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电子商务谈判将启

  中方重视发展中成员诉求

  郭丽琴

  中美与另外74个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在电子商务议题上的谈判已经箭在弦上。日内瓦时间5月13~15日,WTO成员将就新的电子商务规则开启谈判。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9日的例行发布会上首度回应了进展。他回答第一财经记者的提问说,4月24日,中国已通过WTO散发了首轮提案,据了解,目前共有中国、欧盟、日本、美国、巴西、新加坡等10个成员提交了首轮提案。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美国和欧盟分别于日内瓦时间4月26日、5月3日提交了各自的提案。

  细看文本,虽然各成员的提案都建立在1月25日签署的《关于电子商务的联合声明》(下称《声明》)的基础上,但各方的诉求和着眼点却有微妙不同。例如,欧盟提及该谈判需要解决数据本地化要求和个人信息保护、源代码等问题;美国则重点关切数字内容产品进入他国市场不能获得歧视、跨境数据自由流动等;中方的提案则强调发展中国家的权益。

  高峰也指出,中方认为,谈判应以WTO现有协定和框架为基础,坚持发展导向,尊重成员监管权力和发展中成员的合理诉求,重点讨论通过互联网实现交易的跨境货物贸易及物流、支付等相关服务。推动建立规范便利、安全可信的电子商务交易和市场环境。

  中方坚持谈判的发展导向

  中方提案包括四个部分:达沃斯声明、中方原则立场、行动领域及其他问题。

  中方基于自身发展经验,在WTO框架下提交了三份提案,包括《中国关于电子商务议题提案——着眼MC11》、《MC11电子商务要素》和《电子商务工作计划部长决定草案》。

  中方称,WTO电子商务谈判致力于充分发挥电子商务的巨大潜力,帮助广大WTO成员,特别是发展中成员和最不发达成员融入全球价值链、跨越数字鸿沟,把握相关发展机遇并从包容性贸易中受益,更好参与经济全球化。

  在谈判进程上,中方认为谈判应秉持开放、包容、透明原则,从谈判模式设计和安排上确保感兴趣的成员全程参与,在未来谈判结果的承诺方式上给予成员必要的灵活性。谈判应充分尊重成员监管权,在技术进步、商业发展与各成员网络主权、数据安全、隐私保护等合理公共目标之间把握平衡,通过平等协商达成平衡、务实、充分反映各方利益的结果。

  在关于谈判导向和重点上,中方称,谈判应充分考虑发展中成员,包括尚未参加谈判的发展中成员,特别是最不发达成员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关切和诉求,通过发展合作条款向有关成员提供技术援助与能力建设。

  在行动领域上,中方认为,首先应当界定与贸易有关的电子商务、电子传输等相关定义的内涵和外延,以及电子商务规则与WTO现有规则的关系等。其次,建立规范便利的电子商务交易环境,包括便利跨境电子商务、无纸贸易、电子签名和电子认证、电子合同,以及电子传输临时免征关税。

  在营造安全可信的电子商务市场环境方面,中方称,应注意线上消费者权益保护、个人信息保护、非应邀电子商业信息,网络安全,以及透明度的问题。

  数据流动的前提是安全

  在电子商务为国际贸易创造全新机会的同时,网络安全、数据安全、隐私安全等问题也逐渐凸显,给成员带来前所未有的安全风险和监管挑战。

  中方提案认为,与贸易有关的数据流动对贸易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但数据流动的前提是安全,而安全关乎每一个成员的核心利益。这就需要数据依照成员相应法律、有序实现自由流动。

  中方称,在探索性讨论中,部分成员提及数字贸易规则涵盖数据流动、数据存储、数字产品待遇等复杂和敏感问题,即使在自由贸易协定等少数成员之间达成的区域贸易协定中,也很少出现。此类议题在参加方众多、多样性突出的WTO电子商务议题谈判中加以推动之前,需经过更长时间的探索性讨论,以便各方充分了解其含义,评估其影响,论证其利弊。

  中方认为,参加达沃斯声明联署的76个成员中,既有发达成员,也有发展中成员,还有最不发达成员,大家文化传统不同、发展阶段不同、面临的现实挑战不同,对电子商务议题的关注角度也不同,放眼WTO全体成员,利益诉求的差异性更为巨大。在此情况下,为推动谈判健康、可持续发展,应充分认识成员各自产业发展情况、历史文化传统和法律体系的差异,充分尊重成员以此为基础规划电子商务发展道路,及采取符合合理公共政策目标的监管措施。

  在中国,人们熟悉的电子商务形态主要包括阿里巴巴、京东等跨境货物贸易平台。据《电子商务法》,电子商务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金融类产品和服务,利用信息网络提供新闻信息、音视频节目、出版以及文化产品等内容方面的服务,不适用本法”。

  但在美国,数字贸易的交易标的则聚焦于服务,既包括能通过ICT(信息通信技术)传输的知识产权密集型的服务贸易,也包括数字内容产品(音乐、视频、图书)、搜索引擎、社交平台和网络、基于云计算的数据处理服务等。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