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数科toB服务谋变阵:从关键零部件迈入“整车时代”

  历时6年多,从金融科技出圈——近日,京东数科“首席增长官”系列海报刷屏, 对外传达京东数科以AI为核心的数字科技,来驱动全产业的数字化、智能化升级服务。

  在以客户为中心的全新架构下,京东数科的AI科技、智能城市、数字营销、金融科技“四驾马车”也正以矩阵式出击产业数字化,实现了从关键核心的零部件到集成化的“整车时代”的跃升。而这种凭借对用户、数据、技术以及行业know-how,给产业带来一站式解决方案的增长助益,也正是一家新型科技公司的关键价值点。

  从关键零部件迈入

  “整车时代”

  趋势在变,需求在变,供给就要改变。面对金融生态的日新月异,对区域性中小银行而言,拥抱生态、融入生态、完善生态,探索开放金融发展模式,成为最优选择。

  近日多家区域实力银行披露了与京东数科的战略合作协议,从合作项目内容广度、深度,尤其是作为合作方京东数科的角色,都悄然发生新变化。

  在青岛银行与京东数科的合作中,双方在综合授信、线上存款、资管科技、票据贴现、区块链、智能服务等业务领域展开全面合作,促进金融与科技融合,探索开放金融发展模式。

  数周前,晋商银行与京东数科签署的合作协议中,双方将在资管科技、资管平台、私有云、信用卡数字化运营、线上零售信贷、票据贴现、区块链、智能服务机器人等业务领域展开全面合作,全面推动数字化转型。

  而在去年底,京东数科与国有大行、头部公募机构的合作中,资管科技则是发力点。2019年11月,在与中国农业银行签署托管业务《框架合作协议》中,京东数科JT2智管有方与农行托管平台打通,以基金交易及托管业务流程线下转线上为切入点,为农行客户打造线上一键式、一体化、全流程的智能托管服务,覆盖投资机构的投前、投中、投后全流程周期。在与华夏基金的合作中,双方携手打造数字华夏平台,立足资管科技数字化,为管理者呈现业务全局视图,实现企业级数据全景视图。

  “在业务布局上,京东数科已经集中了金融科技、智能城市、数字营销、AI机器人四条业务线,‘四驾马车’的业务布局已经相对完整,在这种情况下就不会太多的强调以产品为中心,开始从内到外转向以一个客户为中心。”京东数科副总裁、金融机构合作部总经理杨辉表示,金融科技的内生模式越来越走向整体智能化运营之后,京东数科的角色也在发生变化。

  在《中国制造2025》里,从第三次工业革命(信息时代)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智能时代),大国产业体系的能力进阶,将实现从关键核心的零部件生产能力到集成化的整车组装系统能力。

  类似的裂变轨迹发生在金融科技行业——从toC到toB,再到作为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服务商,探索将纷繁复杂的场景数据、风控、产品、资管、资产端、负债端等金融关键要素予以标准化,并打造纵横贯穿的产业端到端、生态子集到子集的整体解决方案,赋能各类机构。

  在这个进化轨迹中,京东数科是先行探索者之一。

  “首席增长官”呼之而出:共生共建

  变化始自去年年中——为了配合产业数字化的战略定位,从2019年年中开始,京东数科着手进行组织调整,比如打破个人事业群和企业事业群的架构,到了今年4月全新的组织架构阶段性告捷。在新的组织架构中,此前以产品为中心的架构转向了以客户为中心:分为面向客户提供解决方案的行业层、提供产品设计的产品层、以及提供底层基础技术的能力层。

  其中,行业层提供整合营销、解决方案和交付等职能;产品层专注于产品设计和研发;能力层则为上层业务提供AI、风险管理、大数据等一系列技术能力。此外,为保障产品层与行业层之间的高效连接,在两层之间还设立了开放平台层,实现内部产品和服务的中台化、组件化,以及外部行业客户的快速接入和产品调用。

  “前几年业务经验能力积淀在了京东数科的平台,再通过平台不断增强、深化、壮大,做出服务输出。”京东数科副总裁、资管科技部总经理徐叶润介绍称,“(我们)不再是一次性将单一个产品销售给用户,而是与用户共享增长,平台随着用户需求不断完善功能,随着平台不断完善得到更多服务。”

  可以看到,在这个过程中,京东数科的角色进阶成为平台化的服务输出。如此带来的成效也将十分直观。

  “以金融机构的合作为例,之前一家金融机构要跟京东数科合作,他可能要找多个部门,比如资产业务需要对接消金部门,负债业务要对接财富部门等等,需要组建各条业务线对接,非常不方便。而且每条业务线只关注自己这个产品,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整合整个公司的产品线。这次架构调整对内对外都是非常大的一个变化,之后无论什么类型、多大体量规模的银行,不管是国有大行、股份行,还是区域城商行、农商行或者说是民营银行,只需要对接一个部门,我们就可以承接过来对方所有的需求,再分发给公司具体的产品业务线,效率大为提高。”京东数科副总裁、金融科技群组总裁许凌表示。

  基于全新的组织架构支撑和战略价值导向,今年7月,京东数科“首席增长官”概念呼之而出——做行业、企业的“首席增长官”,与行业企业共生共建,最终实现产业降低成本、提高用户体验、增加产业收入和升级产业模式。

  “我们不是IT服务商,不是靠单纯卖系统赚钱的成本定位,而是数字化解决方案提供者,不论是咨询服务、系统还是平台、运营经验,核心是解决客户业务的增长问题,用效果说话、甚至以效果付费。”许凌解释,“京东数科的‘首席增长官’角色,让企业用户觉得像聘用了一位高级职业经理人,坚定与企业共享增长的定位,在业务发展、业绩提升上分润。”

  金融科技出圈 AI矩阵驱动共享增长大生态

  京东数科方面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其服务客户已纵贯个人端、企业端、政府端,累计服务涵盖数亿个人用户、700多家各类金融机构、30余座城市的政府及其他公共服务机构。

  历时6年多,从金融科技出圈——京东数科从2013年以京东金融的面貌出现;到2015年升级金融科技,2018年官宣定位数字科技,再到当前瞄向“首席增长官”,瞄向了全产业的数字化、智能化升级服务,意图以AI驱动矩阵出击,打造共享增长大生态。

  京东数科官网显示,其目前已形成AI科技、智能城市、数字营销、金融科技“四驾马车”的战略级核心服务;与之对应,京东数科在与产业方合作中,意图打造在AI机器人领域的“首席效率增长官”、在智能城市领域的“首席幸福增长官”、在数字营销领域的“首席流量增长官”、在金融科技领域的“首席服务增长官”,以及在大宗商品领域的“首席安全增长官”。

  “组织变化之后,我们把自己定位成以AI驱动的产业数字化科技公司。”许凌表示,以银行为例,相比在原有组织模式下,数字营销或者其他业务部门要重新独立去对银行客户进行销售和对接,各个组织形成了小闭环,尽管形势灵活,但传统优势资源和能力被锁死,无法辐射到新板块,而新组织架构搭建之后,组织资源将变割裂为协同,“内部将形成合力,在共享的基础上实现数字科技的最大公约数。”

  “以AI为核心的数字科技,驱动产业数字化升级,是京东数科自己发展到这个阶段的要求,它不再是一个纯粹的科技公司,科技+业务+生态,所以为合作伙伴提供的是整体的多维服务。”杨辉也有类似的看法,在今后,将围绕降成本、提收益、控风险三个核心问题,整个京东数科集团整合资源形成一系列方案,包括资产端、负债端、营销端、资管类、财富类,以及风控类、技术类等,实现一站式服务。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