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噪音”引美元多头大涨 人民币空头仍沉寂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14日 08:08 作者:周艾琳

  [人民币对美元在6月末一度跌破6.7后,便死守在6.60~6.70的区间内,下半年料人民币对美元将小幅贬值2%~3%至6.85,美元仍可能上行,但空间有限。]

  近期,9月加息的“噪音”此起彼伏,沉寂多时的美元多头更是蠢蠢欲动,净多头仓位回升。令人倍感好奇的是,人民币对美元在6月末一度跌破6.7后,便死守在6.60~6.70的区间内,即使是在9月杭州G20后,各界所谓的“维稳行情”仍在持续。

  对于后市究竟会如何演进,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资本外流压力缓解,“下半年料人民币对美元将小幅贬值2%~3%至6.85,美元仍可能上行,但空间有限。”

  即使美国加息预期升温,但曾在年初极为活跃的离岸人民币“空头们”自二季度以来也尤为谨慎。上周三和周四,香港市场离岸人民币流动性突然收紧,隔夜人民币香港银行同业拆息(Hibor)飙升388基点至5.446%,创2月以来最高水平。依据过往经验,交易员判断:央行采取行动了。譬如,在人民币跌至6.687元附近,中资大行曾入场抛售美元,维稳汇价。

  看多美元但涨幅有限

  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CME)截至9月6日的期货市场头寸持仓报告显示,美元净多头头寸大幅增加292.20亿,五周来多头头寸首次增长;英镑净空头头寸小幅减少,由924.85亿减少至899.69亿,连续两周空头头寸减少。

  尽管美元仍处于中期上行通道,但近期的区间盘整难以避免。9月13日,美元处于守势,逆转了几天来节节攀升的态势。眼下,市场仍受美国加息前景相关猜测的左右。截至北京时间9月13日19:05,美元指数报95.29。

  “周二,美联储官员布雷纳德的鸽派言论打压加息预期,导致因上周五美联储拥有投票权的委员罗森格伦提振起来的加息预期受到严重打压,美元对主要货币整体走弱。”易信金融总部中国区副首席交易官朱文灏对记者表示。

  布雷纳德本周二表示,移除宽松政策应谨慎行事,过早收紧货币政策目前还没有说服力,因为劳动力有进一步改善的空间,而通胀率明显低于目标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在年内仅加息一次的预期下,各界也并未对美元走势过度看多。近一年半以来,联储“用嘴加息”的效果已经反映在了不断冲高的美元之中,且真正的加息速度料将十分缓慢,美元未来涨幅可能有限。

  “美元指数的下一站很可能在95.85附近,即50天均线及短线下跌趋势线所在。”嘉盛集团分析师FawadRazaqzada告诉记者。

  此外,全球宽松的趋势或将有所逆转。欧洲央行上周按兵不动,日本央行也接近无债可买的地步。“如果欧日及其他国家维持货币政策,或者宽松力度低于预期,将缩小美欧日货币政策的分化,改变欧日竞争性贬值、美元一枝独秀的全球汇率格局。”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告诉记者。

  人民币下半年料小贬2%~3%

  虽就全球来看,美元依然强势,但是上涨幅度会受到限制。在资本外流压力缓解、中国央行适时干预的背景下,离岸人民币空头偃旗息鼓。

  当前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机制,主要是参考“前一日的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美元走强,一篮子货币弱,则人民币弱;反之亦然。

  据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观察,自去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曾出现过三轮大幅贬值,诸如:第一波始于“8·11”汇率中间价改革。截至8月27日,两周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比汇改前日下跌4.7%;第二波贬值是岁末年初,伴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以及12月中旬央行宣布人民币参考一篮子汇率,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从11月5日到次年1月7日贬值达3.89%;第三波始于今年4月,由于美联储6月加息预期以及其后6月底英国意外脱欧,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从4月12日6.4592一路震荡走弱至7月18日6.6987,贬值幅度达3.7%。

  从基本面来看,下半年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不大,摩根大通料年末美元对人民币将较上半年小贬2%~3%至6.85。

  “首先,当前资本外流已经有所缓解。新的汇率定价机制使得人民币波动更具可预测性,不确定性有所下降;第二,就潜在的资本外流触发因素而言,主要还是公司资产负债表的调整,过去两年这一因素占比高达60%,而未来这一动力会越来越低。因此即使降息,汇率也不太可能面临去年的大幅波动。”朱海斌对记者称。

  另一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尽管外汇储备近几个月来有所缩水,但中国“家底”仍然厚实。8月末央行官方外汇储备余额为3.19万亿美元,环比下降159亿美元,若扣除汇率因素,外储下降110亿美元,7月该值下降102亿美元。

  此外,有离岸外汇交易员表示,虽然较2014年6月的峰值3.99万亿,目前外储缩水了8000多亿美元,但中国央行在必要的时候仍会出手维稳。

  例如,就9月9日HIBOR飙升388基点至5.45%,据彭博援引瑞穗银行亚洲外汇策略分析师张建泰解释称,“当局或许重演此前1月的‘把戏’,收紧流动性以打击多头。”由于市场猜测G20杭州峰会结束后中国政府可能允许人民币进一步贬值,中国央行或许已经收紧了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流动性,以抑制看跌情绪。

  谢亚轩也表示,G20公报透露出全球对于过度依赖超常规量化宽松政策的负面效应的忧虑,以及对财政政策的重视,这有助于在中期缓解人民币汇率的贬值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