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沪航线票价上涨 高铁提价空间打开?

  证券时报记者 刘灿邦

  临近年末,多家航空公司将于明年1月1日起再次上调京沪航线经济舱全价票价格的消息炸开了锅,其中包括东航、国航等。据了解,以东航、国航为例,目前两家航司京沪线的经济舱全价票为1490元,而调整后将上涨至1630元,涨幅约10%。

  航司上调京沪航线票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作为国内最为繁忙的航线,京沪航线执飞的航班数量和运输的旅客人次均居全国第一。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京沪高铁首发过会,而围绕京沪线,高铁与民航的竞争一直没有中断,此番航司调价对行业有何影响?

  京沪航线票价再上调

  除了东航、国航以外,即将上调京沪航线经济舱全价票价格的还有吉祥航空等。事实上,这已经是京沪航线在一年半时间里的第三次调价,第一次是在2018年6月,经济舱全价从1240元上涨至1360元,2018年12月又上涨至1490元。

  谈及最新一次调价的原因和背景,东航有关负责人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此次价格调整属于常规性调整,也是严格按照相关政策和程序办理的。另外一家航司人士则表示,调价符合民航局的相关政策,去年开始就已经实施了一些做法,今年是第二年了。

  记者了解到,航司人士所说的政策是2018年1月国家发改委和民航局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民航国内航空旅客运输价格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决定扩大实行市场调节价的航线范围,其中就包括京沪等航线。

  根据《通知》规定,每个航季各航空公司可以调整的航线数量为上一个航季运营实行市场调节航线总数的15%,每条航线每个航季无折扣票价上浮累计不得超过10%。上述航季分为夏秋航季和冬春航季。

  关于调价的背景,还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根据民航局冬春航季时刻表,2019/2020冬春航季的周度计划航班量增速为5.5%,较去年同期6.7%的增速放缓超过1个百分点,但需求端也存在进一步增长的可能,不少机构对于平均票价的提升也多有预期。

  正如前述,京沪航线是国内最重要的航线,而在承运人方面,东航、国航有着优质的航线和时刻资源,公商务旅客和常旅客较多。其中,东航是京沪航线的第一大承运人,数据显示,东航在京沪航线航班量的市场份额达到53%。

  航空公司对京沪航线的运营也十分重视,例如,在北京大兴机场开通运营后,为了留住从首都机场出发的大比例商务旅客,东航将其在大兴机场的航班量由40%下调至30%。据东航此前披露的数据,其2018年在京沪航线运送的旅客约344万人次,获得利润高达12.5亿元。

  安信证券在对东航京沪航线的布局情况评论时说,东方航空正式入驻北京大兴机场和上海浦东机场S1卫星厅运营,原核心京沪航线仍保留在首都机场运营,公司开启了京沪双枢纽、两市四场的运营新格局,航线品质有望持续领先。

  高铁票价提升空间打开

  除了民航班机,京沪线上还运行着另外一条大动脉,也就是京沪高铁。不久前,京沪高铁首发过会,并创造了最快过会纪录,此次民航调价对于即将登陆资本市场的京沪高铁是否会有影响,民航与高铁的竞争又是否会愈演愈烈?

  票价信息显示,除少部分车次略有浮动以外,京沪高铁的单程票价二等座是553元,一等座是933元,商务座为1748元,全程运行的最短时长为4小时18分;根据京沪高铁招股书内容,今年前三季度,旅客票价收入占比已经达到44%,是京沪高铁收入的第一大来源。

  受益于京沪这一超级干线,京沪高铁也保持了极强的盈利能力,数据显示,京沪高铁2018年收入312亿元,利润102亿元,全线发送2亿人次,客座率78.3%。另外,2015-2018年,京沪高铁收入、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速分别达到10.9%和15.9%。

  谈及京沪线上高铁与民航的替代效应,一位券商分析师向记者表示,从历史来看,只是在京沪高铁刚刚开通的阶段高铁对民航产生一定替代,但在这之后,两者的替代效应不明显;当然,他也提到,由于两种出行方式的整体旅行时间相差不多,对特定偏好的旅客而言,会更倾向于高铁出行。

  另外一位受访人士则向记者谈到,高收入人群对机票价格的变动可能不敏感,但从其个人体会来看,即使民航不上调价格,往返京沪线上的旅客通过高铁出行的比例可能还是高于民航。

  事实上,针对民航与高铁替代的情况,最关键的两个因素是价格和行程时长。价格上无疑高铁更具优势,但民航的空中飞行时间基本只有高铁的一半左右,记者注意到,京沪民航班机的单程飞行时间多为2小时15分左右。

  一个值得关注的情况是,去年4月10日起,京沪高铁旅客列车开行方案进行了调整,特别是“复兴号”动车组担当的列车扩容,并按350公里/小时的时速运行,速度快了,但京沪高铁依然维持着原有票价,这对不少旅客而言无疑具有一定吸引力。

  上述分析师认为,民航上调京沪航线价格,打开了航空公司收入的天花板,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这也为京沪高铁的票价提升提供了空间。

  记者注意到,火车票价浮动已有先例,2016年国家发改委曾下发通知放开高铁动车票价,改由中国铁路总公司(现已改制为国铁集团)自行定价,并给予铁总根据市场竞争状况和客流分布等因素实行一定的折扣票价的权力。

  天风证券在谈到京沪高铁前景时指出,在需求强劲的大背景下,产能是当前京沪高铁本线业绩增长的核心问题,通过改善车型,以及未来商合杭高铁的开通都能有效增加公司的业绩弹性。针对高铁票价问题,天风证券认为,票价调整暂时没有行政阻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