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近东谈长三角一体化:不要零和博弈,要开放融合

  6月底,上海市轨道交通市域线机场联络线工程正式开工。

  7月12日,江苏南通市市长徐惠民“官宣”:南通新机场规划建设已被列入《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成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重要组成部分,和上海虹桥机场、浦东机场共同组成上海航空主枢纽。

  7月15日,苏宁物流集团执行总裁姚凯在社交网络发帖透露:“天天快递上海转运中心正式搬迁,百万级产能、自动分拣、江浙沪时效更快。这是苏宁与天天融合的一小步,也是天天快递数字化进程的一大步。”

  从基础设施建设到企业商业行动,伴随着《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审议通过并印发,长三角各地的政府、企业等各界正在为“长三角一体化”的落地创造天时地利与人和。

  “规划”能够实实在在地落地意味着,长三角一体化在促进包括人才、资金等要素的流通、协同发展、产业的有效分工布局等方面都会有很大的提升。扎根在此的企业本已实力强劲,一体化再加速,则如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所言,企业把握好这一历史性机遇就能迎来更大发展。

  

  一要:协调分工降本增效

  长三角包含26个城市,人口1.5亿,面积是粤港澳大湾区的4倍。根据18年的GDP数据,长三角地区GDP总量超过21万亿元,占全国经济总量的23%。可以说,长三角是中国最具活力的经济区域之一。

  但是,无论是长三角还是粤港澳大湾区,一定程度上都存在着内部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例如,长三角地区的上海、江苏和浙江人均GDP当前均已跻身全国前五,而安徽则排在20位左右。

  长三角4大主要省市中,浙江、江苏、上海产业发展相对协同,安徽则产业同质化相对严重,区域内竞争较大。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京祥认为,在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过程中,要重视垂直协调,更要注重水平协调,特别要注重建立地区间利益分配和协调机制。在这个过程中,既要重视发挥政府功能,也要注意把握市场作用。

  随着一体化加速进行,各区域的区位优势开始释放。安徽产业分工合作持续深化升级,联合利华、华谊等一批知名企业集团将生产基地甚至总部迁到安徽,一批省内企业纷纷借助长三角开放平台加快发展。

  安徽省有1000多家家电配套企业,已形成了家电研发、生产、销售、物流及相关配套企业集群的产业体系。而生长于南京的苏宁作为在全国电商领域家电销售额全渠道第一的平台,与各家电品牌有着密切合作,双方可以共同发挥在产品及服务方面的优势。

  在江苏南京,上汽集团浦口基地EP22纯电动乘用车生产线已建成投产。从2007年底上汽与南汽全面合作开始至今,上汽集团在长三角地区拥有200家企业和生产基地,涵盖整车、零部件、服务贸易和金融四大业务板块。长三角已成为上汽自主品牌的重要出口基地。

  

  对于长三角地区来说,一体化的提速可以进一步减少区域间要素流动的障碍,深化区域内分工,为产业集聚的发展提供重要的前提条件。

  经济一体化的本质是按照地区分工的要求,调整区域内的经济结构,从而使市场供给的商品、服务、资本、劳动等生产要素和产品能够充分流动并获得无差别待遇,实现更加合理的资源配置。

  二是:科技创新要搞起来

  长三角在全国来说,创新能力是走在前面的,但对比世界的五大都市群和我国的珠三角区域,长三角经济结构相对传统。电子、通信等新兴产业在珠三角产值中占比较高,而苏南则更依赖传统重工业和化工业。

  目前,长三角四地正在抓紧编制长三角产业地图。科技创新一体化是下一步要重点推进的内容。南京大学原党委书记洪银兴认为,科创中心是长三角核心区的“内核”,即发展要素和动能。建议通过加强沪宁科技走廊,围绕创新链布局自主可控的产业链,形成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就零售业而言,阿里和苏宁不但自身不断推陈出新,推动零售变革,已经通过投资、改造等方式助力产业集群进行数字化升级。

  自2017年11月以来,苏宁累计完成了十多个项目投资,投资总规模接近700亿元。其中,不乏万达商业、迪亚天天、万达百货和家乐福中国这样的“大手笔”案例。在完成对部分业态的收购之后,苏宁利用自身的科技能力对门店进行升级改造,既满足了自身对于体验提升的要求,也推动了传统业态创新。

  除此之外,阿里、苏宁在帮助国产品牌提升销量、销往海外、根据消费需求进行反向体制,提升制造业的生产效率等方面都做出了很大努力。

  长三角零售业蓬勃发展,同行企业集聚在同一区域,迫使他们不断改进技术,积极参与技术创新,从而获得足够的市场竞争力,并更好地满足市场需求。其他领域也是如此,在激烈的竞争中,让更多的新产品与新业态不断出现,进而在扩大市场范围的同时反哺劳动分工,使其得到进一步细化,形成良性循环。

  三是:不要零和博弈,要开放融合

  传统行业起家的企业要向数字化转型,常常面临成本压力和激烈的市场竞争,公司自身的治理结构,人才战略和人力资源储备也要跟上,这些因素都限制了长三角传统企业的转型之路。长三角区域在一定程度上还存在资源孤岛的现象。帮助区域创新转型打破资源孤岛,进行有机融合是个问题。

  各个城市间互补性较强的产业集群发展起来后,通过集群内企业间的合作、竞争以及群体协同效应,加速横向和纵向的要素流动,面临困境的企业能够借助一体化红利实现成功转型。

  这也意味着,长三角的企业要摒弃零和博弈思维。正如张近东所说,长三角企业要对标区域经济一体化,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协同发展中融合共进。还要对标国际最发达的国家和地区,通过创新驱动来提高企业发展的“含金量”。

   

  (图: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

  上海国际集团去年发起了长三角协同优势产业基金,基金首轮封闭规模超过70亿元,预计可撬动超过500亿元的资本。下一步上海国际还将与国内著名AI龙头企业等一起发起设立相关产业链基金。

  苏宁在未来三年,也将围绕智慧政务、大数据共享开放平台、智慧商务、智慧交通等领域,参与到长三角地区政府“互联网+政务服务”体系建设工作。苏宁的数据云、物流云、金融云等一系列能力也是开放共享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为长三角区域企业谋求创新共享、协同发展提供了参考借鉴。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从本质上来讲是区域间的协同与发展问题,只有头部企业实现创新发展还不够,协同发展要求每个企业都要在专业方面做强,在此基础上产生协同效应。从而推动产业生态快速在长三角地区积聚,并向全国乃至全球辐射,打造具备国际竞争力的长三角优势产业链集群。

  从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到《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印发,这不仅是长三角的机会,更是民营经济的机会。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不断加快,将为企业发展进一步创造空间、打通渠道。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