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投资替代财政补贴 上海金融谷引资“突围”样本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23日 09:53 作者:陈植

  “62号文出台时,我们还没进入招商引资环节,所幸没有历史包袱。”上海金融谷总裁黄学平感慨说。然而,他依然感受到62号文对上海金融谷招商引资带来的压力。

  所谓62号文,即去年底国务院相关部门下发的《国务院关于清理规范税收等优惠政策的通知》(国发〔2014〕62号)。这项政策规定,未经国务院批准,各地区、各部门不得对企业设定财政补贴与税收优惠政策。。

  “在62号文出台后,我们都不知道如何执行此前与入驻企业所签订的落户补贴、税收优惠等协议,需要相关部门出台新的操作细则。”一家国内产业园区负责人直言,他们期待相关操作细则早日出台。

  如今这个状况下,这也迫使不少地方产业园区纷纷转变招商引资策略——除了减免房租,他们更多借助地方引导基金股权投资模式给予入驻企业必要的资金支持,以替代原先的财政补贴与税收优惠措施。

  在这位国内产业园区负责人看来,这某种程度推动政府部门的职能转变——从牺牲财政收入招商引资发展当地经济,到引入股权投资模式支持企业发展同时,还能分享一份投资收益。

  但他也担心,随着各地产业园区争相将股权投资作为招商引资的新筹码,企业的政策套利热情难免会被重新点燃。

  股权投资替代财政补贴

  黄学平介绍,上海金融谷已有约16家互联网金融、金融服务外包企业签订相关的入驻意向协议。在他看来,随着62号文实施,这份成绩已经来之不易。

  此前,他曾考虑通过减免房租等形式吸引金融企业入驻。但他很快发现,其他地方的金融产业园区同样在这方面大打价格战——除了启动零租金等优惠措施。

  “大家对此都心照不宣。”上述产业园区负责人透露。企业方也知道这是地方产业园在变相给予入驻补贴。毕竟,这些外租的办公楼每年租金收入可能达到数十万元。

  黄学平则认为,这种变相补贴措施未必能持续,反而又在助长企业的政策套利热情。个别企业甚至在入驻产业园不久,就将所有办公楼转租出去收取房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财政部之所以推出62号文,某种程度也是杜绝越演越烈的企业政策套利行为。此前不少城市为了吸引企业落户发展当地经济,不惜财力地加大财政补贴与税收优惠力度,反而助长了企业政策套利热情,最终导致地方财政收支平衡压力陡增,而地方经济发展未必受益。

  “我们也在和嘉定区地方政府部门协商,如何建立一种合理的政策扶持方案,给入驻上海金融谷的企业发展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黄学平表示,其中一项比较可行的措施,就是由上海金融谷与嘉定区政府相关部门共同发起一只2亿元的股权投资基金,专门投资入驻上海金融谷的金融类企业,以替代原有的财政补贴、税收优惠措施。

  在他看来,以往的财政补贴与税收优惠措施,其实在做减法——即地方政府部门是在牺牲财政收入进行招商引资,以换取当地经济更快发展;如今转而借助股权投资模式,地方政府同样能以此解决企业发展的资金需求,并通过股权投资实现一定的收益。

  基金退出待解

  不过,要与地方政府部门发行这只投向上海金融谷入驻企业的股权投资基金,黄学平首先要解决的,是地方财政资金的退出问题。

  他透露,经过多次沟通,目前上海金融谷方面可以与地方部门约定,基金的政府财政出资部分在项目投资的若干年后,按事先约定的收益率实现项目退出,基金管理方确保财政资金的本金安全;作为回报,这些项目的大部分投资收益则归基金管理人与其他出资人所有。

  为了确保这项约定能有效执行,这只股权投资基金打算引入优先/劣后份额的分级投资模式,即基金管理人与其他出资人作为劣后投资方承担投资失败风险,也相应获得更高投资回报;而地方政府财政资金部分则作为优先份额进行投资,在确保资金安全同时可以享受较低的投资收益。

  “其实,我们也考虑让地方财政出资通过另一种更安全的形式投资入驻企业。”黄学平表示。比如这笔财政资金可以通过过桥贷款模式,以低于市场平均水准的贷款利率给入驻企业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

  目前,这些方案仍在协商阶段。但他表示,一旦双方能形成共识,地方财政出资额度约在这只股权投资基金总投资额的15%-20%。

  前述国内产业园区负责人透露,目前这种做法已经被不少地方产业园区悄然效仿。他不无担心地表示,不排除某些地方产业园区为了招商引资的需要,不惜给予入驻企业过高的估值进行股权投资,反而形成新的政策套利空间。(编辑 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