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贸易渐成大格局: 韩国加速“下南洋”

  韩国一向对自由贸易持开放态度。通过RCEP进入东南亚市场,对韩国而言意味着更大的机遇

  顾乡

  从太平洋东岸吹来的贸易保护主义之风,无意中让亚太各国靠得更近,也让韩国进一步采取了“向南看”的对外政策。

  在获得中国支持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有望于今年11月达成重要成果之际,韩国也加速在区域内的全方位经营,继续推进“新南方政策”,整合其与东盟国家的经贸关系,从而扩大对外贸易渠道。

  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KIEP)的相关负责人郭成一(SungilKwak,音译)博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韩国需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机遇,加强与东盟国家的经贸关系,“推进‘新南方政策’意味着韩国日益认识到东盟国家的价值。”

  RCEP谈判最早还要回溯到2012年11月。在第21届东盟峰会上,东盟10国和6个对话伙伴国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新西兰的领导人宣布谈判启动。

  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近日表示,来自可能签署RCEP的16个国家的谈判代表近期在新加坡一次会议上商定了协定的关键要素,一项广泛协议很可能在这些国家领导人今年11月在这个城市国家参加会议时达成。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韩国政界、商界甚至娱乐界人士普遍表示,韩国各界都在大举“南下”的过程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政府正在竭力巩固韩国在东南亚的软硬实力,其中企业推动的商业合作正在构建韩国的经济影响力,明星引领的韩流热潮正在塑造韩国的文化影响力。

  “大鱼争斗,虾米受伤”

  身为中韩双语翻译的姜味辰曾在中国生活多年,如今在首尔主要从事国际会议的同声传译以及中国各界代表团的接待工作。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翻译这一行对国际形势变化较为敏感,比如萨德事件后中韩关系受损,来自中国的访问量锐减,她连续几个月没有工作。

  姜味辰的经历,反映出许多从事国际交流的韩国人的困扰。一方面,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另一方面,美国又是韩国的政治和军事同盟,一旦中美关系出现“感冒发烧”,韩国常常难以置身事外。

  韩国海外文化宣传院(KOCIS)宣传企划官金铉起(KimHyunKi,音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韩国有一句俗语,“大鱼争斗,虾米受伤”,韩国需要准备应对策略。

  韩国最大的商业银行——韩国国民银行全球业务部门高级董事总经理朴哉泓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韩国面临着一些困难的外部形势,第一个是朝鲜半岛的和平问题。第二个则是正在发生的中美贸易摩擦,韩国被夹在了两大强国之间。”他表示,面向东南亚的“新南方政策”,正是韩国政府在压力下积极开拓新兴市场的表现。

  其实早在韩国总统文在寅上台后不久的2017年7月,韩国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在公布“国政运营五年规划”时便提及“新南方政策”的概念。文在寅2017年11月访问印尼时,首次对外阐述了以建立面向人民、繁荣与和平的未来伙伴关系为核心的“新南方政策”,旨在大力发展韩国与东盟国家、印度的关系。

  事实上,“南方政策”非文在寅首创,此前多届韩国政府都曾提出类似规划。韩国早已认识到自身经济发展的瓶颈,因此急于扩大对外经贸合作渠道。

  韩方数据显示,2017年韩国-东盟双边贸易额达1500亿美元(约合1.037万亿元人民币)。东盟已是仅次于中国的韩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单靠政府政策显然无法创造如此紧密的经济纽带,企业发展的内生需求在其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朴哉泓就称:“尽管我提到了韩国政府的‘新南方政策’,但即便没有这一政策,像国民银行这样的金融机构依旧对东南亚市场拥有较大兴趣。”

  “韩国现在面临的一大问题是低生育率,一对夫妇平均生育不到一个孩子,这意味着韩国将进入老龄化社会,经济增速相对缓慢,与日本类似。而韩国的利率水平也很低,这对银行等金融机构来说,意味着增长空间相对有限。”朴哉泓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与韩国不同,许多东南亚国家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它们不存在低生育率的问题,年轻人口占较大比例,大部分东南亚国家处在经济发展的早期阶段,这意味着存在着更高的资本需求、更高的利率,同时有着更高的经济增速,这对韩国来说很有吸引力。”

  而目前韩国参与的RCEP谈判也处于关键阶段。由于美国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如果RCEP达成协议,16个RCEP参与国有望构建世界上最大的区域性自由贸易协定,使亚太地区成为国际贸易舞台的中心。

  郭成一博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根据韩国经济发展的历史经验,韩国一向对自由贸易持开放态度,加入RCEP谈判也符合这一趋势,通过RCEP进入东南亚市场,对韩国而言意味着更大的机遇。

  金融科技+韩流明星=突围利器

  和中国一样,共享办公也在韩国创投界风靡一时,比如新锐的金融科技公司QARAsoft就拥有共享办公室,并以谷歌式的“懒人工作椅”为豪。其研发的金融市场预测App“KOSHO”,基于深度学习等人工智能技术,自称拥有60%~80%的预测准确度。

  QARAsoft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边仓焕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除了韩国市场以外,QARAsoft已经进军东南亚,第一站选择了新加坡。

  边仓焕表示,东南亚国家存在着大量的投资需求,包括海外金融产品投资需求,“又不像美国那样主要关注本国市场,因此我们视东南亚市场为蓝海。”

  另一方面,像韩国国民银行这样的传统金融机构也在布局东南亚市场,同时也把目标放在了零售业务上。

  “大多数东南亚金融机构主要服务于大型企业,较少提供针对普通公民的信贷服务。”朴哉泓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部分东南亚国家,我们注意到女性对家庭的金融事务具有较大话语权”,她们还款意愿较高,对银行来说风险较小。

  伴随着韩国政府加速推进“新南方政策”,韩国传统企业也在加速布局东南亚市场。东盟-韩国中心(AKC)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以泰国为例,以往人们总认为日本企业拥有更多的投资经验,比如汽车厂商,但当地人现在知道韩国人也很擅长制造汽车。除了汽车以外,韩国与东盟国家未来的合作方向还包括电子和农产品领域。

  有意思的是,在韩国企业开拓东南亚市场的同时,韩流明星也在跑马圈地。在这背后,都有韩国全社会的支持,并非纯粹的市场行为。

  正如韩国国际交流基金会(KoreaFoundation)执行副总裁金成仁(Seong-inKim,音译)对第一财经所言,这些都构成了韩国打造国家“软实力”的不同环节。

  位于首尔江南地区的SMTOWN,就是韩国SM娱乐经纪公司的展示大楼。这里陈列着SM旗下艺人的成长历史,记录着练习生的晋级之路,展示着韩国少男少女们的试镜风采。更重要的是,这里是韩国构建软实力的一大堡垒。正在参观SMTOWN的一位新加坡观察人士林新慧(音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很多国家的造星方向都在向韩国靠拢。

  韩流的风靡,一路伴随着东盟国家对韩人员交流的持续增长。东盟-韩国中心的数据显示,在韩东盟国家公民人数已从2013年的31.9198万人增长到2016年的44.0681万人,在韩东盟国家留学生人数已从2013年的0.7702万人增长到2016年的2.0742万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