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探深圳“雾谷”:电子烟行业经历生死阵痛

  证券时报记者 余胜良

  深圳宝安区的沙井、福永两个偏远街道,十几平方公里的街区有600家电子烟生产商,生产全球90%电子烟,是全球名副其实的“雾谷”。如今,“雾谷”像是突然停止了呼吸一样。

  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11月1日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要求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敦促电商平台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下架。

  伴随着电子烟订单减少甚至“局部消失”,从品牌商到代工厂,从代工厂到上游供应商,电子烟行业全产业链正经历一场剧烈的生死阵痛。

  野蛮生长

  多年来,电子烟行业在深圳野蛮生长。因为需求旺盛,电子烟行业是一个典型的卖方市场,订单源源不断地从全世界涌向位于深圳宝安的两个街道,在这里变成产能,产能一波波扩张,人们沿着市场需求的节奏往前走。

  靠着欧美迅速强劲的电子烟需求,深圳的电子烟产业一步步发展,许多工厂从数百人发展到高峰期2000人,到现在还是以外贸为主。

  这种工厂在沙井和松岗两个街道的某个民房里很容易找到。大大小小的工厂,在这两个街道,有些还在东莞。它们在林立的高楼中,在密集的城中村里,有些占了工业区的一个小院子,有些就占了写字楼一角。从名字上看根本看不出是电子烟厂家,它们名字里带着科技,或者“雾”、“蒸汽”字样,这是电子烟的别称,就像一个个只有业内人士才能识别的接头暗号。如没必要,他们希望行业外的人永远不要来找他们。这里没有集中的电子烟产业园,也没有带头大哥,大家基本上都是各做各的生意。

  王晓华从事电子烟电池销售已经8年。他所在的工厂,今年前9个月,同比还有30%涨幅,日子过得很不错。

  但是,随着行业转冷,电子烟产业就像轨道突然变窄了一样,整个火车无法控制地倾斜脱轨了。

  “就像正在高高兴兴的人,突然被泼了一脸水。”王晓华说。

  市场有一个传递过程,最先是品牌方,他们直接接触市场,如果生意好,就会向加工厂派发订单,反之则减少订单;接着是加工厂,接着是电池、烟油、塑胶、数据线等上游。

  现在的影响传递环节还主要在加工厂。证券时报记者来到位于国内电子烟加工龙头麦克韦尔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东美路的厂区。这是去年才开始生产的新厂区,是麦克韦尔一系列新厂的一部分,一年时间这里工人数量增加到一千多,现在又减少到五六百人。

  现在员工下午5点半就休息了,一天工作8个小时,以前则要工作14个小时。因为不能加班,工人们只能拿基础工资,仅有两三千元,这点钱在深圳养活自己都困难,一些工人熬不住自己就走了。

  这个工厂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招人,以前有六个人在门口负责招聘员工。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会长欧俊彪用“尸横遍野”来形容现在中小电子烟企业的惨状。

  他的观察对象是生产电子烟的头部企业。他粗略统计有一万多人失业,他认为这个情况非常严重,因为头部企业之前不接中小订单,现在因为订单不饱和,几百个几千个的订单也要做。如果头部企业都不饱和,中小企业更只能是“尸横遍野”了。

  “这背后不知道多少小厂已经死了。”他表示。

  因为一家排名靠前的电子烟公司裁员1500人,导致被裁人员不满,还引起当地街道办重视,并到各个电子烟公司调研维稳。

  深圳卓美瑞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罗海波本月初就迎来一波政府工作人员,还发了调查表,写上行业变化的原因,希望公司按时发工资。罗海波说,公司肯定都是按时发工资的,就是没有订单,员工都走了。高峰期他们公司有2000多名员工,现在就剩下500人。

  欧俊彪自己的工厂,原来也有1000多人,现在减少到了300多人。

  有传闻称沙井地区有4万人会受到影响,罗海波估计肯定不止。他表示近年来很多行业不景气,就电子烟好一点儿。深圳关外电子烟厂到处都是,外行人不断在闯入,但现在情况一下子全变了。

  内外双击

  来自中国西北的中医韩力2004年发明了电子烟,从而开创了一个行业。韩力为资深烟民,发明电子烟的初衷是为了治疗烟瘾,减少传统香烟危害。香烟成瘾主要原因是尼古丁,香烟的危害主要是因为烟叶燃烧产生的焦油和一氧化碳。

  尽管第一只电子烟在中国发明生产销售,但中国市场一直难以叩开。一开始品牌商打的是戒烟概念,后来只要宣传戒烟的都会走进死胡同。

  后来,电子烟走进“大烟”时代,可以自己加烟油,种类多种多样,形状五花八门,但是这种产品只有资深爱好者喜欢,在夜店等场景中比较容易推广得开。

  革命性的变化来自烟草巨头JUUL,该公司发明了“尼古丁盐”,“小烟”出现了,口味和形状都发生变化,方便快捷,普通消费者也被卷入,小烟占领了绝大部分市场。

  电子烟看起来简单,其实产业链也很长,分工很细,有些产品有数千种,需要很多环节配合。2018年很多资本投入电子烟行业,就是看到了小烟的巨大潜力,看到了JUUL数百亿美元估值。在这些资本推动下,在一些行业外人士引导的变革下,中国的电子烟市场被打开了。市场发展很快,特别是吸引到了年轻人。

  变化是从今年9月开始的。

  最先是美国市场。当地时间9月15日,美国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宣布了一项“紧急行政令”,禁止销售调味电子烟。特朗普曾宣布,将禁止销售非烟草味的电子烟产品,以控制青少年吸电子烟的趋势。特朗普当时表示:“我们将制定一些非常强有力的法规,以防止青少年沉迷于尼古丁。”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子烟市场,也是行业风向标,美国市场冰封之后,很多国家也在观望。

  国内市场也遭遇变化。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11月1日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要求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敦促电商平台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下架。

  这是雷霆一击。本来国内电子烟销售势头不错,可以分解一部分压力,现在等于是国内国外市场都不好了。

  此前,有很多品牌为了备战“双11”会准备很多货,据说一个规模较大的电子烟公司,预计“双11”的销售要超过1亿元。

  为了适应国内各种新品牌的业务增长,麦克韦尔一直在扩张,甚至为了某个品牌专门新建工厂。业内人士透露,现在这些来自国内的订单也没有了,工厂都在休息。

  从业者也就盯着美国和中国政府的动作。罗海波认为美国方面这周就会有动作,一定会放松对电子烟的管制。

  国内很多从业者表示,美国市场出现问题,和电子烟本身没有关系,主要是电子烟里面加了大麻,为了稀释大麻油,还添加了其他稀释剂,这些对身体都有不良影响。他们认为,美国将会查明这些问题。上周,美国公布肺损伤患者的生物样本中检测到潜在毒素——维生素E乙酸脂。这些发现直接证明了肺部损伤的主要原因是维生素E,并且整个美国的患者都有发生这种情况。11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将与电子烟产业倡导者会面,讨论之后的计划。

  对内,罗海波在街道办前来调研时,在调查表格的企业诉求方面,他填的是“不要一刀切”。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