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参加达沃斯论坛41年来,组了哪些中式饭局

  记者 袁源

  2020年年初的达沃斯,比往年任何一年都暖和一些。小镇上那条叫做Promenade的主干道上,积雪并不严重。

  在这个滑雪胜地,随处可见身扛雪具的滑雪者。1月21日-24日的特别之处在于,走在街上,很容易与来自全球的商界大佬、政要人物、社会领袖打个照面。

  从1月20日开始,Promenade沿路所有的商店都被临时“征用”,成为了各个国家以及公司招待客户、举办讨论会的会客厅。在高级团队的打造下,会客厅里布置好了咖啡和蛋糕,上面悬挂着徽标,一些徽标上面写着信任、可持续性和新技术。

  通常来说,能够在这条路上开设“会客室”的企业多为世界经济论坛的战略伙伴。按照世界经济论坛官方网站的说法,战略合作伙伴代表100家领先的全球公司,每家公司都提供重要领导力,以支持论坛改善世界状况的使命。论坛仅邀请具有良好治理记录且与论坛价值观保持一致的最受认可的公司加入此小组。

  前两年,Promenade路上鲜有中国企业身影。最近两年,开始可见中国品牌的会客室。

  比如,华为会客室,今年设立在Promenade 55号。

  在这间不足50平米的空间里,华为得以在会场外与客户来一场更亲密接触。

  不仅是华为,这个仅几个街区的小镇,眼下,中国元素、中国身影、中国声音,不经意间,可见、可听。

  2020年,达沃斯论坛50年,中国参加了41年。41年来,中国代表团的规模从10余人次递增到150人上下;41年来,中国声音从“更多地听”,到“试着开口”,再到“引领话题”。

  另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是,41年来,中国人在这座冰封小镇上,参加过各类晚宴,组建了各式饭局。这些饭局的地点、菜式、座上宾、以及话题的演变,与中国改革开放41年的进程,遥相呼应,相映成趣。

  中国人在达沃斯,首先是客,出席别国别人组的饭局,规格最高的就是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的欢迎晚宴。

  中国代表团第一次出现在达沃斯小镇是1979年。自由市场经济学家、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钱俊瑞带队,身着中山装发表演讲,向世界传递,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更加开放中国的目标和决心。

  世界经济论坛官方网站的大事记栏目里,一张十几个东方面孔站在一群西装革履的欧美人的合影,记录了这一重要时刻。网页左下角注着几行字,标题是“1979年,对中国打开大门”,说明很简洁:“这是论坛与中国长期关系的肇始,此后每年都有中国官方人员参加达沃斯论坛。”

  在施瓦布的记忆里,中国代表团成员“更多是倾听别人发言,很少表达自己的看法。”

  之后,达沃斯很快成为中国学习和引进欧洲商业和投资理念的平台,也被认为是德国企业最快进入中国市场的原因之一。

  最初的一些年,派什么规格的人参加,一方面,取决于中方对论坛定位的理解;另一方面,取决于中方在论坛上传达声音的需求。诚如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所言,中国“需要在这个全球论坛上解释自己。”

  1992年1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率团参加达沃斯论坛年会并发表演讲,邀请全球工商界领导人加大在中国市场的投资。那是,中国首位在任总理登台演讲。此后,时任总理温家宝和李克强,先后参会,发表演讲。

  2020年,有将近200名中国参会者来到达沃斯,这与整个论坛3000名参会者的总数相比,仍是较小比例。不过,未来将非常乐观。

  世界经济论坛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David Aikman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大,中国也逐渐成为通过采用新技术建立可持续经济模式的主要参与者之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年邀请更多的中国人参加达沃斯论坛,分享他们对生态和可持续性的看法。世界期待着在这方面向中国学习”。

  几十年来,代表团抵达,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施瓦布先生总会举办欢迎晚宴。在这条主叙事线上,2017年,达沃斯论坛迎来“中国高光时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年会开幕式并发表题为《共担时代责任 共促全球发展》的主旨演讲。习近平主席在演讲中,呼吁世界警惕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思潮。当时中美贸易紧张正在升级,欧洲政坛民粹主义声势渐长。

  中式饭局,始于宋,无人不成席,无类不成席,或三五老友,或众人成席。中国人在达沃斯有中式饭局,是商界代表渐渐活跃之后。

  达沃斯论坛在1月下旬举行,有些年份恰与中国春节重叠,2020年即是,2006年也是这样一个年份。那一年,SOHO董事局主席潘石屹与时任中国网通董事长田溯宁、中国台湾商界领袖王永庆女婿陈文琦等人,在达沃斯一家泰国餐馆过除夕。

  潘石屹在个人博客里记下了一段达沃斯细节,“说人家印度做得不错,今年,在达沃斯有一场’印度之夜’,明年我们中国也要在达沃斯做一个中国之夜。谁出钱呢?陈文琦马上举起了手,田溯宁也接着举起了手。”

  那是中国改革开放成就世界瞩目、互联网经济开始崭露头角的年景。百度的李彦宏、阿里的马云、腾讯的马化腾开始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发声。但是,中国代表团在达沃斯声音还是不太强。

  不过,在随后的多年中,达沃斯小镇中,逐渐出现了“中国之夜”、“广州之夜”……

  2007年,英国《经济学人》的一篇报道分析了中国代表团在达沃斯小镇上的“安静”,“在达沃斯出现的中国人不超过50人。在228个议题当中,有中国人参加主要讨论的不到30个”,“真正世界性的议题,只有朱民、马云、田溯宁等几人参加”。

  那一年,马云接受记者采访时,谈自己在论坛上的表现,笑言“just so so!”

  当时,为什么中国人的声音与中国经济体量不相符呢?

  一来,中国人还没有深谙达沃斯论坛的“气场”。另一方面,那个时代的企业家语言关是个问题。据《国际金融报》这次参会的体验,达沃斯更重要的沟通,不仅来自于数百场的论坛,更重要的是“达沃斯lounge文化”,即在会场提供休息的沙发、走廊上进行交流。这样的非正式交谈,如果头脑中“库存”不够,如果语言不过关,根本无法跟对方有交流。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中国经济实力稳步上升,中国学者的留学背景越来越扎实,中国企业领袖的语言水平日益提升,十几年前的“安静”,早已消逝。

  2019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代表团参会人数151人。朱民在达沃斯札记中,透露了他的忙碌,作为世界经济论坛董事会常务董事,除了参加会议,还组织和主持了国资委“中外企业之夜”、清华大学“一带一路达沃斯论坛”、“达沃斯中国之夜”等多场活动。

  朱民从1996年开始,年年参会。眼下的达沃斯小镇,无论是“中国之夜”、“中外企业之夜”,学界、商界各类午餐晚餐,只要朱民的行程能安排,他都会出席,偶尔客串嘉宾主持。

  在他看来,“虽然达沃斯太小、太冷,而且论坛的时间经常与中国的春节冲突,但人们仍会去参加”,“参加论坛对中国国有企业有好处,因为国有企业的改革对中国和整个世界仍很重要,他们改变思维方式,改变经营方式,这是好事。”

  中式饭局,总得有人组织,最活跃的还是企业以及企业家。

  全球化进程之中,特别是近10年,中国一直是国际谈论的焦点。在《纽约时报》一篇报道中,叙述了中国企业人活跃在达沃斯的一种隐秘方式,“从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富有的中国企业家在代表团起主导作用。中国最大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如阿里巴巴的马云和百度的李彦宏,像是一个非正式俱乐部的成员,每年在达沃斯聚会,他们住在装饰优雅的小木屋里,可以看到白雪皑皑的山坡和上方森林的壮丽景色。”

  2003年,马云第一次参加冬季达沃斯是2003年。最初几年,更多的是一个听众,向全球商界领袖们学习,积极参加各类饭局。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马云第一次在达沃斯设宴,一直到2019年,每年一次饭局。座上宾,不仅有包括卡梅伦、布莱尔、特鲁多这样的政界人物,甚至也有莱昂纳多、史派西、U2主唱这样的文化名流。

  酸辣汤,烤鸭,西芹虾仁,香炒蘑菇,萝卜炖牛肉、猪肉圆白菜等······

  2020年,恰逢第50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近200位中国代表在这个雪国小镇上聚集,中国企业举办的各类午餐会、晚餐会,早已在数月之前有序筹备。这些流动的饭局,早已成为中国人表达、融入、影响这一论坛的重要平台。

  在这些流动的宴席里,朱民、林毅夫、李稻葵等学者来过,田溯宁、潘石屹、王健林、马云、郭广昌等企业家迎来送往,眼下,任正非、孙洁等企业家正在这里,这一代代学人,企业人,是达沃斯在中国的身影,也早已成为中国改革开放成就在达沃斯传递的火炬手。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