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美暂达共识:将在多边框架下解决数字税争端 美欧贸易争端依然未了

  法国与美国就“数字税”问题达成共识,成为本届七国集团峰会(下称‘G7峰会’)的一大亮点。据新华社报道,法美两国同意在经合组织框架下解决问题。当地时间8月26日,G7峰会发布声明称,将在2020年达成一致,在经合组织框架内更新国际税收规定。

  据报道,这项由法国财长勒梅尔、美国财长姆努钦、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敲定的折衷方案的内容是,法国征收的数字税若与经合组织拟定的数字税收机制有别,法国将向企业退还差额。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今年11月之前决定是否对欧盟输美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征收高达25%的惩罚性关税。特朗普在G7峰会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十分接近与欧盟达成协议,不必将“汽车税”付诸实施。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朱宇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2020年美国大选近在眼前,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战比原先预料的更为艰难,因此特朗普很可能会避免多线作战,与欧洲保持拉锯和口水战,但不太会有过于激进的举动。

特朗普未松口“葡萄酒”税威胁仍在

  G7峰会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西南部城市比亚里茨举行。在参加G7峰会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威胁,如果法国对美国科技巨头征收数字税,美国将对法国葡萄酒加征关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回应称,若美方对法国葡萄酒采取行动,欧盟将“以牙还牙”给予报复。

  峰会后,这种紧张局面似乎出现了缓和。“在比亚里茨之前,威胁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差点被法国葡萄酒关税击中……比亚里茨之后,威胁消退了。” 法国财长勒梅尔对媒体称,“它还没有完全解除,但它正在消退,这将取决于我们在未来与美方所做的工作。”

  马克龙在G7峰会记者会上表示,法国与美国就数字税达成了“非常好的协议”,克服了双方之间存在的困难。在达成“数字税”国际协议之后,法国将取消本国开征的数字税,也会向曾经交税的公司退还差额。

  这也是法国的一贯表态,在达成更广泛的国际协议之前,法国的数字税只是一项临时措施。在7月召开的G7财长会议上,各国对法国提出的征收数字税原则达成共识,即只要公司在一国进行虚拟经营活动,不论其公司实体是否在这,就需缴纳营业税。部长们承诺,将在2020年1月之前确定新数字税的框架,在明年年底前最终敲定这项新税。

  长期以来,一些互联网巨头为了少交税,将公司注册在低税率国家,却在其他营业额可观的国家经营并避税,造成了不公平竞争。就欧盟而言,欧盟委员会2018年的数据显示,全球科技公司的平均税率为9.5%,不到传统公司平均23.2%的一半,欧盟因此损失了大笔税收。

  今年7月,法国不顾特朗普的威胁,通过了征收数字税的法案,数字税追溯至2019年1月1日起适用生效。法国数字税将针对全球数字业务年营业收入超过7.5亿欧元(约合8.4亿美元)和在法国境内年营业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约合2814万美元)的企业征收。这项税收将影响约30家公司,其中多数为美国公司,包括谷歌、苹果、Facebook和亚马逊。

  据报道,欧盟官员计划推出一只1100亿美元的基金,用于投资高潜力的欧洲企业,帮助欧洲公司赶上来自美国和中国的竞争对手,该计划的文件明确指出了来自美国的谷歌、苹果、Facebook和亚马逊以及中国的阿里巴巴和腾讯等科技巨头的威胁。

  在G7峰会记者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重申,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希望在2020年前,找到解决数字税收问题的方案。这意味着,在此之前,法国将继续对科技巨头征收数字税。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表态颇为“暧昧”, 在G7峰会记者会上,他并未直接表明双方是否已经达成了协议,或者他是否已经放弃对法国葡萄酒征收关税,只是说“(美国)第一夫人非常喜欢法国葡萄酒”。

看似缓和美欧争端仍未解决

  美法之间的数字税争端是美欧关系的缩影。由于航空业补贴、“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和欧盟汽车出口等方面的争议,美国多次威胁将对欧盟加征关税。

  朱宇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本次G7峰会并未取得实质性成果,会后甚至没有发布正式的联合公报,只有一份简短的领导人声明。这是峰会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与会国之间的分歧由此可见一斑。在这份声明中,有关贸易问题的内容也非常空泛。因此,本次峰会并没有能够推进美欧之间贸易争端的解决。

  特朗普在G7峰会的记者会上称,与欧盟谈判贸易问题困难重重,但他对能达成广泛协议的前景持乐观态度,美国十分接近与欧盟达成协议。他还表示,应德国总理默克尔邀请,他计划短期内访问德国。

  回顾去年的G7峰会,美欧一度形成令全球瞩目的“三零共识”,但最终也在拉锯中变成一纸空文。在朱宇方看来,特朗普的态度从未真正转变,以他上任至今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政治公信力,也很难将其所言当真。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尽管特朗普在一定程度上释放了积极的、缓和的信号,但并没有做过多承诺,在此前美欧达成共识之后,他也多次以“汽车税”威胁。当前欧美贸易关系没有进一步恶化,在G7峰会上没有出现针锋相对、不欢而散的局面,但特朗普的态度是否有根本性转变,还需关注后续落实的情况和实际进展。

  不仅如此,丁纯指出,特朗普在欧美问题上的表态有所缓和,应是迫于2020年美国大选的压力,且当前美国金融市场动荡、经济出现衰退迹象,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仍未获得进展。

  “特朗普现在需要一些成绩来为自己竞选摇旗呐喊,可能不得不做一些妥协。但能在多大程度上让步,还需要观察。”他说,欧美贸易关系缓和对全球经济以及中美关系都具有影响。一方面,贸易战“烽火四起”损害全球经济和各国的发展,另一方面,美国若与欧盟先达成协议,可能会增加其与中国贸易谈判中讨价还价的筹码;反之,美国若与中国先达成协议,也会对欧盟构成压力。

  朱宇方并不看好美欧能在短期内达成贸易协议的前景。她指出,美欧贸易出现争端的具体问题并没有出现缓解的迹象,美欧之间甚至还没有找到有效的协议途径。具体而言,欧盟在贸易政策上是一个整体性的行为体,但欧盟各成员国对美贸易的特征又有极大差异,这令热衷和习惯于以双边形式处理贸易问题的特朗普非常困扰。

  “比如,他可能认为欧洲对美出口汽车太多而应当开放农产品市场作为补偿,但出口汽车更多的是德国,而开放农产品市场打击的却是法国。”她说。

  (编辑:辛灵)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