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GDP目标存下调余地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21日 05:46 作者:王子约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报告动笔起草,“新常态”调控思路有望进一步明确

    《第一财经日报》昨日独家获悉,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相关报告起草工作已于近期启动。

    权威人士透露,本次会议的一项重点内容可能就是进一步阐述新常态下的调控思路。至于明年的GDP目标制定等重要内容,要最后才会最终确定。有多位接近官方的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明年的GDP增速有下调空间。这其中,既有就业向好等经济结构改善所带来的底气,也有确保经济长跑有后劲的考量。

    从近几年的惯例来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般在每年的12月份举行,核心议题是总结当年工作、部署来年任务。2015年恰逢“十二五”收官,在学术界和市场机构看来,此次会议是判断新时期中国经济发展政策风向的重要窗口。

    谁来起草报告

    知情人士对本报称,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报告分由若干小组负责不同内容,主要由高层智囊机构组织协调,小组成员来自各个相关部门和科研机构,大部分人有丰富的重大经济文件起草经验。

    这名人士还介绍,报告要经过五六次的修改和调整,两周左右完成初稿。

    2014年,中国经济经历多次起伏,下行压力始终如影随形。GDP围绕7.5%左右的波动一再引起市场上“刺激派”和“稳定派”的争论。

    “总的来看,坚持稳中求进的思路不会变。但要保持一定的增速,政府会更强调主动作为,强化预调和微调。”上述权威人士称。

    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考察时首次以新常态描述新周期中的中国经济。此后,习近平和李克强总理在多个场合提到新常态。依照目前各界的主流观点来看,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增速、发展动力、经济结构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旧的理解逻辑和固有的刺激方式可能都不再适合当前的状态。

    就在10月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中财办”)主任刘鹤带队到江苏调研经济时,重点了解了三个怎么样:经济增长怎么样?结构调整怎么样?改革开放怎么样?有观察人士表示,这三个问题正是新常态下中国经济能否实现顺利转型升级的关键。此前有知情人士表示,身兼中财办主任和发改委副主任的刘鹤是多年经济工作会议报告起草的主要组织者。

    前述权威人士称,中国经济强大的潜力和内生动力将保证中国经济还有数年的平稳发展期,这将为我们争取改革时间,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赢得机会。他认为,稳中求进将依旧是政府工作的主线,需要把握好几个点,一是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平衡点;二是近期目标和长期发展的平衡点;三是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的结合点。

    增长目标怎么定

    尽管包括GDP增长目标在内的新一年经济工作任务都是在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得到明确,但前一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往往具有定调的作用。

    在经历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经济告别两位数增速,来到“7时代”。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曾表示,要全面认识持续健康发展和生产总值增长的关系,不能把发展简单化为增加生产总值,抓住机遇保持国内生产总值合理增长、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努力实现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得到提高又不会带来后遗症的速度。

    这样的可持续增长理念的量化体现即是高层今年反复强调的7.5%左右。

    国家统计局21日将发布中国经济三季报,此前多家机构预测三季度GDP同比增速将低于二季度的7.5%,但不会回落到7%以下,预计在7.3%左右。此外,业内普遍认为,随着9月起刺激政策的相继出台,四季度GDP同比增速有望略高于三季度。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三期叠加阶段(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结构性减速成为必然,改革红利的释放需要一个过程,因此不少专家认为明年的GDP目标有可能下调。根据中国社科院近日发布的2014年中国经济秋季报告预测,2014年经济增速为7.3%,明年将放缓到7%左右。

    上述权威人士对本报称,去年在设定经济目标时就曾考虑过7%,最终定在7.5%还是担心增速太低影响就业。但今年的实际情况是,在经济波动比较明显的情况下,就业不降反增。

    李克强更是在访问德国期间“剧透”了前三季度就业数据,“1~9月,城镇新增就业超过1000万人,与去年同期相比多增了十几万人,31个大城市调查失业率保持在5%左右。”

    “只要就业比较充分、物价比较稳定、居民收入同步增长、生态环保取得积极成果,经济增速比7.5%高一点、低一点,都是可以接受的。”他说,“经济发展不是短跑,而是没有终点的长跑,要有一定的速度,但更重要的是看耐力和后劲。”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的多名人士认为,无论从就业容量的理论值来看,还是从经济中长期发展目标来看,未来五六年只要保持7%的增速就能保证平稳发展。

    “随着经济结构的改善,GDP就业容积也在增加,这为我们调低经济目标换取改革空间提供了更强大的信心。”上述权威人士表示,综合多种因素,中国的GDP增速仍有下调空间。

    但保持正常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并不意味着对经济下行的绝对容忍。多名人士对本报表示,在下行压力短期不会消失的背景下,2015年部分领域的政策取向会延续今年的积极态势,可能会重点推出针对投资下行压力大、企业融资筹资难等问题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