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甩卖23家国企填补财政 印度航空脱手难

  钱小岩

  [印度政府今年将加速国有企业私有化的步伐。计划在2019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向社会出售包括航空公司和水泥生产商等在内的23家国企,预计能够获得1.05万亿印度卢比(约合人民币1051亿元)的收益。如果能够达成这一目标的话,这将是印度有史以来出售国有资产的年度最高纪录。]

  印度财政赤字越来越大,怎么破?再卖掉一批国企。

  印度政府今年将加速国有企业(Publicsectorundertaking)私有化的步伐。计划在2019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向社会出售包括航空公司和水泥生产商等在内的23家国企。

  通过出售国企不仅能够补充政府的财政,还能摆脱对亏损国企的财政补贴,在准备出手的23家国企中,有7家处于亏损状态。此外,将相对低效的国企私有化,能够提高效率,进一步激活国民经济。

  出售新一批国企,预计能够获得1.05万亿印度卢比(约合人民币1051亿元)的收益。如果能够达成这一目标的话,这将是印度有史以来出售国有资产的年度最高纪录。

  但是,很多国企并不是政府想甩手就能甩掉的。例如,2018年印度政府出售印度航空时,就出现了无人应标的窘态。对此,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印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毛克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印度国企改革内部有很大的阻力,既有结构方面的问题,也有劳资方面的纠纷,一直以来进行得不是很顺利,很多大型国企处于想卖也卖不掉的状态。”

  出售国企补贴财政

  印度中央统计局8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印度经济增速仅为5%,远低于市场预期,是2013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

  印度经济在去年第二季度还保持8%的高位,随后持续下降,今年第一季度降至5.8%。分析人士认为,导致印度经济持续放缓的主要原因是结构性问题,印度需要加大改革力度才能重振经济。

  经济在下滑,财政收入必然受到影响。此外,在2017年7月开启全国统一税制的商品和服务税改革(GST税改),目前由于在税制和征管方面仍存问题,尚未取得预期效果。毛克疾研究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今年GST税改预计产生的收入和实际的收入差额比较大,相当于印度GDP的1%。

  印度政府在2019年5月公布,2018年的财政赤字为3.39%,高于2018年年初设定的3.3%。在2019财年,印度政府继续坚持将财政赤字率设定在3.3%,否则会降低投资者对印度的信心。不过,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要守住这条线并非易事。

  印度国有企业几十年来为国民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至今仍然是印度经济的支柱。但近些年来,由于体制落后和管理混乱等原因,国企中有一半处于亏损的状态。

  近年来,随着私营部门的蓬勃发展,曾经占据市场大头的印度国营企业的市场份额在持续下降,在消费品领域尤为突出。如,印度斯坦机床公司(HindustanMachineTools)所生产的手表,在1990年市场占有率曾高达90%,在21世纪初已经跌落到了15%以下,最终在2016年,该公司的手表部门宣布破产。

  20世纪90年代初,印度政府就开始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莫迪2014年5月上台后就一直在推进出售部分国有企业的股票,以及企业的私有化。“国企私有化的背景是政府缺钱”,毛克疾对第一财经记者简明扼要地说。截至2018年3月底,由印度政府出资51%以上的国有企业(中央直属国企)约有260家。

  除出售国企外,印度政府还广开财源,如在8月26日,印度储备银行(RBI)向国库上缴了1.76万亿卢比,作为截至2019年6月30日发放给印度政府的年度股息,该金额超出了市场预期。经济学家认为,印度中央银行的这笔缴款,能够帮助政府填补税收缺口,扩大支出空间,更容易达到预算赤字的目标。

  印度航空甩卖难

  在印度国企私有化中,印度航空一直是其中的焦点。连年亏损的印度航空,是印度国企甩卖中的老大难,如果出售成功将助推莫迪对国有企业私有化的进程。

  自2007年与另外一家印度航空国企合并以来,印度航空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背负的债务已累计至70亿美元,印度政府已为其注资累计达40亿美元。

  对于印度航空私有化的动议早已有之。但是,由于担心被指贱卖国有资产,印度前任政府在2013年搁置了该公司的私有化建议,直到莫迪上台以后第三年的2017年,印度航空的私有化进程才出现转机。

  2017年下半年印度政府宣布出售印度航空76%的股份,其中包括低成本子公司印度快运航空(AirIndiaExpress)以及机场航站服务公司(AISATS)50%的股权。

  虽然公开竞标,但是对于潜在的买家要求不少,如要求资本净值不少于500亿卢比(约50亿人民币),而对于国际买家,还必须找到印度本地的合作伙伴,同时收购的股权比例不得超过49%。

  然而,好不容易走上私有化道路待价而沽的印度航空,在2018年5月31日招标截止时,仍然没有一个潜在买家出现。

  就招标失败,从印度航空角度来看,首先是收购方需承担大部分印度航空的高额债务。其次,印度航空38000名员工中40%是永久编制的员工,一旦收购达成,对于员工的后续安排也增加了收购方的运营负担。此外,印度政府仍然保留了24%的股份,虽然是少数股东,但是收购方担心在日后的管理中存在着政府干预的隐患。

  从收购者的角度来看,除了上述问题以外,印度政府在出售时采用了打包出售的方式,进一步削弱了印度航空的吸引力。

  印度政府今年7月发布的预算案中,表示将放宽航空业的外资投资限制,即改变当前外资企业在印度航空公司出资比例限制在49%以下的规定。印度财政部长西塔拉曼(NirmalaSitharaman)同时表示:“战略性的资产出售仍将是政府未来工作中的优先任务,印度政府不仅会重启印度航空的出售计划,还将让更多私营企业战略性地参与到央企业务中来。”

  有分析认为,这一改变将会进一步吸引外资前来竞标印度航空的私有化。据印度媒体报道,预计政府最早将在10月再次启动对印度航空的招标。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