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的“不变”与“变”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2日 10:43 作者:钮文新

  

  北京时间3月17日凌晨,美联储为期两天的例行议息会议结束,会后声明称: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决定维持联邦基金利率0.25%至0.5%不变,并表示货币政策立场仍将保持宽松。

  美联储做出这样的决定市场早有预期,此前欧洲央行决定扩大量化宽松(QE)规模,从过去每月600亿欧元增加到800亿欧元;同时进一步降息,加深负利率程度。与此同时,日本历史上第一次实施负利率政策,对超额存款实施-0.1%的惩罚性措施。这是当今全球金融市场不得不予以高度关注的重大问题,美联储更不可能例外,此次议息会议声明的第一句话就是:最近几个月全球经济和金融发展形势疲弱。

  过去很长时间,美联储很少在其议息会议的声明或纪要当中提及国际经济、金融形势,但现在似乎越来越多地关注国际经济、金融形势的变化了。这恐怕是美联储近来最大的一个变化。

  金融危机发生之后的伯南克时代,美联储制定了货币政策的三大目标:第一是经济增长,第二是就业目标,第三是通胀数值。但耶伦扔掉了“经济增长目标”,却还在紧盯就业和通胀。去掉经济增长目标可以理解,因为美联储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放弃了这个目标,货币政策逐步转向单一盯住通胀,而耶伦上任后,过去数年的大规模QE已经使美国经济增长率由负转正,甚至有回归正常的迹象,那美联储放弃经济增长目标当然合乎情理。

  但问题是,为什么美联储还在盯住就业目标?按照当年的约定,美联储在失业率高于6.5%时美国不会退出量化宽松政策,而失业率低于6.5%之后,美联储确实也退出了QE,而现在美国失业率已经从2014年底的5.6%降到2015年底的5%——非常正常的水平,为什么美联储还要对其紧盯不放?

  这恰恰是美联储在考虑国际经济形势之后的重要改变。实际上,全球经济变化已经十分明显,负利率和全球货物贸易运输的大幅减少,意味着“后金融资本主义时代”的开启,而这个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实业资本争夺白热化。目前,各国极力压低利率,极力压低国际大宗商品——能源和工业原材料价格,其目的十分明显,那就是激励实业投资,并以此增加就业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此刻,欧洲的实业率高达10%,而美国自身的就业状况实际也没有统计数据表达的那么好,因为大量放弃领取救济金的失业人口并未被统计到失业率数据当中。就业情况反映了一个国家实体经济的处境,而美联储紧盯就业数据,实际是更加关注美国“再工业化”进程的体现,也是更加关注全球实业资本竞争状况的体现。

  所以,不要简单地理解美联储加息,而应当更多地看到,保持已被严重扩大的资产负债表不变的前提下,0.25%到0.5%的利率目标区间,已经是美元非常宽松的状态了。而且,美联储的上述表态,稳定了金融机构流动性的长期性,使美国货币政策从另一个角度进一步获得了宽松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