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季度资本外流好转 货币政策更趋中性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10日 06:29 作者:徐燕燕

  国家外管局日前公布2015年二季度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据。数据显示,二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逆差3892亿元人民币,储备资产增长802亿元人民币。

  从数字来看,资本流出的形势比此前三个季度有所改善,尤其是储备资产从过去的两个季度的减少变成增加,是最突出的表现。

  在业内人士看来,9月美联储加息预期,加之国内资本市场调整对投资者信心带来影响,未来资本流动的形势存在不确定性,外储减少的可能性依旧存在。货币政策上,央行将延续稳健的基调,从适度宽松更偏中性。以数量型对冲工具对冲流动性风险的概率上升,预计年内仍会降准。

  资本流出改善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去年6月至今年3月下旬,美元处于较强的升势,使得国内的企业和个人增加持有对外资产,同时减少对外负债,是此前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逆差的最主要原因。同样的,随着美元升值的预期减缓,资本流出的程度有所改善,这也在预期之内。

  2015年一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逆差9782亿元人民币,国际储备资产减少4925亿元人民币。

  日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在河南郑州举办2015年分局长高级研修班。外管局局长易纲在研修班上指出,2015年以来,受国内外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影响,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短期波动加大,但未改变外汇供求趋向基本平衡的大格局。

  外管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2015年上半年外汇收支数据有关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一季度,美联储加息预期等因素带动了美元较快升值,一季度美元指数上升9%,并在3月中上旬突破了100,这是我国跨境资金流出的一个重要推动力。但二季度随着国内外宏观环境的变化,资金流出的势头明显放缓,外汇供求趋向基本平衡,说明目前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影响仍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外汇局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9326亿元人民币,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5786亿元人民币,其中,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逆差9927亿元人民币,储备资产减少4123亿元人民币。

  外储仍可能进一步下降

  接下来9月份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之下,导致美元仍然会处于强势。不过,谢亚轩对本报表示:“美元的汇率也会超调,单说加息预期,在今年一季度体现最为明显。而9月之前,美元可能会维持强势,但是对资本流出的效应可能没有那么强。”

  但是,谢亚轩表示,和此前的形势有所不同的是,国内股票市场的调整对投资者的信心造成影响,或许会对资本的流出带来一定压力。

  兴业证券研究所副所长、首席宏观分析师王涵表示,美联储加息的窗口期,市场预期波动加剧,资本有流出新兴市场债市的节奏,人民币也承压,可能表现为外储的进一步下降。

  易纲在上述研修班上指出,外汇管理部门坚持推改革与防风险并举,深化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进一步提升贸易投资便利化水平,高度重视事中事后监管,切实防范跨境资本流动冲击,不断增强服务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能力。

  货币政策适度宽松更偏中性

  从货币政策来看,谢亚轩预计,将延续稳健的基调,从适度宽松变为更偏中性。

  8月7日,人民银行发布了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对货币政策空间和经济抗风险能力的表述更为谨慎,对资产价格剧烈调整的风险和稳定金融市场预期的重要性更为关注。

  相对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二季度报告删掉“目前各类货币政策工具都有较大的空间,能够有效调节和供给流动性,无须以量化宽松的方式大幅扩张流动性水平”,增加“建立健全风险预警、识别和处置机制,注重稳定金融市场预期”;删掉“中国经济抗风险能力较强”,增加“从中长期看,推动经济增长不靠强刺激而依靠改革创新来激发经济活力”。

  谢亚轩对记者表示,从央行的表述来看,对货币政策的空间还是有所保留。

  王涵认为,近期,经济、金融风险体系政策维稳必要性仍存,但美联储加息时点临近,同时对于四季度通胀预期有所上升,市场对于货币政策的放松出现一定不确定性。

  他认为,“外部美联储加息+对内注重信用派生”意味着使用价格型工具的概率下降;但外汇占款减少趋势放缓,需以数量型对冲工具对冲流动性风险;专项债券发行更需充裕流动性护航,动用数量型工具概率在上升。

  谢亚轩此前表示,发达经济体和货币政策分化加剧跨境资金的波动性。在此背景下,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状况难以大幅改善,年内央行仍有可能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一至两次以应对资金外流局面,弥补基础货币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