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新增贷款超预期 因居民按揭大增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16日 07:44 作者:杨志锦

  M1、M2增速“剪刀差”持续扩大

  6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统计数据显示,5月新增人民币贷款9855亿元,环比增长77%。5月新增贷款量也远高于市场预期。

  “稳健的货币政策含义是不能太松,也不能太紧。正因为上个月贷款放得少,这个月数据才有所反弹。如果5月还是5000亿,就会显得太紧。从节奏看,1-5月的节奏和往年差别不大。”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5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主要投向领域为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此外,5月地方债发行量明显减少,对企业贷款的挤出效应减弱。

  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闫玲点评称,5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中票据融资和居民按揭贷款占比高,企业中长期贷款低迷,贷款结构并不乐观。

  值得注意的是,M1增速远高于M2,二者增速之间的“剪刀差”持续扩大。

  以按揭为主的居民中长期贷款占53%

  央行的数据显示,5月新增人民币贷款9855亿元,高于市场预期。此前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为5556亿。

  包括央行在内的机构分析认为,4月新增贷款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地方债置换,即地方政府存量贷款置换为债券,相应冲抵了贷款增量。根据Wind数据统计,5月地方债发行数据为5271.03亿,相比4月减少约50%,对企业贷款的挤出效应减弱。

  分部门来看,居民中长期贷款和票据融资是推高5月贷款规模的主要因素。5月居民新增贷款量创2008年以来的最高值。具体而言,5月新增居民中长期贷款5281亿元,占当月新增贷款的比重达53%。

  居民中长期贷款主要对应于购房需求。5月居民新增贷款创新高说明,虽然房地产市场调控从严,但房地产市场消费需求不减,居民按揭贷款增加。

  这在微观层面亦有印证。一位股份制银行厦门分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期该分行按揭贷款业务繁忙,负责同事几乎天天加班,经常加班至晚上10点左右。

  一位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资产负债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行5月新增贷款比4月增加几百亿,主要集中在个人按揭贷款和消费类贷款;对公贷款、小额贷款都在萎缩。“对公贷款一直起色不大,按揭贷款是今年各家银行贷款的主题。”

  此外,5月票据融资规模为1564亿,相比4月略有回落。不过,票据融资占全部企业新增贷款的43.5%、占5月全部新增贷款的15.8%。

  前述国有大行资产负债部人士表示:“票据业务风险极大,银行对票据更加谨慎。但因为没有好的项目,总行也鼓励分行做票据业务,五月下旬票据业务增量很大。”

  值得注意的是,继4月企业贷款全面下滑后,5月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由负转至1825亿。前述国有大行资产负债管理部人士介绍,企业中长期贷款主要投向政府或国企主导的基建项目,这也是民间投资增速持续下滑的原因之一。

  中信固收团队认为,5月企业中长期贷款已有恢复,或反映对经济前景预期改善,但仍不及去年同期,显示企业对经济信心较弱,权威人士对中长期经济L型格局的确认或为重要原因。

  M2增速仍将回落

  统计数据显示,5月M2增速同比回落至11.8%,较上月末低1个百分点,也低于年初两会确定的13%的增速目标。主要是受到基数因素的影响。

  人民银行相关负责人在解读4月M2数据时已表示,由于去年二、三季度股市波动较大,为维护市场稳定注入了较多流动性,使得当时的M2基数大幅抬高,因此未来几个月M2增速仍可能会有比较明显的下降。随着基数效应逐步消失,9、10月份之后M2增速将回升。

  而M1的增速高达23.7%,相比上月高0.8个百分点。Wind数据显示,自去年10月以来M1增速就高于M2,并且M1增速和M2增速之间的差额持续扩大。

  去年10月,二者的差值为0.5个百分点,今年5月则升至11.9个百分点。一般而言,在M1、M2增速背离的情况下,若M1快速上升,未来国内资产价格可能出现上涨。

  国泰君安原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分析称,M1大增的主因是政府居民加杠杆导致企业现金流和存款增加,关键证据是企业存款大幅上升,而财政存款与居民存款增速明显下降。目前市场整体利率水平较低,企业存款活期化也是重要原因。

  “地方债置换和专项金融债是M1增速高于M2的重要原因,10月恰恰是专项金融债推出之时。”鲁政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具体而言,地方债或者专项金融债融入的资金很可能纳入M1统计中,因为财政支出力度加大转化为企业活期存款,或者项目没有完全落实而企业暂时将债券资金存放在商业银行。

  任泽平认为,本轮M1大幅上升而M2平稳,意味着企业主动投资和加杠杆意愿不强,由此导致M2未跟随M1回升,经济小周期回升但基础不牢、幅度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