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烟与否无争论 标准尺度是关键

  证券时报记者 余胜良

  电子烟到底是电子产品、香烟的同类,还是药品?其实各个国家都有认知不同,并无统一认定。但是记者走访的企业都认为,对电子烟进行管控是应该的,但关键是要有标准,在管理过程中也不能过度执法。

  就在政府要求电子烟不能线上交易后,很多地方开始要求线下电子烟也下架,存在过度执法情况,包括南京、重庆、成都、十堰等地,强制要求经营者不能卖电子烟。后来上级部门又紧急通知,内容包括“不要强制要求电子烟商品下架,防范负面舆论发生”。

  针对不少地方过度执法的问题,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会长欧俊彪表示,他们已向上级部门递交了报告,希望保护合法生存空间。

  深圳市控烟协会副会长庄润森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子烟有尼古丁会成瘾,除了尼古丁还有一些成分也不利于健康,这些是客观存在的,喷雾这种形式如果没有危害,当成一种玩具也没问题,但是现在误导了未成年人,会让抽烟者年龄变小。

  庄润森认为,深圳在禁烟条例中把电子烟列入,就是考虑到电子烟的危害性,实际上这些年来电子烟能得到大力发展,就是因为各国都在禁烟,电子烟在宣传上钻了空子。

  他认为,政府禁止电子烟网上销售,主要是为了防止未成年人购买。他认为传统香烟走线下销售道路都没有问题,电子烟也可以。“现在政府还没有要控制电子烟的销量,更多是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

  尊一品副总经理向洁也认为,政府后面出台通知不要过度执法,就说明不是要对这个行业一棍子打死,而是有个度的问题。

  对于政府突然出台政策,一个电子烟头部企业高管表示,监管政策要合规,讲究科学执法,不能过度执法一刀切,要科学监管,比如不能网上销售,要给各方缓冲时间,不然企业和员工都会蒙受很大损失,消费者也有权益需要保护,如果给出一两个月时间去消化,各方都有个反应时间,政府也能管控到位。

  在中国,已经有一部分群体成了电子烟的忠实消费者,记者昨日在深圳华强北的华强电子大厦内,看到悦刻专卖前来了一对年轻恋人,他们已经抽了好几年电子烟,因为网上没法买,所以到现场选购。悦刻在华强北附近就有9家店,昨日下午记者在现场还看到一个许姓香港游客,他专程从香港过来购买,他称以前抽的电子烟太贵,他的朋友来深圳购买电子烟一次要买十多盒。

  理论上,线上需求被压抑后,会转向线下,现在还没有数据做支撑。大多数需求很难被转化到线下,实体店覆盖范围有限,而且数量也不多。

  业内人士都呼吁国家赶紧出台标准,可以根据标准办事。

  欧俊彪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希望深圳电子烟的厂家,以及行业协会有机会参与到行业标准制定中。

  他表示,目前他们还没有机会参与到行业标准制定中,也没有机构来咨询他们意见和看法。电子烟行业委员会成立于2017年,会员企业的产量占据电子烟出口份额的90%以上。

  电子烟行业没有公开标准,都是公司根据市场需求进行研制开发。据称目前有烟草下属机构在制定标准。

  业内人士称,行业标准最关键的部分是烟油,其他如电池等其他领域也会遇到,标准相对容易制定,其他包括塑料外壳等也很容易和其他行业标准进行参考借鉴,但是电子烟的核心部分,就是烟油成分,雾化标准等却很难进行借鉴。

  这其中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烟油成分可能是无害的,但是雾化之后可能就有了危害,另外脱离剂量谈危害也不科学,所以要和摄入量进行关联。但是国内一直缺少这方面的研究。有行业人士称,他们很多时候是拿国外的研究做参考。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协会2017年曾制定《电子烟雾化器具类产品通用规范》和《电子烟雾化液规范》。

  “希望国家赶紧把标准制定出来,这样我们行业会严格遵守,甚至做的比标准更好,这么大的一个行业,老不给身份,有了身份也不至于现在这个行业说风就是雨,国家应该看到电子烟对中国1万亿元甚至10万亿元的价值。”欧俊彪表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