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不放弃汽车税威胁 日欧要如何守住贸易底线

  冯迪凡 高雅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指出,美国在汽车业上无论是对日本、韩国、德国还是整个欧盟,从美国的利益来说都没有完全放弃关税壁垒这个砝码。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亦指出,如果特朗普政府要坚持其竞选理念,即治理全球对美贸易顺差的问题,第一个应该解决的就是汽车业,日本此次做出一些(妥协)姿态也是为了保汽车。]

  法国比亚里茨七国集团(G7)峰会结束后,全球贸易形势变得更糟了吗?

  在峰会期间,日欧领导人同美方紧密互动,美方主动传出日美在贸易方面达成原则性共识,日本将对美国开放70亿美元农产品市场的“捷报”。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对日和对欧表态中,美方仍未彻底放弃最高可达25%的汽车税威胁。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表示,美方不会放弃汽车税的威胁。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美国在汽车业上无论是对日本、韩国、德国还是整个欧盟,从美国的利益来说都没有完全放弃关税壁垒这个砝码。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亦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如果特朗普政府要坚持其竞选理念,即治理全球对美贸易顺差的问题,第一个应该解决的就是汽车业,日本此次做出一些(妥协)姿态也是为了保汽车。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美方在谈判前要价期间曾多次提出要对日本谈服务贸易和汇率问题,然而目前从公布的内容看来日本坚守了自己的立场,即不能超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的互惠程度。

  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关于日美贸易协定,日方提出来的就是不把服务贸易和汇率放进去,这次可以看到特朗普政府同意了这样的条件,即日美贸易协定中不再涉及服务贸易和汇率的问题。

  专家:农业是日本唯一可以让步的地方

  在上任之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即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谋求以比TPP更小的代价,同TPP中的主要国家谈成更好的双边贸易协定,其中重要的国家即为日本。

  在美国退出TPP的情况下,日本顶住压力让TPP“起死回生”,并签署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即没有美国的TPP),还同欧盟完成了自贸协定谈判,令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生效。

  这样的结果令美方被动。“特朗普2017年上台之后退出了TPP,导致美国相对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而言,不再具有优势,因为退出TPP后其他国家谈好的关税就降不下来了,所以日本对美的关税还是很高的。相反,日本进口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产品就很便宜,美国的农场主就觉得受损失了。”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特朗普专门谈到农产品关税,如果能把农产品关税降下来的话,这对美国的农场主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利好,因为毕竟TPP是一个排他性协议,对于TPP之外的经济体都是具有歧视性的,所以如果美国这次可以通过双边的协议来,修补退出多边协议之后带来的不良效应,也就是说如果美国认为农产品对日出口能达到TPP的关税水平的话,那么美国认为这至少能修补退出TPP之后的负面效应。”

  确然,在CPTPP和EPA先后生效后,其效应已经显现,根据日本财务省8月公布的最新数据,以猪肉为例,在CPTPP下,今年4月关税已从原来的4.3%降至1.9%,而1~6月,来自加拿大等CPTPP生效国对日出口量同比增加7%;2~6月来自欧盟EPA生效地区的进口量较上年同期大增13%,其中丹麦猪肉表现尤其良好;相比之下美国对日出口份额1~6月同比降低1.6%。

  再以葡萄酒为例,1~6月,来自CPTPP生效国的对日葡萄酒出口同比增加8%,2~6月来自欧盟的出口大增25%,来自意大利、法国的红酒销售均激增。同期,1~6月来自美国的葡萄酒则同比降低2%。

  周世俭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日美急于达成协议,特别是从美方而言,是因为特朗普政府目前在农业方面的压力很大:玉米9月就要收获了,大豆在10月份也要收获,由于今年农产品海外订单不多,库存挤压严重,而这些地区全是共和党传统票仓。

  从目前的谈判成果来看,日方守住了其TPP底线。

  “日方也希望按照TPP的标准去达成日美之间的这种协定。”刘向东表示,因为美日之间的同盟关系还是存在的:此前美国曾敲打韩国,并在重新谈经贸协议时对韩国要价很高,韩国妥协了,但日本方面现在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但总的来说,日本不可能抛弃美日同盟关系,考虑日本有依附于美国的一面,就必须拿出自己的诚意,让利给美国。

  “日本的市场除了农业已经比较开放了,所以日本能够让利的地方就是农业,还有一些新的领域,比如数字经济这些大家(竞争水平)都差不多的地方。”他指出,美国的优势就是农产品,所以这一方面日美谈得比较好。

  “另一方面就是能源,日本缺少能源可以从美国多进口一些资源,将其纳入到贸易谈判领域。”刘向东指出,但是日本坚持否掉的就是美国希望纳入的汇率和服务贸易的内容,因为日本之前是吃过亏的,所以日本对此耿耿于怀,它不是完全“美国是老大哥,我们是同盟关系就完全遵从美国提出的要价”,日本肯定还是要从自身的利益出发,来考虑这个问题。

  欧美之间汽车税威胁仍然高悬

  在欧盟方面,即将离任的欧盟各层高级官员似乎终于可以毫无顾虑地吐露真言。

  在比亚里茨G7峰会召开前夕,特朗普威胁,如果法国对美国互联网技术企业征收数字税,美国将对法国葡萄酒征收关税。对此,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回应称,如果美方对法国葡萄酒征税,欧洲联盟将寻求报复。

  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次图斯克的发言非常强硬,在外交上通常是万不得已才会做的事情,不过也可以看到,11月1日图斯克就结束任期,在下台之前为维护欧洲利益,他也为自己塑造了一个好的形象。

  同时,欧盟贸易官员马尔姆斯特伦也指出,欧盟在11月1日,即原定的欧美达成贸易协定的日期前已经无法达成协议了。

  在奥巴马政府时代,欧美之间存在着一项复杂的贸易谈判——“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在谈判期间,欧盟曾出价提议对超过97%的进口商品取消关税,来换取美国对欧洲企业开放其政府采购系统,并有策略地修改其“买美国货”的法案,但彼时的美国谈判团队并不为之所动。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TTIP被弃,转而提出美欧进行——“零关税、零非贸易壁垒和非汽车类工业产品零补贴”贸易协定谈判,这意味着美欧之间也将达成一个非常有限的小型贸易协定,其主要目的在移除工业产品方面的关税。

  即便如此,马尔姆斯特伦也指出,这一谈判目前尚未开始,其原因在于美方希望在该谈判中讨论农产品,而欧盟不能同意。

  当下,美方在有关进口汽车和零部件的“232调查”报告中已经认定,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威胁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并将在11月14日左右开启下一步行动。特朗普政府从未撤销过这一威胁。

  特朗普为削减贸易逆差,肯定会触及汽车税问题。周世俭解释道,但如此,就会得罪传统盟国,譬如欧洲国家。

  欧盟方面此前已经透露,如美方出台涉及欧洲汽车的惩罚性关税,那么欧盟准备的反制清单上涉及的美方产品总价值将达350亿欧元。

  “汽车市场也是特朗普政府需要重新振兴的行业,因为汽车行业后面跟的是钢铁,所以如果不振兴汽车的话,其他工业就没法复兴。”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美国是想从汽车的角度重振美国工业化的进程,美国对日本之外的其他国家想法也是一样的,这是最早做“232”调查时美国政府谋定的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