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充足震慑投机资本 人民币企稳反弹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08日 07:53 作者:陈植

    有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央行很可能采取一种新中间路线,当美元走弱时,人民币汇率以美元为锚,保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基本稳定;反之美元走强时,人民币汇率则以一篮子货币为锚,保持兑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基本保值稳定,并默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可控范围内出现一定幅度的贬值。

    7月7日,中国央行公布最新数据显示,6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为32051.62亿美元,环比增加134.26亿美元,创下过去一年以来最大月度涨幅;以SDR计值的6月外汇储备为22912.93亿份SDR,环比也增加161.6亿份。

    受此影响,7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迅速企稳反弹,截至7日19时,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8附近,较上一个交易日上涨约100个基点;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徘徊在6.6932附近,较上一个交易日也上涨约32个基点。

    市场猜测外储上涨原因

    “6月份外汇储备逆势上涨,出乎多数交易员的意料。”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坦言,由于6月份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累计贬值0.88%,多数外汇交易员此前预估6月外汇储备可能会小幅下跌。

    在他看来,这也表明中国央行此前采取的一系列资本管理措施初见成效,令国际投机资本难以利用中国外储大幅下滑沽空人民币套利。

    不过,6月外汇储备意外增加,也引起不少外汇交易员的好奇——央行是不是采取某些技术性交易措施提高了外汇储备额度,以掩饰资本外流压力。

    记者多方了解到,更多外汇交易员似乎更相信中国央行可能通过远期外汇掉期交易获得一定额度美元流动性,变相抬高了6月份外汇储备总额。

    他们甚至猜测,在英国脱欧公投前,各国央行已经通过互换协议获得一定额度美元流动性,一旦英国脱欧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出现流动性问题,各国央行将联合向市场注入美元流动性弥补资金缺口,保障金融市场稳定。

    至今,这种猜测没有得到各国央行的证实。

    “无论央行是否采取技术性措施提高外汇储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随着中国外汇储备日益充足,给中国央行管理人民币汇率提供了更多弹药,对国际投机资本也构成了更大威慑力。”上述外资银行外汇交易员表示。

    央行如何用好外汇储备

    然而,对央行而言,如何用好外汇储备遏制日益高涨的人民币贬值压力,依然是一项严峻的挑战。

    有机构调查结果显示,过去两周在岸市场人民币对美元的空头头寸骤增了近一倍,升至过去5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准,主要原因是他们预测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率仍会采取策略性贬值。

    布朗兄弟·哈里曼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认为,由于今年中国资产投资回报率不如预期,导致市场力量正推动人民币汇率走低。当前中国相关部门必须做好一个平衡,既不能让人民币出现无序大幅贬值,又要让市场接受人民币有步骤贬值的预期。

    在他看来,当前央行所采取的“收盘价+篮子货币”汇率形成机制,在引导市场预期管理方面可能遭遇一些新问题。比如过去7个月挂钩一篮子货币的人民币CFETS指数贬值幅度接近7%,但同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仅贬值3%。如果人民币开始选择挂钩一篮子货币,为何人民币贬值幅度会比盯住美元的下跌幅度更大,这令市场感到困惑,无形间也增加市场看跌人民币的情绪,因为他们认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还有一定跌幅,才能贴近挂钩一篮子货币的汇率跌幅。

    有经济学家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前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仍无法解决外汇市场的出清问题。即当前资本管理措施令一部分企业机构难以换汇,导致外汇市场美元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更多会陷入易贬难升的困境。

    也有经济学家认为,这似乎折射出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率管理出现新动向——即在全球金融市场出现一系列黑天鹅事件的情况下,中国央行很可能采取一种新中间路线,当美元走弱时,人民币汇率以美元为锚,保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基本稳定;反之美元走强时,人民币汇率则以一篮子货币为锚,保持兑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基本保值稳定,并默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可控范围内出现一定幅度的贬值。

    他们认为,这令央行可以根据美元加息、英国脱欧等金融市场突发事件变化,灵活地调节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既能在美元加息、英国脱欧引发风险资产下跌之前,尽早释放贬值压力;又能有步骤地控制人民币贬值幅度,不至于出现汇率无序大幅大跌的状况,最终推动人民币更好地实现双向波动。

    记者注意到,在近期英国脱欧持续发酵令人民币汇率承受更大贬值压力期间,央行已经采取多种措施向市场传递人民币汇率平稳波动的信号。

    7月6日晚,央行官网转载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文章称,虽然6月份3个人民币汇率指数均有不同程度走贬,但在英国“脱欧”导致国际汇市剧烈波动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波幅远小于其他货币,总体上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市场预期也较为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