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佩克减产磋商无果 国内成品油调价搁浅

  自本轮国内成品油计价周期开始以来,国际油价走势震荡,下跌趋势愈发明显。

  10月底,欧佩克官员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欧佩克成员国官员在维也纳进行了为期两天的磋商,但最终未能达成任何协议。

  国际油价承压之下,本轮成品油调价搁浅。11月2日,国家发改委网站消息表示,按现行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测算,本次汽油、柴油价格不作调整。

  国家发改委称,自10月19日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整以来,国际市场油价小幅波动,按现行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测算,11月2日的前10个工作日平均价格与10月19日前10个工作日平均价格相比,调价金额每吨不足50元。

  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孟鹏表示,产油国冻产协议起到实质效果的可能性十分微小,下一周期国际油价仍有可能呈现出震荡下滑的走势。由于本计价周期的原油均价远高于目前的原油价格水平,预计下一周期伊始,国内成品油调价将以下调预期为主。

  两伊对减产持反对意见

  产油国的限产信号一直是左右国际油价的因素之一。此前,9月28日,欧佩克在阿尔及利亚会议上达成了8年来的首个限产协议,目标是将原油产量限制在每日3250万至3300万桶之间。

  受此消息支撑,10月初国际油价曾大幅攀升,最高升至51.91美元/桶。但10月后半段开始,产油国间分歧未能解决,僵持不下的局面重挫油价,原油价格最低跌至46.62美元/桶。

  卓创资讯原油分析师李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看多原油市场的人,依据的最大理由就是欧佩克主导的冻产。但上周末,欧佩克在维也纳召开的会议上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导致投资者的看空情绪不断升温。

  10月28日,欧佩克官员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欧佩克成员国官员在维也纳开启为期两天的磋商,主要讨论如何采取减产等措施稳定国际油市。不过会议最终未能达成任何协议,伊拉克和伊朗对减产的反对态度成为分歧加大的重要原因。

  阿塞拜疆能源部长阿利耶夫表示,11月25日至26日,产油国领导层将再度举行磋商,但最终结果将取决于伊朗和伊拉克方面的态度。

  李烨表示,最近伊朗与伊拉克的强烈反对态势,使得冻产谈判一下子又回到原点。如果伊朗和伊拉克对冻产方案不配合的话,欧佩克冻产协议难以推进。

  冻产协议11月底难达成

  此前,9月底达成的协议目标是将原油产量限制在3250万~3300万桶/日,但协议中并没有明确分配各个产油国的限产数量。在市场看来,这也导致了后期因限产额度不均而发生分歧。

  根据协议,伊朗、尼日利亚和利比亚三国将获得限产豁免权,不需要降低产量,而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沙特阿拉伯将每天减产35万桶。

  李烨指出,9月底的阿尔及利亚会议上,由于伊朗、利比亚和尼日利亚是谈判的主要阻力,于是欧佩克对三个国家特殊照顾,进行冻产豁免权,允许他们把产量恢复到以前的正常水平。但由此带来的一个问题是,给出冻产豁免权之后,意味着其他产油国要额外承担一部分限产。“伊朗、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产量仍在稳步回升,这就对未获得冻产豁免权的产油国越来越不利。”李烨说。

  李烨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伊拉克也想获得冻产豁免权。但如果给了伊拉克,其他国家接二连三提出要求,最后协议根本无法实施。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在李烨看来,这必须要求欧佩克重新建立谈判框架,尤其是对冻产豁免权进行修正。

  国际投行高盛集团于2016年10月31日在报告中称,由于欧佩克产量配额的执行缺乏进展,且内部分歧愈演愈烈,导致该组织在11月底的会议上达成减产协议的概率下降。李烨也认为,11月底达成冻产协议的概率不高,但“还不能说(计划)完全破产”。从欧佩克一贯的做法来看,有可能把冻产决议往后推。推到12月或者明年1月。

  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撰文表示,即便欧佩克达成并执行了冻产协议,油价想要走强仍然面临诸多阻力。作为全球经济增长主引擎的新兴经济体已经处于增长周期的尾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高增长时期已趋于结束,对未来总需求的悲观预期将持续打压石油和股票等高风险资产的投资情绪。

  林采宜认为,美国已经开始进入加息周期,它与其他经济体货币政策的分化会推动美元不断走强,而美元的强势对油价来说非常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