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网赚模式 短视频行业酝酿整合兼并

  证券时报记者 吴志

  看新闻即可获得收益,这曾是阅读资讯平台趣头条的一大亮点,这种上网就能赚钱的方式,被称之为网赚。依靠网赚模式,趣头条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批用户,并在成立27个月后成功赴美上市。

  在趣头条成功之后,网赚模式也被短视频平台复制。从2019年起,多个主打“刷视频就能赚钱”的短视频平台相继上线,依靠简单直接的收益吸引,这些平台在短时间内积累了大量用户。

  刮起“网赚风”

  依靠网赚模式推广产品,并不是新鲜事。早在2016年,趣头条就通过这种模式,成功收割了大批用户;此后,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在创办聊天宝时,也使用了聊天即可赚钱的模式。

  刷视频赚钱,是网赚模式在短视频领域的应用。早在2019年4月,一个名为刷宝的短视频产品横空出世,其主打“卖点”就是刷视频赚钱。

  资料显示,刷宝短视频的开发方为成都力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由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持股100%。

  刷宝的主要运作模式是用户在观看短视频时,可以获得一定的金币,金币每天会自动兑换成现金,积累到一定数量,即可提现到自己的账户,这与趣头条当初采用的看新闻赚钱模式并无二致。

  在刷宝之后,短视频巨头也纷纷看中了这种模式的魅力,快手极速版、火山极速版、抖音极速版陆续上线,主打卖点都是刷视频赚钱,且无论是获取金币还是兑换、提现的方式,几家平台几乎都一样。

  实际上,从“极速版”的名称便可看出,这些产品更像是其主产品的简化版。以抖音极速版为例,其与主产品抖音最大的不同在于,抖音极速版观看视频时会有进度条提示,进度条满即可获得数量不等的金币;另外,在抖音极速版用户仅能消费和查看视频,无法上传和制作视频。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大多数短视频平台在宣传时会直白地称“刷视频就能赚钱”,但实际上,用户想要从平台拿到现金并不容易。

  一方面,用户刷视频获得的收益十分有限,想要累积收益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比如快手极速版,用户每看一个视频可获得数十个金币不等的奖励,而每获得1万个金币大约可兑换现金1元,这意味着,用户每天可能需要观看上百个视频才能获得1元钱。

  此外,短视频平台大多设置了每天最高可获得的金币限额,因此用户每天获得的收益是有限制的。在提现方面,各大短视频平台普遍设置了一定门槛,比如用户累积到一定的金额才能提现,或者提现后需要审核较长时间才能到账,给用户带来一定阻碍。

  留存更重要

  网赚模式曾在短时间内,为趣头条带来了大批用户。那么,短视频平台真金白银的投入效果又如何?目前,各大短视频平台未向外界公布相关数据,但从部分短视频平台的下载情况来看,效果并不差。

  以刷宝短视频为例,在巨头环伺的短视频行业,其虽然2019年4月才正式上线,但监测数据显示,该产品上线当月就有多天成为IOS(苹果操作系统)免费榜和摄影录像榜单下载量第一名;2019年10月底至2019年12月初,该产品稳居IOS摄影录像免费榜1~2名,其在IOS平台单日预估最高下载量高达40万。

  从近期数据来看,刷宝短视频仍然位居IOS摄影录像榜前10名,超过抖音火山版(原火山小视频)、美拍、全民小视频等多款知名老产品。

  作为头部短视频平台,快手极速版上线后的表现同样不俗。早前的报道显示,快手极速版上线20天日活便突破千万;在2019年快手制定了日活突破3亿的目标,上线不久的快手极速版承担了6000万日活的任务,足以见得快手对于该产品寄予了厚望。

  “刷视频赚钱,这种方式最简单粗暴,只要有钱就可以获得用户,但是我们应该认识到,通过这种方式所获取的用户并不是具有消费能力的高端用户,很多时候只是图个便宜使用你的产品和服务。”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丁道师认为,虽然短视频平台获得了用户,但也要把账算好,比如平台烧了10亿元,获得了1亿用户,还得看留存下来的有多少,如果留存的比例不高,这种烧钱换用户的模式,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总之,用户选择你很容易,放弃你也很容易。”丁道师表示。

  为了尽可能留下用户,提高用户转化率,短视频平台也在不断对规则进行调整,比如规定用户在一定时期内不登录收看视频,系统将收回用户未提现的奖励等,但其实施效果有待观察。

  用户增长放缓

  “短视频行业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已经不太可能了,如今中国互联网用户的增长已经放缓甚至停止,人口红利已经见顶,因此,不仅仅是短视频,游戏、搜索等产品,即便再努力都不可能有用户层面的大幅增长,只能把单个用户的价值最大化,为他们提供更多维度的服务,获得更多收益。”丁道师表示。

  从大环境来看,近两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流量的天花板已经触顶。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规模净增4607万,而2019年一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月度活跃用户规模触顶11.4亿,2019年二季度则减少了200万。

  经过爆发式增长的短视频行业,同样面临增长放缓的问题。艾瑞咨询监测数据显示,短视频产品月总独立设备数在2018年实现高速增长,从2018年1月的5.7亿增长至2018年12月的7.3亿,平均每月增长超过1300万,用户渗透率则从46.9%增长至54.4%。

  不过,2019年,短视频产品月独立设备数从1月的7.6亿增长至10月的8.5亿,平均每月增长900万;短视频产品渗透率稳定在60%左右,部分月份渗透率甚至出现下滑,和此前相比,短视频产品用户增长明显放缓。

  艾瑞咨询认为,当下互联网红利正逐渐消退,短视频行业需要更为精准的营销和更向核心区域外延展的市场,引进新鲜血液。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许多短视频平台依然将目光瞄向了下沉市场,网赚模式得以在短视频领域风行。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用户增速在放缓,但随着短视频平台广告变现、电商变现等方式的成熟,短视频行业的市场规模仍在快速增长。

  数据显示,2018年,短视频行业市场规模达467.1亿元,增长率达745%;而2019年短视频行业市场规模突破千亿元,预计到2021年市场规模将突破2000亿元。

  整合苗头初现

  市场规模快速增长,让短视频行业成为一块必争之地。在行业竞争本已十分激烈的情况下,仍不断有竞争者加入,行业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

  七麦数据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是短视频产品大量爆发的一年,目前主要短视频产品中,共有134款产品上线于2019年,远超2017年的65款和2018年的77款。

  实际上,除了独立的短视频平台,更多的是未独立的短视频频道。目前,短视频板块几乎成为各大互联网应用的标配,如微博、QQ浏览器等,都设有独立的短视频频道,甚至连爱奇艺、优酷等长视频平台,也纷纷开设了短视频剪辑区,这些短视频相关的场景同样会分流用户的时间。

  为了稳固领先优势,抖音、快手依旧在短视频领域大量投入。其中,快手成为今年春节央视合作伙伴,通过10亿元现金红包,带来了639亿次互动;而抖音也开展了集卡分5亿现金的活动,同时还联合电影《囧妈》进行了线上免费首播,开发了独特的引流方式。

  除此之外,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也在短视频领域持续加码。今年春节期间,腾讯推出了10亿元春节红包,并把红包派送主阵地放在了旗下短视频产品微视;此外,腾讯还在春节期间推出了视频号,短视频或将成为腾讯今年的重点发力方向。

  在激烈竞争的同时,和其他互联网领域一样,短视频行业也出现了兼并整合的苗头。2020年以来,部分头条系短视频产品已经进行了一些内部整合,比如火山小视频就与抖音进行了品牌整合升级,火山小视频已经更名成为抖音火山版。

  “大的短视频平台背靠大树、弹药充足,是能够独立发展的,但是今年兼并整合肯定会出现的。今后,短视频行业可能只适合超级巨头来做,留给中小创业者的机会不是很多了。”丁道师表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