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加速出海 本地化是核心竞争力

  证券时报记者 吴志

  在疫情持续影响下,学校停课导致各国对在线教育产品的需求迅速增长。在此背景下,一些国内企业的教育产品在部分国家的用户数出现了大幅增长。

  疫情期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官方网站公布了推荐的部分在线教育应用、平台和资源,帮助学生学习,其中有多款为中国企业旗下教育产品。如阿里巴巴旗下的钉钉,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Lark),网龙旗下的Edmodo及爱课程、学堂在线等。

  中企产品多国发力

  作为老牌游戏公司,近几年来,网龙开始向教育领域跨界。2018年4月,网龙1.375亿美元收购了英国线上教育社区平台Edmodo。

  今年3月,Edmodo被埃及教育部选为国家K12教育体制的指定远程学习平台,埃及教育部将把Edmodo推广至全国2200多万学生和100多万教师。今年5月,Edmodo及网龙旗下另一款教育产品银河编程师,再次被泰国教育部选中,作为泰国1万所K12学校的在线学习平台及编程学习解决方案开始试用。

  印度市场是国内企业教育出海的重要目的地。近日,市场研究机构App Annie发布的报告显示,网易有道旗下出海产品U-Dictionary在印度市场月度活跃用户量排名第一,该产品在印尼、秘鲁、墨西哥等多国谷歌应用商店教育榜中也长期排名榜首。

  深圳某公司开发的语言学习应用Hello Talk也曾登顶日本教育产品榜首。有媒体报道,疫情期间其来自美国、意大利、西班牙等重点国家的用户数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50%。

  在疫情影响下,国内部分企业的教育产品在其他国家取得了亮眼的成绩,疫情后学校复课,这些产品如何在当地留存下来?

  “学校复课后在线用户量会有所波动,这是必然,但是这期间,老师、学生、家长、教育主管部门接触到了在线教育,让大家意识到在线教育可以解决目前传统教育中的很多问题。”互联网教育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副主任、网龙首席执行官熊立表示。

  “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学校,我们都希望提供优质的产品,帮助师生更好地教学。我们需要一定时间证明在线教育产品是有效的,而且能够成为传统教育方式的重要补充。在海外市场,这也是一个前期的过程,海外市场我们已经有了大量的渠道建设。”熊立说。

  本地化是核心

  以往国内教育企业出海,主要目标人群是海外华人圈子,其运作模式大多是在海外开设分校教授相关课程,用户主要是二代海外华人。而如今国内教育企业出海,更多地选择了投资、收购,或直接开发本地化产品等方式,更符合当地用户的需求,也能够更好地落地。

  以网龙Edmodo为例,据介绍,该产品是一个面向全球的在线学习社区,功能也是全球通用的,只在语言、学习资源等方面有所差异,不过,当产品在一个国家落地后,其团队仍然会做许多工作。

  “Edmodo在泰国落地后,我们携手当地机构,为当地教师、协调员及支持者提供培训,并为教育部提供了相应资源,确保产品在学校顺利落地及长远应用。” 熊立表示。

  “教育是个差异化比较大的产业,每个国家的课程、教育方式、教育理念都不一样,学生也有自己的特点。现在国内的游戏、视频等内容产品出海都需要做很多本地化工作,教育产品肯定也要做好本地化工作。”资深互联网评论人士对记者表示。

  “现在很多国家的本土教育产品其实已经成长起来了,比如很多企业看作蓝海的印度市场,竞争就很激烈,国内一些大公司都是直接投资当地产品。”上述评论人士表示,国内教育企业想要实现真正的教育出海,需要在产品本地化上下更多功夫。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