大力发展“大进大出”经济,进一步完善对外开放战略布局,落实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加快推进经济转型升级和产业结构调整,都是极大的推动。与浙江海洋大省、海洋强省的定位,也高度吻合。

  另一方面,经济的发展需要培育新的增长极,培育新的增长极对浙江再次腾飞至关重要。舟山自设立新区以来,经济发展很快,但总体规模不大,财力仅相当于一个强县,目前仍是浙江省的相对欠发达地区。

  “但不发达和欠发达,也可以变成一种发展优势,如同在一张白纸上可以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可以不受过往发展格局的制约和拖累,实现创新发展。”李湛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自贸区的设立将有力推进 “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的建设和发展,有利于舟山突破新区发展瓶颈,拓展发展新空间,尽早建设成为浙江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增长极。

  找准突破口 尽快落地

  虽然目前舟山自贸区的总体方案尚未出炉,但根据要求,舟山自贸区将做大做强“大宗商品”,发挥区域优势,进行先行先试。

  “要以国际化的视野、改革创新的思路,高水平谋划和推动舟山自贸港区建设。”这是浙江省对舟山自贸区的期望。

  李湛认为,今后舟山自贸区应以推动大宗商品贸易自由化、提升大宗商品全球配置能力为重点,探索建立既符合国际惯例、又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制度,主动适应、融入、接轨国际贸易新体系,着力营造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坚持错位发展、特色发展,提高大宗商品贸易自由化水平,依托深水港口资源和区位优势,服务国家经济安全战略需求,不断强化大宗商品储备、加工、交易、补给服务等功能,加快建成大宗商品储运中转加工交易中心,最终提高我国在全球大宗商品贸易中的话语权。

  比如,以油品、铁矿石等大宗商品贸易为突破口,尽快做大保税燃料油加注业务,加快推进鼠浪湖铁矿石项目,尽快实现中国(浙江)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保税燃料油现货挂牌等。保证自贸区政策尽快落地,形成良好氛围,以现有的产业基础,逐步带动全产业链发展,并在建设过程中,逐步推进发展层级和水平。

  在先行先试上,首先要创新“境内关外”通关监管模式;其次是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此外,还要构建与国际投资和贸易服务体系相适应的政策制度,以大宗商品投资便利化为突破口,推进投资管理体制改革,降低准入门槛,逐步形成与国际接轨的外商投资管理模式。

  需要聚力、引智、合作

  “舟山自贸区的设立,对宁波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所谓机遇,就是极大地提升了区域内贸易便利化水平,提高宁波舟山港的辐射功能,推进宁波舟山港由交通运输港向贸易物流港转型。所谓挑战,就是宁波、舟山毕竟属于两个不同的行政主体,随着舟山自贸区的建设,在税收、金融等方面要比宁波开放,某些政策也更优惠,这样,有可能导致宁波部分港航物流企业注册地的变更。当然,机遇与挑战这对矛盾在一定条件下会相互转化,关键还在于我们自身的工作。”宁波市咨询委专家委员陈飞龙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诚然,舟山自贸区设立后,对周边同样拥有丰富港口资源的地区来说,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更多的还是机会。舟山目前普遍存在人才、资金、技术短缺,经济基础薄弱,政策落地困难,对外经贸联系少,开放水平不够等短板,更需要聚力,尤其是加强区域间的合作。

  正如李湛在接受采访时所言,舟山探索自贸区建设,要聚集国家、周边城市、国际对标城市之力,尤其要聚集浙江全省之力。要引智,包括政府、高校、企业、社会、国际等各方面的“智”,要特别重视企业和国际的“智”。还要合作,积极与周边发达城市、国际一流企业、产业链涉及第三方等各环节、各领域、各地区等展开合作。

  比如,对接上海自贸区的政策和制度,在产业、金融、科技、人才、信息、政策、资源、基础设施等领域,与上海进行全面深入的合作,通过长三角一体化战略,促进协同发展;与宁波的合作,重点应放在港口之间的互利共赢上,加快建设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加快推进浙江全省海港一体化、协同化发展;与长江经济带城市群合作,是积极打造长江经济带海上开放门户城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合作,则是积极搭建开放及双向沟通合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