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财政赤字 或成下轮经济危机导火索

  孙卓

  10年前,美国雷曼兄弟的破产被认为引发了自全球经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

  10年后,当年的危机又在如何影响着美国的政经领域,并改变了普通美国人的生活呢?

  雷曼破产让特朗普受益

  芝加哥商学院经济和公共政策教授苏菲(AmirSufi)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根据他对60个国家的研究发现,经济和金融危机是民众心态发生变化的恶意因素。

  “我的结论是,经济危机会让选民们变得极端化。“苏菲指出,“在经历银行、货币危机或是债务危机后,数据显示,一个国家的中间派和温和派选民人数会有所下降,大部分情况下左翼或者右翼的极端分子都会有所上升。”

  “我们仍然生活在2008年经济危机所产生的后果之中。”美国经济和时政专栏作家卡斯蒂(JohnCassidy)在最新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工资和收入继续减少,大西洋两岸的各个政府付出的努力所换来的,却是民粹主义升级。”

  卡斯蒂所说的经济危机由雷曼兄弟宣告破产引爆,当时美国雷曼兄弟破产被认为是“史上最大一次规模破产”,虽然事实情况是,雷曼并不是美国最大规模的银行,然而,它的倒台却冲击了整个全球金融系统,并让全球主要经济体都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危机。

  也正因为如此,从2008年9月15日以来,有关“另一个雷曼要破产”的担忧就一直没有停止,也让美国一直为此作出防范大规模金融危机的监管改革。

  《纽约时报》的文章指出,雷曼所引发的金融危机打破了金融机构和政府之间的信任,也让公众不再信任来自专家和权威机构的意见,在过去的10年中,对经济学家预测经济形势的抵触情绪一直广泛存在。

  而这样的“不信任”也让新的政治运动因此产生:对政府的不信任产生了共和党的分支“茶党”,对大型商业公司的不信任产生了民主党的分支“占领华尔街”,结果就是,随着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界限越来越明显,2016年总统大选也产生了两股力量,两位隶属于各自阵营的“民粹主义”候选人——代表共和党的特朗普和代表民主党的伯尼-桑德斯。

  美国的政治经济学家指出,经济危机和萧条时期民众所产生的不满情绪会主导政治版图,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取得的压倒性胜利。

  “过来人”的经验之谈

  当年美国经济危机时期的三位政府高官:美国前财政部长鲍尔森、盖特纳和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最近罕见地在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会见了媒体记者,回答和讨论了有关2008年经济危机的经验,以及自那以后美国在避免发生经济危机所采取的改革措施。

  三位高官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一些事情显然得到了改善,包括加强银行系统监管,为金融系统流动性设置更高的标准,以及为政府提供更多应对突发危机的工具和手段。然而,他们也表示,联邦政府预算赤字,特别是去年减税法案所产生的赤字,将让政府在经济出现转折后很难立刻做出回应。

  “防御改善,进攻变弱。”盖特纳在描述经济危机后美国政府在改革中所取得进展时表示。上述三人共同表示担忧的是,美国当前不断升级的政治斗争,能否让国会两党在经济危机到来时作出达成共识的努力。

  作为经历过2008年经济危机的“过来人”,三人都表示,类似2008年的经济危机或早或晚还会发生,而美国还没有解决那些在上次经济危机中所遗留下来的长期存在的问题。

  “今天,在我们经济有所增长的时候,这是我们需要考虑处理那些长期的系统性问题的时候。”保尔森表示,“我们有财政赤字,需要考虑移民问题、收入不均的问题,还有全球化变革的问题,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

  保尔森指出,美国将要面临的经济危机很有可能会由财政赤字引发。“赤字会慢慢地拖垮我们。它(赤字)会削弱一些政府项目的支付能力,影响对下一代的投资项目,将会让我们需要做的很多事情都被排挤掉。”

  美方数据显示,美国当下由公众持有的联邦债务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7%,是2007年危机发生之前的两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