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中企考虑墨西哥建厂 “美墨加”协定成潜在拦路虎

  经济学人智库拉美首席分析师Mark Keller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与其他拉美国家不同,墨西哥传统上更多地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而非潜在投资者。“中美贸易摩擦有望为中墨经济合作打开一扇门。相较墨西哥,中国更快地转向更高附加值的制造业,中国可能会选择加大对墨西哥(制造业)的投资。”

  美国近日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了25%关税,并威胁对另外325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税。北美华富山工业园副总裁吴广云告诉记者,随着贸易摩擦升级的消息不断传来,登门拜访的企业也络绎不绝。“目前的形势让国内很多企业非常迷茫,一些企业对美国的出口量很大。没上关税清单的担心未来的不确定性,已经上了清单的更加着急。”

  关税阴影之下,赴墨西哥投资建厂,成为不少依赖美国市场的中国制造业出口商的一个选项。“最近来咨询和接洽的意向企业有几十家,大多来自浙江、江苏、广东、山东沿海经济发达省份,从事汽车零部件、机械、家电业务。”他说。

  经济学人智库拉美首席分析师Mark Keller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与其他拉美国家不同,墨西哥传统上更多地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而非潜在投资者。“中美贸易摩擦有望为中墨经济合作打开一扇门。相较墨西哥,中国更快地转向更高附加值的制造业,中国可能会选择加大对墨西哥(制造业)的投资。”

  墨西哥经济部副部长卢斯·玛丽亚·德拉莫拉日前表示,中国是墨西哥汽车零件、钢铁工业和电子产业等领域重要投资国。墨西哥欢迎中国企业来墨投资,双边在汽车产业和矿业等领域还有较大合作空间。

  打开中墨合作“大门”

  一位国内外贸企业的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从事仓储设备生产贸易十多年,从前对美出口占公司整体业务的三分之一,客户主要来自美东和美西各州的经销商。从去年开始,美国市场的订单大幅减少。

  2018年,美国对价值约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开征25%关税,仓储货架产品所属“钢铁结构体及部件”类别不幸上了“关税清单”。“美国客户一下子不来了,因为关税现在很高,再加上其他各项费用,谁都受不了。”上述负责人抱怨称,目前公司不得不转向其他市场,但失去美国市场,对营收影响很大。为重返美国市场,他开始考虑到墨西哥投资。

  汽车是美国对贸易伙伴发难的一大领域,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将对全球征收汽车关税。本月,美国将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关税提高至25%,涵盖了大量汽车零部件。而美墨加协定(更新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要求汽车及零部件的原产地率要从现行62.5%提高至75%,更是促使多家汽车制造商考虑调整供应链,将更多零部件制造业务转移到北美,以适应原产地化率的要求。

  “大众是我们的重要客户,它们一部分车是最终销往美国,会有本地化率方面的要求,2017年时就提出希望我们到墨西哥设厂,所以我们过去投资主要是为了响应客户需求。” 上市公司新坐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郑晓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总部位于杭州的新坐标是入驻华富山工业园的首家企业,从事汽车精密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提供配气机构系统化产品解决方案,客户包括大众、奥迪、福特、通用等汽车厂商。公司在园区的项目一期计划投资900万美元。

  据郑晓玲介绍,新坐标的美洲业务刚刚起步,产品主要销往墨西哥和巴西。未来希望以墨西哥工厂为基地,供应欧美车企在美洲的整车厂,这将成为公司重要的业务增长点。

  “我们主要是做汽车发动机的核心部件,在全球范围内,符合整车厂要求的供应商并不是很多,替换供应商对于整车厂而言成本也很高,所以提高关税对我们影响不大。”她在谈及潜在的、全面开征的汽车关税时说。

  当前,中国在墨投资一半集中在制造业领域,但总体投资占墨吸收外资总额的比例仍然较小。据墨西哥经济部统计,2017年中国对墨西哥直接投资2.28亿美元,同比增长300%;2018年中国对墨西哥直接投资2.5亿美元,同比增长9.7%,1999-2018年间中国对墨西哥投资存量达11.45亿美元。

  “走出去”应关注产业配套

  希望以“零关税”获得北美市场的准入,只是中企赴墨西哥投资的一个因素,投资决定更多是出于企业长远发展、全球化布局的战略考虑。当前,在墨投资的中企有上千家,海信、TCL、德昌电机、富岭环球、北汽集团、三花控股集团、海天集团等已在墨西哥设厂。

  “制造型企业到海外投资建厂,不像去设个销售分支机构、做一单生意那么简单,前期投入很大,要在当地形成生产制造体系。”吴广云对记者称,物流成本较高的零部件、辅料、元器件、原材料等需要在当地进行采购、分包,因此所在国的工业基础和供应链协同能力是关键。

  由于工业门类齐全、制造业发达,再加上与45个国家签署了自贸协定,墨西哥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之一,世界500强企业都在此设有工厂。2018年,墨西哥制造业吸收外资155.23亿美元,占吸收FDI总额的49.1%。

  “比如华富山工业园项目所在的新莱昂州,是墨西哥第二大工业地区,有起亚、戴姆勒、卡特彼勒等汽车巨头,园区500公里内就有15家整车厂,400多家汽配企业;家电配套产业十分完善,本地产能占墨西哥的近一半。企业很快能找到供应链上的本地合作伙伴。”吴广云称。

  “美墨加协定”提高汽车的原产地率,意味着企业需要以更多当地的原材料和配套,替代从中国进口的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美墨加协定” 规定,40%的零部件须出自这三个国家时薪16美元以上的工人之手,这意味着大量的汽车生产加工可能会转移至美国和加拿大。“如果墨西哥把时薪提高到16美元,那基本和美国的工资水平相当,墨西哥劳动力的成本优势就不存在了,这很不现实。” 郑晓玲说,由于仍有几年的过渡期,如何落地执行还需观望。“我们在墨西哥的工厂是全自动生产,并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受人工成本上升的影响不大。”

  “美墨加协定”仍需三国立法机构批准才能生效。Mark Keller认为,协定有望在今年通过,若到年底还未批准,在明年美国大选的背景下,通过的可能性全无。

  特朗普对于墨西哥的移民问题始终不满,不久前威胁称,要对墨西哥汽车加征25%的关税,取代“美墨加协定”。Mark Keller分析称,墨西哥是美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摩擦降低了美国撕毁美墨加协定的可能性。“但你永远不知道特朗普!”

  辐射美洲市场

  多家受访企业告诉记者,仍在犹豫是否到墨西哥投资的主要原因是彼岸环境太过陌生。制造业起家的华立集团,对于中国制造业走出去的痛点、难点颇有体会。“我们非常了解中国制造型企业‘走出去’的诉求,会为入园的中资企业提供‘中文一站式服务’,让企业少走弯路、少交学费。”吴广云称。

  华富山工业园是墨西哥首个大规模的中资工业园,也是华立集团继泰国罗勇工业园之后开发的第二个境外工业园区,2018年通过考核成为浙江省省级境外经贸合作区。

  吴广云说,在园区选址时也曾考虑过南美某个国家。该国政府十分热情,但工会势力强大,动辄就举行罢工;墨西哥更为稳定,虽没有针对外资的特殊税收优惠,但税收政策完全是“国民待遇”。“最终我们选择了临近美墨边境、经济发达、治安良好的新莱昂州蒙特雷市。园区门口就是直达美国边境的高速公路,直达墨西哥全境的铁路编组站和各个港口,能够辐射美洲市场。”

  据介绍,园区重点发展汽车配件、信息技术、机械设备、电子电器、轻工业、新能源新材料产业。“目前蒙特雷工人工资每月要4000元人民币(含社保)左右,所以劳动密集型企业,如纺织、服装、鞋帽等,可能并不适合到我们园区来,这类产业更多是转向柬埔寨、缅甸和孟加拉国。”他说。

  园区规划面积8.5平方公里,预计将吸纳100家中国和世界各地企业,入园企业投资额将达20亿美元,为当地提供2万个就业岗位。吴广云介绍称,园区1期计划投资5亿美元,目前已投入1亿美元。自2018年启动招商以来,已有5家企业签约,2家企业入驻。

  (编辑:辛灵)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