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宪容:下半年中国央行货币政策会不会调整?
来源:全景网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9日 15:07 作者:易宪容

  有人说,在全球央行都全力地放松货币政策即量化宽松、向市场注入过量的流动性时,要想中国央行独醒而采取针对性中国市场政策,让中国货币稍微收紧几乎不可能。因为,如果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一旦收紧,这不仅让会早几年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所积累下来的风险很容易暴露出来,也可能让中国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加大。但是,最近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又要求政府要用宏观政策来稳定市场预期,让货币政策稳定来抑制资产泡沫。所以,下半年中国的货币政策何去何从,当前中国央行面临着较大的两难选择。

  因为,无论是从现有的数据还是从市场现实来看,今年上半年以来的中国经济增长基本上建立在中国央行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上。今年上半年,无论是从银行信贷增长速度,还是社会融资规模增长速度,以及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快速增长,和其资金的流向来看,中国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完全是依赖过度扩张的信贷流入房地产市场,鼓励居民放肆通过银行金融杠杆炒作的结果。

  因为,从2015年330文件开始,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不仅鼓励持有更多住房的居民利用银行金融杠杆涌入房地产市场,而且通过降准降息把中国居民购买住房按揭贷款利率降到历史以来的最低水平,从而使得中国居民的按揭贷款从2015年以来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从2011年的月均增长693亿元飚升到2016年上半年的月均3993亿元,增长5倍多。上半年居民的住房按揭贷款占GDP比重及中国居民按揭贷款月支付比重都达到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时的水平。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个人住房贷款余额达到16.55万亿元,按年增长30.9%。其中,上半年增加2.36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达1.25万亿,6月末增速达32.2%,月度增量一直在创历史新高。也就是说,今年上半年通过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有三分之一的信贷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银行信贷是上半年房价飚升的主要推手。

  尽管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报告把通过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流入房地产的资金算作是流入了实体经济,这就是当前中国央行的报告或金融统计数据往往会强调有多少资金流入实体经济(过去金融统计数据是没有这个概念的),但实际上,在国家的统计局的统计框架中,住房购买不是消费而是投资。如果住房的购买是消费,那么房价的上涨也必然会反映到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十几年来中国房价如此飚升,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岂能不疯狂上涨?如果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疯狂上涨,中国央行的基准利率能够这样一降再降吗?既然购买住房是投资,那么过度扩张的银行信贷涌向房地产市场当然不是流向实体经济而是在推高资产价格,吹大资产泡沫。这也是当前中国迟迟无法推出有效地遏制房地产泡沫的关键所在。

  但无论是5月9日《人民日报》权威人士的说话,还是最近中央政治局会议,已经看到该问题所在,不仅反对用过度的金融杠杆来拉动GDP增长,也指出要“抑制资产泡沫”。尽管这些文件没有对当前中国的“资产泡沫”给出一个明确定义或解释,但实际上其信息是十分明确的,就是不能够再通过过度的银行信贷来推高房地产市场价格,让房价疯狂上涨,抑制资产泡沫就得从央行的货币政策调整开始。也就是说,尽管政府职能部门一万个不愿意,但从中央的精神来说,下半年的货币政策收紧或调整是一种趋势或必然。对于这点,有以下几个方面已经透露出来相关信息。

  一是上个星期三闭幕的的2016年中国人民银行分支行行长座谈会,其会议通报在阐述下半年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时,把以前常出现的的“更加注重松紧适度”提法刪除。还有在最近央行发布的“2016年第二季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再次删除了“更加注重松紧适度”的词句。这些都意味着下半年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可能会调整。

  二是中国央行不仅在报告中调整了对货币政策的表述,也开始通过货币政策工具在逐渐地调整当前市场的流动性。如在上个星期二,虽然央行继续在公开市场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限期7天的600亿元逆回购操作,向市场投放短期资金,但同时有1300亿元7天期逆回购到期,当天实际上共有700亿元资金净回笼。这是今年以来少见的情况三是央行提出了《如何理解宏观审慎评估系统(Macro prudentialAssessment,即MPA)》,以此来规管商业银行向基金、保险及证券商贷款时,更注重风险管理及资本的合理分配,直指“高杠杆的非存款业金融机构,如果仍然固守高杠杆理念,感受到流动性笔制约,也是正常且合理的”。也就是说,对于高杠杆的非存款金融机构的流动性将会逐渐地收紧。还有,上个星期,发改委对降准降息的议论很快就被删除,应该也是中央对下半年货币政策的一种态度。

  当然,下半年中国央行货币政策走势如何现在应该是一个未知数。因为,问题的焦点并不在于货币政策“更加注重松紧适度”字句的删除,或货币政策适度中性化,而是看其指向在哪里?是仅仅关注金融市场整体流动性的松紧,还是针对性地对住房按揭贷款政策调整(因为这是整个问题的核心所在)。如果仅是前者,在目前中国金融市场流动性泛滥,中国金融市场早就进入“金融空转”时代来说,那么适度收紧市场流动性的意义不会太大,因为这些方式和工具根本无法改变当前中国金融市场流动性泛滥。如果能够针对性地对过度宽松的住房按揭贷款适度收紧,比如增加住房按揭贷款首付比重、提高住房按揭贷款利率、对住房按揭贷款者的收入证明作实质性审查等,这才是下半年中国货币政策适度收紧的关键。否则文过饰非,房地产按揭贷款同样过度扩张,下半年货币政策调整有可能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文章摘自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