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问扎克伯格 决定Facebook未来的48小时

  [摘要] 在为期两天共耗时10个小时的听证会中,他将接受来自100多位立法者的质询。这也是Facebook创建14年来,这位33岁的创始人第一次坐在国会的听证席上。

  时代周报记者 梁耀丹

  数据泄露丑闻曝光后,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迎来了迄今为止人生中最严峻的一场考验。

  4月10日,一向以T恤和牛仔裤示人的扎克伯格在这天罕见地换上西装,打好领带,一脸肃容地前往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在为期两天共耗时10个小时的听证会中,他将接受来自100多位立法者的质询。这也是Facebook创建14年来,这位33岁的创始人第一次坐在国会的听证席上。

  然而,两天下来,面对这一批美国历史上平均年龄最大的立法者,这位年轻的科技巨头可谓“全身而退”。据路透社报道,面对议员们的发问,扎克伯格作出了“有错必改”的姿态,但在具体问题上语焉不详,转移问题的技巧有如“在华盛顿打滚的老将”。

  第一天:爷爷议员团提问

  在第一天出席听证会的参议员一共44人,已经接近整个美国参议院人数(100人)的一半。如此多参议员质询一家公司的CEO,在美国历史上已属罕见。而值得一提的是,对扎克伯格提出质疑的参议员的平均年龄是62岁,其中有几人是80岁。

  当天,这些参议员对扎克伯格提出了关于Facebook隐私政策和数据方面的问题,但不少人对Facebook等互联网企业运营方式、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知之甚少,扎克伯格的回答是给年龄几乎比他大一倍的议员们“普及基本术语”。因此,CNN记者将现场比喻为:“这好比家里的老爷子买了一部苹果电脑,扎克伯格教大家如何用它上网。”

  来自犹他州的84岁参议员奥林·哈奇已经担任了近八年的参议员,在会上,他询问扎克伯格一个问题:“Facebook的商业模式是如何运作的,因为它是免费的。”

  “参议员,我们投放广告。”扎克伯格解释道,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使得破坏了他整体的庄严举止。

  当扎克伯格被问及“关于垄断与竞争对手”的问题时,现场传来另一阵笑声。

  参议员格雷厄姆问道:“Facebook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该参议员质问Facebook是否垄断的力度前所未有,但目前仍然不清楚他们将采取什么手段加强社交网络市场的竞争程度。而扎克伯格则回答,Twitter在部分的功能上和Facebook有重合。

  现场提问五花八门,甚至还有议员询问“在Intragram上发送好友邀请,为什么没有人通过”,以及代表儿子跟扎克伯格打招呼的奇怪需求。

  不过,现场仍有一些尖锐的提问。

  参议员理查德·德宾一针见血地问:“扎克伯格先生,你愿意告诉我们昨晚你住在哪家酒店吗?”在扎克伯格沉默了两秒钟后回答,“我不愿意”。德宾说,事情就是如此,就算以“把全世界人连接起来”为名,“Facebook收集了什么信息,给了谁,是否征得同意,难道脸书用户不该知晓吗?”

  “是的,参议员,我认为所有人都该控制他们的信息如何被使用。”扎克伯格说。

  44名参议员轮流提问,每人分得5分钟。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这一议程使议员们难以深入探讨某个问题,同时使扎克伯格有机会回避深入作答。整体上,扎克伯格在第一天“顺利过关”。

  纽约大学市场营销学教授斯科特加洛威说:“迄今为止,大多数情况下,这已经是Facebook和扎克伯格的胜利,并且证明了华盛顿的无力。”

  第二天:提问难度加大

  次日,扎克伯格接受了第二场盘问。这次,他面对的是众议院的一群更加强硬的人。

  55名众议员接连向扎克伯格发问,每人提问时间大约4分钟。提问集中在三个方面,即个人数据、隐私设定和Facebook是否对美国保守派有偏见。

  议员格雷格·沃尔登提出了监管的提议,他说:“我认为现在是时候询问Facebook是否走发展得太快而破坏了太多事情。”

  扎克伯格则回应,监管是“不可避免的”。但他重申,正确的监管至关重要,他指出,一些监管只会巩固像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的权力,这可能会伤害创业公司。

  紧接着,新泽西州民主党议员弗兰克·帕洛尼向扎克伯格提问,Facebook是否会改变默认设置,以最大限度减少数据收集,回答“是”或“否”。

  扎克伯格则回答:“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值得多于一个字的答案。”

  “这个答案对我来说很失望,”帕洛尼表示。

  伊利诺伊州民主党代表鲍比·拉什表示认同帕洛尼的看法,他指责扎克伯格:“为什么用户有义务非得选择隐私和安全设置?”

  民主党参议员爱德华·马基计划提交一项“同意法案”,要求社交巨头在分享或出售个人数据之前,获得用户明确同意。当扎克伯格被问及是否赞成“同意方案”来对互联网公司进行数据监管时,扎克伯格回答:“原则上是支持的,但是细节很重要。”

  当被议员安娜·艾斯楚问及“你的数据是否也被卖给了怀有恶意的第三方”时,扎克伯格回答说:“是的。”

  扎克伯格解释称,首次知道“剑桥分析公司”滥用数据在2015年。他说当时接触该公司时,对方称已经将数据删除,他是在大概一个月前,得到新的报告才知道对方并没有删除数据,目前已经与美国、英国等各地政府合作审查,确保对方删除数据。言外之意是,Facebook并没有泄露数据,但发现对方非法拥有数据并且滥用数据时,也尝试阻止了但是并未成功。

  决定Facebook未来的48小时

  听证会结束后,外界普遍对扎克伯格的表现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基于过往案例,人们对此次听证会的期望原本很低。

  “很明显,他为此次作证做了准备,”沟通培训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阿利森·沙普拉说,“你可以从他回答问题的方式以及他的神态看出来。他的语气坚定而自信。他的语调很平静,没有慌乱。如果他看上去一点都不紧张,我们可能会怀疑他的诚意和真实性。”

  “这是决定Facebook未来的48小时,迄今为止,他(扎克伯格)通过了大胆的尝试,华尔街已经松了一口气。”纽约GBH Insights首席战略官兼技术研究主管丹尼尔·艾夫斯说道。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