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会挑战约翰逊“无协议”脱欧 英国经济或硬着陆

  高雅

  英国首相约翰逊“宁愿临时大选,也不延迟脱欧”的最后通牒,让议会复会的第一天有了戏剧性的开场。

  当地时间9月3日(周二),英国议会在夏休期后重返威斯敏斯特宫开始新会期。以前任财政大臣哈蒙德为首的15-20名保守党反对派联合工党等反对党,试图通过立法强迫约翰逊将脱欧最后期限从10月31日推迟至明年1月底,以暂时避开“无协议”脱欧。

  在脱欧不确定性始终盘旋的情况下,英镑兑美元汇率再次大跌0.8%至1.2063,兑欧元汇率也跌至1.0954。此外,2日公布的8月制造业PMI数据报47.4,连续四个月下跌,是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根据欧盟委员会数据,英国8月经济情绪指数落至92.5,是七年来最差水平。

  “商业情绪减退显然是出于对欧盟与英国未来关系极度不确定的担心,”德国ifo经济研究所贸易专家布拉姆(MartinBraml)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些制造业(譬如汽车业)的经济部门在未来需要面对艰难的阶段,因为价值链可能被中断,公司也会搬迁到欧盟去。”

  英国政客仍玩得起反反复复的政治博弈,但英国经济还经得起折腾吗?

  脱欧的岔路口

  由工党议员本恩(HilaryBenn)、前保守党大臣哈蒙德以及高克(DavidGauke)领导的跨党派反对联盟在9月2日提交了一项法案。在法案通过后,如果议会在10月19日之前仍未就脱欧协议达成一致,约翰逊就必须向欧盟提出将脱欧程序延长三个月至明年1月31日。

  此前,约翰逊成功迫使议会于下周休会至10月14日。这不仅缩减了议员们改变脱欧结局的空间,还引发了对约翰逊一意孤行“滥用”宪法的怒火,所以才上演了“窝里斗”这一幕。本次法案获批的概率也很可观,今年4月,反对派就曾成功联手通过一项反“无协议”动议。

  对此,约翰逊表示,保守党反对派的举动会“毁灭”他意图得到一份更好的脱欧协议的谈判策略,因为欧盟领导人将认为议会决心叫停脱欧。他甚至称,将把在3日支持立法的反对派赶出党内,而且无论如何也不会延迟脱欧。约翰逊政府高级官员证实,如果政府输掉了3日的投票,会在4日尝试提前大选,并在10月14日召开临时大选。

  然而,固定任期议会法案规定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才能发起大选。2日,工党领袖科尔宾(JeremyCorbyn)已经肯定地表示希望召开临时大选,因此约翰逊如愿的可能性很大。不过,如果出于某些原因没能发起大选,约翰逊的脱欧策略甚至个人政治生涯都会陷入疑云。

  目前,投资银行高盛已经将其对“无协议”脱欧的概率从20%提升到25%。上周,摩根大通也将其对这一结局的预测概率从25%升至35%。

  外国直接投资“哑火”

  长期以来,由于其对商业友好的环境以及方便外国公司以其为根据地向欧盟售卖商品和服务的能力,英国在过去近半个世纪中获取了大笔外国直接投资(FDI)。根据联合国贸易与发展大会在6月公开的报告显示,英国多年来吸引的外国投资额总和仅次于中美。

  然而,根据fDiMarkets数据,从2016年6月至2019年6月,得益于外国投资新生产设施或扩大现有规模而创造的工作岗位数量,相比2013年至2016年同期减少了19%,降至18.3万人。同期比较,外国资本直接投放的绿地投资额度缩水了30%,下降为834亿英镑。

  英国国际贸易部6月发布的数据也显示,从2018年3月到2019年3月,绿地投资和在英海外公司的兼并等项目数量下降了14%至1800件,处于2014年来的最低水平。

  布拉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低水平的FDI也是由脱欧的高度不确定性导致的。我不认为这种不确定性很快就会得到解决,因为约翰逊政府似乎没有寻求另一次延期。”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6月报告同样指出,自脱欧公投以来,大约有五分之一的海外投资者取消或搁置了在英投资计划。安永合伙人鲍德温(AndyBaldwin)称:“过去三年不懈的不确定性已经让投资者转向其他地方,因为人们没有耐心再对脱欧谈判采取观望态度。”

  更重要的是,在英海外直接投资的领域往往专注于通信科技和制造业等战略性行业,但脱欧却似乎让这些行业失去了助力。根据fDiMarkets数据,截至今年6月份的前三年间,投资英国绿地项目的FDI在通信科技领域创造的就业岗位数量与脱欧前同期相比几乎腰斩,下降47%。而从2018年6月至今年6月,FDI提供给英国制造业的就业数量降至2003年以来最低点。

  譬如说,日产汽车在今年2月撤回了在桑德兰工厂生产最新版X-Trail车型的计划,日本松下和索尼等公司也宣布将其欧洲总部从英国迁址荷兰。

  布拉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即使在英国脱欧之后,我也不认为外国直接投资很快会复苏,因为许多外国公司此前将英国作为进入欧盟单一市场的踏板。这些日子已经结束了。”

  消费能否支撑经济?

  投资哑火,生产萎靡,那么经济增长的第三驾马车“消费”能否起到支撑经济的作用呢?

  随着脱欧僵持不下,英国消费者心态渐渐出现了两种趋势,一方面总体来说对个人财政抱有信心,一方面对英国经济的前景却并不乐观。譬如说,英国官方统计办公室数据显示,其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遭遇七年来首次萎缩,但同期家庭消费却环比增加0.5%。

  然而,快速增长的政治不确定性的确遏制了人们做出大额财务支出的冲动。根据英格兰央行8月底的研究估算,自脱欧公投的三年来,英国已经丧失了3%的国民收入。

  在欧盟经济情绪指数中,英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7月的-6.9跌至8月的-11.4。零售商信心指数从-11.7降为-29,远低于这一数据长期平均值1.3。

  在房地产市场,英格兰东南部房价同比持续下跌,许多投资者希望等待房屋价格更稳定再做决定,这对家居用品的销售产生连锁效应。在汽车市场,根据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协会(SMMT)数据,7月英国汽车销售量连续第5个月下滑,新车登记量降至2012年来的冰点。

  此外,虽然整体就业数据仍较可观,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家庭都准备好承受英国脱欧的冲击,特别是“无协议”脱欧。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外部成员弗里格(GertjanVlieghe)称,英国的低储蓄率使他“担心家庭面对收入或就业下行意外的脆弱性”。

  的确,近十年来收入增长的停滞让许多低收入人群无法做好应对准备。英国智库决策基金会(TheResolutionFoundation)指出,大约60%的家庭根本没有储蓄,而且很多家庭已经在大幅削减开支,匮乏缓冲更高支出的经济余地。同时,该智库认为,未来即使失业率稍有上升,年轻工人和学历不足的员工都会受到影响,很多人现在的合同就缺乏保障。

  对此,布拉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认为,在硬脱欧的情况下,会出现大笔赤字支出。汇率将调整和刺激出口,占GDP约80%的政府债务规模允许英国在未来几年进行赤字支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